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穿越之雪影蝶依 [目录] > 第45章: 月下舞剑(二)

《穿越之雪影蝶依》

第45章 月下舞剑(二)

霜雪依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抬头望去,着实惊艳了一番,面若芙蓉,肤如凝脂,明眸皓齿,仪态万千,刚才见了那么多的美人佳丽,但也只有眼前的这位才可算得上是拥有沉鱼落燕之貌,闭月羞花之姿了。

美人啊!真是个绝色美人啊!我在心底赞叹了一声,可没来由得总有一种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的感觉,唉,希望是我多虑了。

她莲步轻移地走到了琴师所在的位置,低语了几声,琴师连忙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看琴师那惊慌失措的样子,我就知道他从没见过这么美丽的女子。

美人盈盈坐下之后,纤细的手轻轻抚到琴上,垂下眼睫,指尖灵巧地挑拔琴弦,一串珠玉之声倾泄而出。

起初的旋律时隐时现,犹见高山之巅,云雾缭绕,飘忽无定;忽地音调一高,清澈的泛音,活泼的节奏,又如淙淙铮铮,幽间之寒流;清清冷冷,松根之细流;息心静听,愉悦之情油然而生。最后琴声先降后升,音势大减,恰如轻舟已过,势就倘佯,时而余波激石,时而旋洑微沤。

我静静地侧耳聆听着,此曲旋律典雅,韵味隽永,追求清丽淡雅、纤巧秀美的风格,但无论琴声是快或是慢,是高或是低,亦无论曲情的欢快与哀伤,均表达了千古知音最难觅之意。

一曲终了,清婉的余音袅袅地在半空盘旋,众人还沉浸于“洋洋乎,诚古调之希声者乎”之思绪中。

四周沉寂了半晌,忽地一阵鼓掌声伴随着一道温润的声音响起,“纤若姑娘的琴技真是出神入化,此曲只因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妙哉!妙哉!”

是百里东升,我在他眼中看到了不留痕迹的欣赏,甚至还有些爱慕,呵呵,看来,他喜欢那美人。

众人被他的声音惊动,纷纷鼓起掌来,叫好声,赞叹声不绝于耳。

似乎早就听惯了这种夸奖,美人并未因众人的赞美而多高兴,她缓缓站起身,微微一笑,向我们走了过来,罗裙飘逸,莲步生辉,嫣然巧笑间,令天地万物黯然失色,甜美娇柔的嗓音,如娇莺初啭般荡人心扉,“不知太子殿下与楚姑娘以为如何?”

百里东旭微笑着看了她一眼,朗声道:“确实是人间难得一闻的佳作,纤芙的琴艺恐怕世间已无人能出其右,正所谓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不愧是我们北新国的第一才女。”

美人的脸上满是欣喜的表情,嘴角扬起的笑容虽浅淡却是最真实的,一双如秋水般荡漾、亮若星辰的眼眸深深地望着百里东旭。

哦?我扬眉,原来她……呵,跟百里东旭站在一起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唉,只是怕有人要失恋了,怎么觉得自己有点幸灾乐祸呢!用余光偷瞥了眼百里东升,只见他的手在身侧紧紧地捏了一下,马上便松开,他在垂下眼眸的一瞬间,让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他眼底深处流动的暗涌。

我怔了怔,连忙收回目光,低下头,心里暗道:百里东升的确是个值得怀疑的人。

“楚姑娘。”美人轻唤了我一声,抿嘴一笑,“不知楚姑娘觉得纤芙弹奏得如何?”

我无语,这美人有完没完,那么多人都夸奖她了,难道就差我一个,真是莫名其妙!深吸了一口气,敛神,抬眼,笑脸盈盈地说道:“仙音!太子殿下和睿亲王都说了世间难闻的佳作,自然是天上传了的乐音了,很棒!”

美人脸上扬起一抹古怪至极的笑意,“纤芙唐突,不知楚姑娘可否也为我弹奏一曲?”

我不觉哑然失笑,我说嘛,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翻翻白眼,美人啊美人,我到底是哪里惹到你了,非要跟我过不去。唉,暗叹一声,说真的,不是我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经过她刚才的那一曲,以我的资质,再怎样也敌不过她方才留下的精彩。

正在沉思间,突然一阵阵酒香扑鼻而来,显得格外的醉人心菲!!

心上顿时一喜,有了主意,我回过神,抬起头,大方一笑:“弹琴,似乎有些单调了,若是纤芙姑娘不弃,蝶依愿为众人舞上一曲,不知可否?”

