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雪影蝶依 [目录] > 第32章: 天无绝人之路(一)

《穿越之雪影蝶依》

第32章 天无绝人之路(一)

霜雪依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金属碰击的清脆响声!

我一惊,停了下来,有人在拼杀,而且似乎就在大厅那个方向!

嗅了嗅,血,还是很新鲜的血。

心,忽然间一阵强烈的不安!

提气,猛地向大厅的方向跃去,不到片刻,就到了近侧,定睛一看,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阿龙手握长剑吃力而疲惫地应对十几个侍卫的围攻,一身青衣,破了不少地方,身上染着血迹,虽看不出是否身受重伤,但那股浓浓的血腥味……我的心不由一拧,他该不会是从大门口一路杀进来的吧?

他周身的杀气很浓,仿佛有了死的决心,可脸上却隐隐的透着焦急之色,忽然“滋”的一声,左臂中招挂彩,顿时鲜血狂涌,猛退数步,拦剑挡在身前。

我大惊,怒吼道:“住手!全都给我住手!”

话音未落,我已掠到阿龙的身旁,一把扶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躯,点了他两处大穴,阿龙缓了口气,抬起惨白的脸冲我笑笑,低声轻叹:“小姐,见到你真好!”

上下打量他一翻,我面色一寒,怒目四扫,冷冷道:“伤了我的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侍卫们一愣,忍不住地打了个哆嗦,领头的颤声道:“小……小姐,属下……”

“他们也是奉命行事,不要为难他们。”一道温润悦耳的声音在身后轻轻地响起,回头,只见楚廷英面有忧色的看着我,他挥了挥手,侍卫们都退了下去。

“奉命?”我双眼微眯,紧紧地盯着楚廷英,冷冷一笑,道,“什么意思?奉谁的命?为什么要伤我的人?”

“蝶儿……”楚廷英正想解释。

这当儿,阿竹却气喘吁吁地向我冲过来,“小姐……”她的话在看到阿龙此刻的样子时瞬间顿住了,不过只是一下地呆楞,随即飞快地冲到阿龙的身旁扶住他,在他臂上的手紧握成拳,吐出口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带着寒意,“阿龙,发生了什么事?是谁把你伤成这样?”

阿龙轻轻地摇摇头,浅笑道:“我没事!”随即他忽然想到了什么,面色大惊,慌忙地对我说道,“小姐,快救宣少爷……”

“蝶儿,我们先为这位兄台……”楚廷英连忙打断阿龙的话,很明显他不想要阿龙说下去,但在接触到我冰冷的注视时语声又嘎然而止。

我收回落在楚廷英脸上的目光,转头对着阿龙,淡淡道:“阿龙,你说下去。”

阿龙点点头,“是,小姐,宣……宣少爷他将在两日后,在午门斩首。”

“你……你说什么?!”我一个趔趄,向后猛退了几步才站稳,“你再说一遍!”我掏了掏耳朵,生怕自己听错了。

“小姐,”阿龙的声音有些哽咽,“皇上下旨,后日午时,宣少爷,斩立决。”

宣,斩立决!

我怔怔地楞在原地,半晌才意识到了这一点,转身,像发了疯似的冲出了楚尘山庄,跃上了我一直养在山庄后山的白马——千里(一匹很有灵性的马),楚廷英、阿龙和阿竹拼命地在我身后喊叫,只是我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就什么也听不见了。

我一刻也不敢停留,拼命地驱赶着马向前方冲去,向京城冲去,快一点,再快一点,宣还在等我,宣还在等我去救他!

夏日的风明明很温暖、很柔和,可我却觉得它犹如冬日的寒风,刺骨,冰冷,刮在脸上有如刀割一般,胸口涨痛得似乎要裂开来,恐惧从我的心底蔓延到全身的每个细胞,此刻只觉有几千几万把锋利的小刀,凌迟着我的心,折磨得我几乎不能呼吸。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跑了多久,跑了多远,直到一座高耸的城墙映入眼睑,我才知道我要到了,京城,京城就在前面!我的精神为之一振,加快马速向前奔去,城门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涌出来,宣,我来了,一定要等我!

我抹了抹脸,快速地奔进城门,直奔向皇宫的方向。

庄严肃穆,富丽堂皇,奢华巍峨,红墙城墙高约10米,金黄色的琉璃瓦铺顶,那门、那墙、那一砖一瓦,都透露出冷清与威严的气息,这就是历代帝王所住的宫殿,果然气度宏伟非凡。宫门口两侧各站了十六名侍卫,看他们那架势绝对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我疾收辔缰,从马背上跳了下来,这时情绪忽然间稳定了下来!

怎么办?

冷静,冷静!好好想一想,好好想一想!

第一个办法,杀进去!杀他个片甲不留,然后进天牢把宣救出来,远走高飞!不,这不可能,双拳难敌四手,恐怕我还没见到宣,就先变成马蜂窝了!

第二个办法,劫法场!那个时候虽然有很多侍卫,但是也有很多观看的老百姓,可以故意制造混乱,然后趁乱救人,好像这个办法比较可行,但需要足够的人手,否则也是白白送命!

第三个办法,找卫祁文,见皇上,然后求情,好像这也不可能,皇上凭什么听我的呀?

唉,这弄了半天,我还不知道宣为什么要被斩头呢?难道……皇太后被他治死了!呵呵,那还真是个杀头的大罪!

