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雪影蝶依 [目录] > 第33章: 终脱险境

《穿越之雪影蝶依》

第33章 终脱险境

霜雪依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此言一出,整个大殿顿时没了声响,所有人的目光都有意无意地飘到了我的身上,毕竟第一道题是我解开的,这次他们自然也会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

其实,这棋的玄妙之处在于,它会让人不由自主地进入一场战役,下棋者就如同一位领兵打仗的将领,在被敌军所困的情况下,领导众人杀出重围。

郑子卓和韩俊启的想法是一样的,他们太善良,希望在不要再损失士兵的前提下,破军而出,可惜,一场真正的战役是不可能没有牺牲的,很多时候都要弃军保帅,所以他们输了。然而,白玉笙却恰恰相反,放弃所有的士兵,只为保住主帅,结果是寡不敌众,全军覆没。

所以说一场真正的战役,不仅要有勇于仆死的心,而且还要团结一致,置之死地而后生。

这棋……说真的,自从到了这个世界,好运气似乎一直跟随着我,这棋我虽未下过,却听人说过,所以……

“楚姑娘现在就看你的了。”一个低沉熟悉的声音把我从神思中拉了回来。

我回神,欠身笑道:“是,皇上!”

我在百里东方的对面坐了下来,微微一笑,道:“六王子,请吧!”

百里东方疑惑地看着我,道:“你确定你能解开?”

我叹息一声,“是。”

百里东方定定地看了我一会儿,忽然哈哈一笑,道:“楚姑娘,似乎很自信!”

废话!我能不自信吗?这是我生死攸关的时候,解不出来,我和宣就要人头落地,这个时候我不相信自己,还能相信谁?想了想,从棋盒中取过一枚白子,轻轻地放在一块已被黑棋围得水泄不通的白棋之中。

百里东方猛地一震,怒声斥道:“你会不会下棋啊?你这样自填一气,自己杀死一块白棋,哪有像你这样下棋的?”

文武百官见了也都哈哈大笑起来,韩俊启,白玉笙,楚廷英,卫祁文四人匆匆地坐到我身边,眉头紧锁。

郑子卓看着棋局,不解道:“女娃儿,你这棋下得还真是奇怪,这大块白棋本来还有一线生机,虽然随时有被黑棋吃掉的可能,但是,只要对方一时无暇顾及,总还是有一条活路的,可你现在……唉,不就相当于自杀吗?白棋一死,白方不就要全军覆没了吗?”

康景皇不知何时已从高座上走了下来,见我这步棋也忍不住问道:“楚姑娘,这是为何?”

我但笑不语,将自己挤死的一块白棋从棋盘上取了下来,跟着下了一枚黑子。

百里东方深吸一口气,眉头微皱,道:“楚姑娘,这棋似乎……”

我挑眉斜睨他,似笑非笑,道:“知道什么叫置之死地而后生吗?”

百里东方眼睛一亮,喜道:“你的意思是……”

我不再看他,纤手一挑,抓起一枚白子,下在提去白子后现出的空位上。百里东方明显地怔了怔,思索了片刻,才缓缓地下了一枚黑子。

我得意地一笑,纤手又是轻轻一挑,“啪”的又落了一枚白子,百里东方一惊,看了我一眼,才缓缓地放上一枚黑子。

我拿起一枚白子,刚放在棋盘上,就听得众人都“咦”的一声叫了出来,脸上均有钦佩诧异之色。百里东方非常震惊地看着我,他的神情很复杂,有欢喜、赞叹,又有焦躁、忧虑,俊眉微微蹙起,寻思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放上了一枚黑子。

我轻笑出声,“我要吃你的棋了。”话音刚落,一枚白子落下,食黑棋数枚。

百里东方怔了怔,随即笑道:“看来这棋,今天终于要破解了。”说着,拈起一枚黑子,思索了半天,才放在棋盘上。

就这样,你来我往的下了二十余子,胜负已经非常明显了,接下来的两步,我又连吃了他两小块黑子。

“啪,啪……好!”众人终于忍不住鼓掌喝采,随即纷纷议论起来。

“原来只有吃了自己的子才能赢啊……”

“是啊,谁会想到这一步,本来以为是自寻死路,没想到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这可是千古未有之奇变啊,任一个如何超妙入神的高手,也决不会想到这一条路上去,楚姑娘可真是当世奇女子啊!”

“自己故意送死,让对方吃去数子,唉,高,实在是高!“

“你们看,楚姑娘已经占上风了!”

…………

“别吵了!”卫祁文忽然喝斥一声。

大殿瞬间寂静!