纤芙嘴角扯过一道似有若无的冷笑,眼中闪过一瞬而逝的不屑,是啊,在她看来,她的曲千古绝唱,我的舞如何表现,定只会逊色于她的风采之下。

绕过她,我走到黎皇的跟前,微微欠身,“皇上,借您侍卫的剑一用。”

黎皇面无表情地扫了我一眼,然后向身后的一名侍卫吩咐道:“李鹏飞,把你的剑给楚姑娘。”

那侍卫将手上的剑拔出鞘,走到我的面前后,恭恭敬敬双手将剑奉上。

我接过剑,道了声谢,然后走到长桌前端起一杯酒,对着众人大声道:“蝶依在这里敬各位一杯,祝皇上青春永驻,祝觐阳王朝和北新国世代交好,祝太子殿下早日康复,祝在座的各位心想事成,万事如意,先干为敬。”

刚才还哗然的园子一下子寂静了下来,劝酒声、谈笑声、举杯声……都寂静了。

我将酒一饮而尽,回头对韩俊启,展颜一笑,“听说你的箫吹得很好,一直没机会听到,今天就为我奏上一曲吧。”

韩俊启宠溺地望着我,笑了笑,点了点头。

我走到一块比较空旷的地方,悠扬的箫声骤起,我手持长剑,翩然起舞,清悦的声音也同时响起: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月光下,一身紫衣的少女悠然地合着节拍,在星光闪烁,月色光华的天地间,仿佛不小心遗落凡间的精灵,轻轻描绘着天界人间的……超然。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北新皇、诸使臣,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身在空中轻轻的飞扬,剑在手中潇洒的挥动,束起的长发随风舞动,衣袂飞扬,层层的轻纱因她的每一个动作而灵动。

箫声骤然停了下来,只剩下少女清悦柔美的嗓音: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赞赏、惊羡、妒忌……什么样的目光都有。她手臂在空中慢慢的慢了下来,似乎快要结束了……

众人呆呆地看着这一幕,疑惑,眼前的一切,是真实的吗?那空中飞降而下的美丽身影,那清丽脱俗的容颜,那飘扬纠结的发丝,那飞舞飘逸的裙衫,那潇洒自如的长剑,那千古绝唱的诗歌……

我轻轻一个旋身,缓缓飘落于地,收起长剑,眨眼望着那群呆掉的众人,轻笑起来,也不知道他们要呆多久?唉,我也知道李白这首《将进酒》一定会震撼全场了,但是他们的表情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震惊,仿佛从没认识我一般。

沉默了良久,忽然只听一声拍案巨响,一道的低沉而略有些沙哑颤抖的声音响起,“哈哈!哈哈!好一首劝酒首。好一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好一句‘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好一句‘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好一句‘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他连说了五个‘好’,可想而知他对这首诗的中意。

“姑娘真是心思玲珑、才情过人,不愧是觐阳王朝第一奇女子,更是老夫的知音,皇上,这丫头,我喜欢,喜欢得紧。”

黎皇哈哈大笑了起来,站起,高举酒杯,朗声道:“来,不要辜负楚姑娘的一番美意,大家干了这杯。”

众人纷纷地举起酒杯,全场又是一片哗然。

我把剑还给那侍卫后,走回席位,美人见着我,俯首道:“纤芙输得心服口服,告辞!”

她刚离开,其他女子也悻悻地离开,就连百里东升也起身告辞了。

目送他们的身影离开后,回过头,却见尘,韩俊启,百里东旭目光紧紧地盯着我,我眨眨眼,笑道:“怎么了?我脸上长出花来了。”

尘起身一把将我揽入怀中,无奈地揉揉我头发,轻声道:“雪儿,刚才的你太不真实了,仿佛要飞天而去一般,让我害怕。”

我嫣然一笑,道:“傻瓜,我只不过跳了支舞,念了首诗,有那么严重吗?”

“蝶依,”百里东旭轻唤了我一声,“你又令我惊艳了一次,不知你还有什么本事?”

我笑笑,撇嘴道:“多着呢!”

“雪儿,”韩俊启给我递了杯了茶,谄媚地笑道:“原来你的舞跳得这么好,今天我算是大饱眼福了。”

我瞪了他一眼,嗔道:“还说呢,为我伴奏,怎么吹到一半就停下来了?”

韩俊启邪邪一笑,忽地凑近我,“因为我的心,我的眼全被你迷住了。”

切!当我千年老妖呢,还会勾魂!发现尘的脸色有些不善,我赶紧转移话题,“其实,纤芙的曲真的弹得很好。”

沉默了一会儿,尘轻笑起来,手在我鼻子上轻轻一点,“没你的好,当日在百花盛会上的那首的曲,那首的词,才是世间少有。”

我呵呵干笑一声,讪讪道:“别说这些了,我肚子饿了,吃东西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 无回崖赌生死(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