我狠狠地垂了垂自己的头,真是的,刚才为什么就不能冷静地听阿龙把话说完呢?阿龙不是说后天才斩首吗?那说明我还有时间啊,干嘛不弄清楚就跑出来,我怎么就这么不冷静呢?

现在怎么办?楚尘山庄肯定不能回去,太远了,万一这边有什么事,我还照应不上。那么,就先在城中找个地方住下来再想应对之策吧!

我刚跃上马,正待离开,陌生路人的声音自身后传来,越来越近。

“唉,真是可惜啊,玉面神医居然要被斩首。”

“哼,那是他自己笨,居然抗婚,公主唉,多少人想娶都娶不到……”

“你们懂什么?这叫气节,气节,说明金亦宣啊,不想攀龙附凤。”

“我说这叫傻……”

金亦宣?公主?

我猛地从马上跃了下来,随意揪住一个人的衣领,冷冷道:“你们刚刚说金亦宣要被斩头,是因为抗旨拒婚?!”

兴许是我的眼神太可拍,语气太冷,被我揪住的人全身哆嗦,一句话也说不出。我急了,眯起眼,在他的衣领上的力道加重,“说——!”

“姑……姑娘,饶命!小……小的,看……看皇榜上是……是,是,是这样说……说的!”

“皇榜在哪?”

“在……在那边。”他指了指我的左后方。

我放开他,他像见鬼似的,一溜烟就跑得没了踪影。我转身,果见右前方一砖墙前聚了一层又一层的人,走到近处,见那人墙实在“砌”得太牢固了,简直密不透风,我不由得拧了拧眉,这要挤进去,还真是困难重重。

想了想,我掏出钱袋中的碎银,向天空一洒,扬声道:“谁的银子掉了!”

这招果然很灵验,众人听了这话,纷纷地蹲下四处捡银子,我提气纵身一跃,稳稳地落在了那几张黄色的告示前。

从右到左,第一张,说的是蒋琉璃赐婚给太子卫祁文,洛云环赐婚给大皇子卫祁剑,楼冰雁赐婚给三皇子卫祁武,薛惜琴赐婚给四皇子卫祁礼,锦绣公主下嫁白玉笙。

第二张,说的是金亦宣抗旨拒婚,拒绝了锦灵公主,被判斩立决!

第三张,大致的意思就是北新国的智者出了三道题,难住了满朝的文武百官,他们给了十五日的期限,若是答不出来,就会显得觐阳王朝无人,会被周边的小国取笑,而明天将是最后一天,所以皇榜上说若能答出题者,皇上可以满足他的一个要求。

一个要求?!也就是说……

“哈哈……”我实在是忍不住,仰头大笑,笑得连眼泪都流了出来,围观的众人都奇怪地看着我,那眼神像是说:这人疯了。

半晌,我止住笑,闭上眼,深吸了口气,暗道:真是事事难料,我一直最讨厌的地方,最不想有瓜葛的地方,现在却要主动送上门去!

上前,一把揭下了第三张皇榜,随即马上就有官差上前来押住我,上下打量我一翻,淡淡道:“榜是你揭的。”

我笑笑,“是。”

“那就跟我们走吧!”

众人让出了一条道,我信步地走在前面。

“等等。”话音刚落,眼前人影一闪,一个人挡在了我们的面前,身后的侍卫的两把钢刀马上架在了来人的脖子上。

我定睛一看,惊道:“哥!”

楚廷英毫不在意肩上的钢刀,眼睛紧紧地盯着我,眸中满是伤痛和自责,声音也透着伤感,“蝶儿,我还是来晚了,是吗?”

我看了他一眼,转头,展颜一笑,道:“官差大哥,能让我跟我哥说两句吗?”

他们看着我,犹豫了一会儿,淡淡道:“快点!”

“谢谢。”

回头,我望着楚廷英,深深地凝视,然后摇头,淡淡道:“哥,你不该瞒着我的,不该收了阿龙给我的信。”

楚廷英忽然像发了疯似的,握住我的双肩,使劲摇晃,“你为什么要揭下这个皇榜,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若是答不出,就,就……”

“我知道。”我淡淡地打断了他的话,定定地望着他,轻声道,“我曾经答应过宣,今生永不分离,而这……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蝶儿,”楚廷英缓缓地放开了我,脸色有些苍白,“你怪我吗?”

我瞥了他一眼,然后望向远方,我说,声音很轻很柔,“哥,说不怪,那是假的,如果阿龙不是亲自来报信,你是不是等着让我去为金亦宣……收尸?”

泪,缓缓的滑下脸庞,一滴、两滴……连成串,打湿了我的唇角,咸咸的,带着苦涩。

他定定地望着我,眼中涌出复杂的情绪,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

沉默了半晌,我擦擦脸,吸了吸鼻子,嫣然一笑,道:“不过,哥,我还是要谢谢你这些日子以来对我的照顾,若是……”

“蝶儿。”楚廷英连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随即一把将我拉入怀中,俯下头,用略有些低沉沙哑的声音在我耳边,轻声道,“你一定要回来,一定要回来!”他的身躯不停地颤抖。

“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

走到宫门口的时候,见到刚赶到的阿龙和阿竹,阿龙身上的伤口,略微的包扎了一下。心,有些惭愧,不过,现在更重要的是营救宣,所以我在他们耳边吩咐召集京城雪影阁所有的人,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了皇宫。

……本章完结,下一章“ 终脱险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