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胭脂绝代·禁宫柳(已出版) [目录] > 第16章:禁宫柳 媚眼盈盈处(四)

《胭脂绝代·禁宫柳(已出版)》

第16章禁宫柳 媚眼盈盈处(四)

三月暮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凝月失神地坐在铜镜前,手中拿着这张轻薄透明的面皮,大铜镜子里映显出她清秀而端凝的面容。

她静静地端详着,伸手抚摸自己的脸,感受着那里的光滑细嫩。过不了多少日子,她怕是很难再见到自己的容颜了。

宋鹏的本事比料想的还惊人,她不知道这种奇异的易容术源自何处,宋鹏总是深不可测,神奇中透着慑人的诡秘。而她,也只能顺从于他,当然也为了自己的目的。

后面的帘勾儿轻轻一响,她从悠悠遐思中清醒过来,很娴熟地拿面皮往脸上抹去。等进房门的宋鹏缓步走到凝月的后面,大铜镜子里的是殷雪玫娇美的笑靥。

宋鹏满意地点头:“准备好了吗?”

凝月的声音显得轻柔:“是。”

更深人静,沿途官邸都是灯熄门闭,宋鹏的马车辚辚开到了殷其炳的御史府外。

御史府外的两盏巨大的灯笼照得府门雪亮,宋鹏略一思忖,吩咐车夫将车驶到偏门报号,廊下守门老仆一听是宋先生的马车,立即打开了车道大门,阴暗中马车长驱直入。到得第三进才停了,宋鹏领着头披纱巾的凝月下来,穿过内门来到正院。这正院后面一进是殷其炳的书房,幽暗的灯光下,殷其炳已经等候多时。

“跟我这边走。”殷其炳亲自执灯引路,又穿过了几道屏门,凝月已经闻到了阵阵槐花的芬芳。迷蒙如纱的月光伴着习习夜风洒过,院子里依然寂静无声。凝月抬眼,借着殷其炳手中的琉璃纱灯望去,依稀辨得门楣上“栖韶楼”三个大字。

厚重的铁钉木门轻轻滑开,幽暗的院子里立即有一股药香扑面而来。开门的是个垂髻丫鬟,躬身叫了声老爷,待抬头看见月光下的凝月,惊愕得“啊”了一声。

“蠢,这个时辰还煎什么药?”殷其炳站在门口皱起了眉头,“香巧,赶快进去告诉小姐,人过来了。”

唤作香巧的丫鬟答应了一声,又不可置信的看了看凝月,才进了庭院深处一座青砖大屋。

“宋老弟请稍候,小女这就出来。”殷其炳压低声音,因为有求于宋鹏,语气极是恭敬,“小女到了府上,定会给宋老弟添麻烦,殷某在此谢过。”

宋鹏的声音淡定从容:“好说,宋某受了殷大人的恩惠,承诺这一年半载定会治好雪玫小姐的病,绝不食言。”

两人心照不宣,阴暗中彼此嘿嘿笑起来。

一声筝鸣划破夜的寂静,屋内有人轻叹出声,游丝似的说话了:“爹爹,请那个人进来,女儿有几句话要交代。”

殷其炳小声催了凝月,凝月抬脚往里面走。只听里面轻微的一声咳嗽,香巧上前轻轻拉开了落地幔帐,又是一道薄如蝉翼的纱帐。纱帐内花梨木的卧榻隐隐可见,玳瑁石书案两头整齐地码着几摞麻纸简册,地面上摆放一口大藤箱,一副主人出远门的架势。南墙秦筝旁是一道纤柔的剪影。

凝月心头不禁猛地一颤,肃然无声地钉在屏风口不动了。那道剪影缓缓移动,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凝月知道,殷雪玫朝她走来了。

很快的,雪玫出现在凝月的面前,凝月看见了镜子里不止一次见到过的面容,那张熟悉的脸。

雪玫也在定定地看她,仿佛看着自己。她一身白色纱裙,外面大红的斗篷,秀发高挽,仙子般的美丽,脸上却是雪山般冰冷。

“我单独跟你说话,是想关照你几句。”雪玫的声音虽然轻柔,却是冷漠的,“你只是暂时代替我,望你记住,不许让他碰你。”

凝月一愣,随即明白雪玫的意思,答应道:“是。”

烛光下,雪玫眼眸里分明含了悒怨:“我只是身体不好,可我马上会好的,不会多长日子……”她突然激动起来,脸色有了嫣红,一手抚住了胸口。

“殷小姐,”凝月悠悠开口,很奇怪两人的声音也是如出一辙。“请放心,我也希望自己出来还是清净自在身。”

她不卑不亢地说,心里有淡淡的讥讽,这个闺训重重的小姐倒先失态了。彼此希望如此,这便更好了。

雪玫的长睫微微颤动,她似乎有点放心了,又仿佛不愿再看到凝月,大红斗篷抖动,无声地从凝月的身旁穿过。凝月顿觉微风轻荡,夹杂着淡淡的药香。

香巧紧随,从后面搀住了雪玫。殷其炳、宋鹏相继而入,提起了放在地上的大藤箱。

凝月独自伫立在阔大的内室里,琐窗大开,月光透洒进来,空气中那股药腥味逐渐淡了。长风卷起垂地的青纱,烛影摇红,烙下凝月孤寂的影子。

依稀中,有马车辚辚的声音,穿过高墙,传向更远。

夜深沉,凝月迷糊地睡去。睡梦中,有个锐细的声音遥遥而来:“冷凝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殷雪玫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禁宫柳 锦绣闹妆时(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