我笑了笑,继续凝望棋盘,此时的棋局,黑棋无论如何走法,都要被白棋吃去一块,如果黑棋放开一条生路,那么白棋就此冲出重围,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了!

抬眸望向百里东方,只见他眉头微锁,脸上却是笑意盈盈,没有输了人的慌张,倒是有些欣慰,跟我料得无错,其实最想解开这棋局的人是他。

我笑吟吟地把最后一枚白子放在了棋盘上,随后拍手笑道:“好了,搞定!”

我,赢了!

众人纷纷鼓起掌来,齐声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恭喜楚姑娘,贺喜楚姑娘!”

“哈哈……”康景皇哈哈大笑起来,大踏步地走到龙椅上坐好,“楚姑娘果然没有让朕失望,六王子以为如何?”

百里东方深深地向康景皇鞠了一个躬,“贵国果然是人才济济,小王佩服!我国国师布下此局,数十年来无人能解,楚姑娘替小王解开这个棋局,小王感激不尽,请受小王一拜。”说着他转身向我鞠了个九十度的躬。

我连忙上前扶起他,笑道:“六王子不必如此,破解此棋,蝶依也是受益匪浅,应该是蝶依感谢六王子才是,让蝶依见识到如此精妙的棋局。”

“唉……”这时,忽听郑子卓长叹了一口气,道,“老夫自认棋艺天下无敌,今日总算明白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女娃儿,师承何人?”

“啊?”我一怔,随即笑道,“回郑老先生的话,我的师父是苏老神医。”

“苏老神医?”郑子卓垂眸寻思了片刻,喃喃道,“苏老神医不是专研医术的吗?怎么……”

“郑老先生!”见他愁眉不展的样子,我好心地提醒他道,“我师父也曾经专研过棋艺,所以……”

“哦,原来如此!”他恍然大悟,忽然他眼中精芒一闪,看我的眼神要多怪又多怪,让我不由得寒毛竖起,当听到他接下来说的那句话的时候,我差点没吐血!

“女娃儿,是否婚配,你看我这几位弟子如何?中意谁,老夫替他向你提亲。”他把卫祁文,白玉笙,韩俊启推倒我的面前。

什么?

提……提亲?

我的瞳孔因惊愕而放大,倒吸一口冷气,开什么国际玩笑啊,这不是添乱吗?还嫌我不够烦吗?

咬咬唇,冷静!冷静!这种时候头脑一定要保持冷静,斜眼瞥去,只见韩俊启,白玉笙和卫祁文本来看我的眼神就古怪至极,现下那眼神更加深邃,复杂难懂,一瞬不瞬.

四周的空气骤然寂静下来,气氛诡异而沉闷。

“咳,咳……”为了打破此刻的诡异气氛,我干咳了两声,随即笑道,“谢谢郑老先生对蝶依的抬爱,无论是太子殿下,白堡主还是韩楼主,哪一位都是世上少有的英雄才俊,文韬武略,财富权势均是无人能敌,的确都是夫君的上上人选,不过可惜,蝶依已有婚约,择日即将成亲。”顿了顿,抬眼向他们三人望去,卫祁文和白玉笙,此刻的脸色有些不善,眼底蕴着一丝愤怒,一丝失落,而韩俊启的眼眸黯然,似有伤痛,似有失落,似有无助。

我的心不由得涌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苦涩,对不起,又要伤你一次。深吸了一口气,收敛所有的情绪,继续道:“天下皆知,太子殿下即将与左相之女完婚,白堡主也将迎娶锦秀公主,而韩楼主身边不乏有如花似玉,天姿国色的红颜知己常伴左右,蝶依自知蒲柳之姿,实在是配不上他们中的任何一位,所以,郑老先生的好意,蝶依心领了。”如此直截了当的拒绝,韩俊启,你该死心了吧;卫祁文,白玉笙无论你们对我存在什么心思,现在也该死心了吧。

话音刚落,文武百官就开始议论纷纷。

“楚姑娘真是过谦了,像楚姑娘这样如仙子般的人物,怎能说是蒲柳之姿呢?”

“就是,就是……”

“而且楚姑娘还是楚尘山庄的大小姐,与太子,白堡主,韩楼主任何一位都是门当户对,匹配得很……”

“哎呀,你们刚才没听见吗?楚姑娘不是说了嘛,已经有婚配了?”

…………

我撇撇嘴,这些文武百官怎么这么八卦,跟三姑六婆似的,正纳闷坐在龙椅上的人怎么没反应时,却听“咳……咳……”咳了几声,康景皇终于也忍不住了。

大殿一下子又寂静无声。

我偷瞥了一眼康景皇,只见他面无表情地俯视着底下的众人,并没有说话的意思,耸耸肩,转头,正巧对上郑子卓高深莫测望着我的目光,我一怔,随即对他展颜一笑,他愣了一下,回我一笑,道:“看来刚才确实是老夫唐突了,那此事……就此作罢!”说完,他拍了拍卫祁文,白玉笙和韩俊启的肩膀,似有安慰之意。

呵,郑子卓真不愧是当世最有才华的人啊!叫他老狐狸绝对没叫错!心思缜密,观察细微,恐怕在我们下棋的时候,他就看出了我和韩俊启他们之间的暗涌、情愫。只怕他这当众提亲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不是他口头上说的“唐突”,若是我答应他的提议从中挑出一人,他做媒自是没有人敢反对;若是不成,也借机打消了韩俊启他们的念头,真是一举两得的好计!连我都忍不住要为他鼓掌。

只是韩俊启他们似乎并不领他的情,目光仍旧死死地凝在我的脸上。

我转身正想避开他们的视线,却听康景皇开口问道:“不知楚姑娘的未来夫婿可是金亦宣?”

此言一出,四周一片唏虚声,却没有一个人敢议论。

我怔了怔,随即欠身低头道:“回皇上,正是!”

康景皇轻叹了一口气,背往椅子上一靠,懒懒道:“来人,去把金亦宣带上来。”说话间,他的目光向我投了过来,眼眸深处闪过一丝不明意味的光芒,转瞬即逝,快到让人无法察觉,随即他嘴角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虽说还有一道题没有回答,但朕已经相信你的能力,所以,朕答应你的事现在就承诺于你。”

我顿时欣喜无比,跪下,道:“谢皇上!”

康景皇呵呵一笑,道:“看你高兴的,起来吧!”

约莫过了一柱香的时间,一名太监领着一身白衣的宣走进大殿,朗声道:“启禀皇上,金亦宣带到!”

“草民金亦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宣跪地说道。

康景皇轻瞥了一眼宣,淡淡道:“金亦宣,朕现赦你无罪,赐婚一事就此作罢,平身吧!”

“谢皇上!”宣语声中透着喜悦,站起,退到了我身边,俯头看着我,勾唇一笑。

我回他一笑,低声道:“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宣温柔地看着我,笑道:“傻丫头,有你的药,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我欣慰地笑了笑,点点头不再说话。

康景皇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向我们这边瞟了一眼,又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卫祁文,白玉笙和韩俊启,随后朗声道,“六王子请出第三题——!”

百里东方闻言,向康景皇行了个礼,扬声道:“各位请听好了,有一个人打了十斤酒,回家途中遇见一朋友,这朋友拿了一个七斤的桶和三斤的桶正要去打酒,却不料酒馆的酒刚卖完,于是这人就提议把自己酒与朋友平分,请问怎么才能把这酒平分?”

百里东方话音刚落,就有人忍不住说道:“这是什么奇怪的问题?”

宣眼睛忽地一亮,这题……他俯头望着我,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说:“这跟你以前与我们玩过的题很相似?”我点点头。

韩俊启,白玉笙,卫祁文和楚廷英静静地看着我,眼中的担忧之色表露无遗。

百里东方却不看众人,目光灼灼地向我射来,微微一笑,道:“我相信楚姑娘知道该如何作答?!”

此言一出,片刻间,我又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不错,我会,宣也会,我曾经拿过一个关于打油的给他们做过,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他和尘便解了出来……唉,真怀疑百里东方是不是故意给我放水,让我们这么轻易就过了关。

清了清嗓子,我眸光扫过众人,然后落在宣的身上,笑道:“宣,交给你了……”

宣定定地看了我一眼,点点头,走到大殿中央,向大殿上的人拱手朗声道:“皇上,草民知道如何作答,但是草民请皇上给我准备一张桌子,一支笔,再给我十个铜板。”他想用更直观的方法来表示。

众人皆是一愣,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宣,似乎对我们有所怀疑,一副看不懂我们要做什么的表情,倒是人家康景皇素质好啊,毫不犹豫地对身旁的太监吩咐了一声。

不一会儿,太监就把宣要的桌子放到了大殿中央,他走过去道了声谢,接过笔墨和铜板,在纸上画了三个圈,从左到右,写着“十”、“七”、“三”,然后把十个铜板放在“十”的圈里,抬头笑道:“好了,现在你们就把这十个铜板,当作十斤酒!”

“先从十斤的桶里面倒三斤酒进入三斤的桶中,然后将这三斤酒倒入七斤的桶中。”他一边说,一边把三个铜板放在“七”的圈里。

“接着再从剩下的七斤酒中倒三斤酒进入三斤的桶中,然后再将这三斤酒倒入七斤的桶中。”说着,他又把三个铜板放到“七”的圈中,此时,“十”的圈里面有四个铜板,“七”的圈里面有六个铜板。

回头看了我一眼,他接着道:“再从剩下的四斤酒中倒三斤酒进入三斤的桶中,然后再将三斤桶中的一斤酒倒进七斤的桶中。”此时,“三”里面有二个铜板,“七”里面有七个铜板,“十”里面有一个铜板。

看众人已经有些明白的样子,宣笑了笑,“再把七斤的桶中的酒倒回原来的十斤的桶中,再把三斤的桶中的那两斤酒倒入七斤的桶中。”说着,他把“七”里面的七个铜板放到“十”里,再将“三”里面的两个铜板,放进“七”里,这样一来,“十”里有八个铜板,“七”里有两个铜板。

到这一步,结果已经非常明显了,所以只听众人“哦”了一声,宣自信地一笑,道:“最后从八斤酒中倒三斤酒进入三斤的桶中,再将这三斤酒倒入七斤的桶中,这样,原来的桶中剩五斤酒,七斤的桶中有五斤酒,然后,任务结束。”说完,他也把铜板摆好了。

众人“啪啪啪”地鼓起掌来,随后一个带着奇怪口音的声音响起:“原来答案是这样的,这位公子,果然聪明过人,在下佩服,佩服!”说话的是赫里修斯,此刻他正竖着大拇指,定定地望着宣,“这个问题是前几日在京城一个酒楼中听人说起,在下想了数日,也未想出,没想金公子,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就想出来了,在下真是输得心服口服!”

我听他说前几日在酒楼听到的,于是疑惑地问了一句,“那么,你们原先没打算问这道题了?”

“是的。”赫里修斯转头朝我点头说道。

我笑了起来,其实对于我而言,题目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结果就是我们赢了,想到这,我嘴角的笑意更甚,看了眼那些紧紧盯着我们的人,拱手向高位上的人说道:“皇上,宣和蝶依总算不负众望,答完了这三个问题。”随即缓缓转头看着百里东方,挑眉道,“六王子,你可满意?”

百里东方的眸光一闪,笑道:“楚姑娘,难道你不想知道我们原先出的是什么题吗?”

我假假地笑了笑,然后,朱唇轻启,一字一句,缓缓道:“不,想。”若不是为了宣,我才不会进宫来答这种鬼问题给自己找麻烦呢,况且,在我眼里,不论是觐阳王朝,还是北新国跟我都没有任何关系。

尤其,以前看了那么多的电视,早就知道北新国之所以诸多刁难,目的就是为了在两国互不侵犯的合约上拿到主动权,不过可惜,现在看来,他们得老老实实向觐阳王朝进贡了。

百里东方一愣,随即嘴角上扬,笑意更甚,道:“楚姑娘说得没错,多说也是无益,那么,皇上,我们就来商讨合约的事。”

合约?这……我可不想参与,快点闪人。想罢,拉着宣和楚廷英一起跪下,道:“皇上,商讨合约乃是朝廷大事,民女等是小老百姓,不懂这些,想先行告退!”

虽低着头,但我还是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康景皇的凌厉的目光灼灼地射在我的身上,过了好半晌,他忽然开口道:“楚蝶依,金亦宣接旨!”

“民女(草民)在!”

“金亦宣,楚蝶依解题有功,现朕为你们赐婚,择日完婚!”

“父皇……”康景皇话音刚落,卫祁文连忙上前一步,但见康景皇冰冷的眸光,又住了嘴,只是深深地望着我,毫不掩饰眼中浓浓的情感和伤痛。

“谢皇上!”我和宣同时磕头谢恩。

此刻我能清晰地感觉到数道灼热的目光紧紧地落在我的身上,可是,已经没有必要去探究了。

“楚姑娘……”在踏出大殿门口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百里东方温和且不急不慢的语速,“我们很快又会再见面的。”

心里闪过一丝诧异,但很快就被我忽略了,对现在的我来说,只要赶快离开皇宫这个是非之地,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脚下即没有停顿,头也没有回,自然也看不到百里东方嘴角扬起一抹似有若无的诡异的笑容。

……本章完结,下一章“ 皇后的阴谋(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