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胭脂绝代·禁宫柳(已出版) [目录] > 第18章:禁宫柳 锦绣闹妆时(二)

《胭脂绝代·禁宫柳(已出版)》

第18章禁宫柳 锦绣闹妆时(二)

三月暮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二十那日寅末,一轮红日初上城墙,整个京城在宏大沉重的钟鸣声中苏醒了。

殷其炳早已经车马齐备,吩咐老仆人去请凝月。片刻之间,凝月款步徐缓走来,身着玉荷色玉兰缠枝的锦衣,并不显眼,那身素色却显得整个面容更加俏丽芳华,不施粉黛如朝霞映雪。而整个人看起来又是极其健康的,这让殷其炳有一霎那的怔忡。

“走吧。”凝月倒落落大方,在老仆人搀扶下首先进了马车。

啪的一鞭,殷其炳的马车驶出御史府。

皇宫地带的仁裕街最是热闹,此时店面紧闭,还未开张。金色阳光鼓荡着白石桥上的灯笼,河水悠然泛着明净澄澈的光,沿岸是胡杨与天连接,街上的伞盖轺车悠悠飘进了深邃的碧绿……

凝月将头伸出车外,默默注视前方若隐若现的皇城宫墙,一任和风拍面。

在这个隆重的册王大典上,她有机会发现那个少年的脸吗?

皇宫的清晨也是分外晴朗,和煦的太阳挂在深邃碧蓝的天空,当真是巍峨雄壮,气派万千。卯时首刻,一队骑士侍卫护送骋马而行的肖氏兄弟出了宫门,整肃地上了笔直的御道,然后从中央王街北上,前往王城最深处的太庙。

肖衡见天色如此晴好,便开玩笑道:“大哥今日威风八面,连老天爷都助你了。”

“老天爷同样助你,你嚷嚷着要看未来的新娘子,今日让你一饱眼福。”肖焜同样开玩笑。

“我那天是突然心血来潮,转身早就不在意了。可想想大哥向来为小弟着想,可千万不能辜负大哥一片苦心。”

肖焜听肖衡如此一说,不由佯装生气:“你这家伙好没良心,我费了一番心思,倒让你感到烦难了。”

肖衡一拱手:“大哥别生气,今日是你的好日子,小弟赔罪就是。”

“你嘴里这么说,心里肯定有什么鬼主意,看来我晚上又要遭整了。”肖焜叹气,眼里却是一缕笑,“等封王后,我就有自己的王府了,到时轮到你被新娘子整啦。”

肖衡哈哈大笑,扬鞭,马儿嗒嗒飞快向前。

“等我!”肖焜大喊,举鞭追赶。道路上朗笑声不断,扬起一路飞尘。

太庙坐落在王城北端园林的最高处,四面松柏常青,层叠的宫殿飞檐从森森绿色中大斜伸出,远看像巍巍伫立的天上城阙。而整体布局又是宏大简约深邃肃穆,任谁到此都会油然生出敬畏之心。

前面便是洒水净尘的黄土大道,殷其炳的马车慢了下来,殷其炳遥遥望见一片暗红色宫服的宫人分立两旁,便小声关照凝月:“进了太庙就照规定的位置站着,女人家别东张西望,小心着。”

凝月答应着,眼光跟着望向前方。

这时,肖氏兄弟的骑队也出现在大道上。肖焜眼尖,指着前面的马车又开起了玩笑:“衡弟,前面就是殷大人的马车,想必你的新媳妇就在里面,要不要现在就上去瞧瞧?”

肖衡挠了挠发梢,英气的脸上添了点不自在:“大哥休要取笑我,去了太庙再说。”再次加鞭,马儿像离弦的箭飞奔而去。

凝月掀帘眺望太庙,肖衡的快马正从她的身边飞速而过。她眨了眨眼,后面的肖焜追上来了,靠近凝月时侧头朝她会意的一笑。这一笑,却把凝月的魂灵抛到云霄外了。

她当场呆在那里,车内的殷其炳满脸兴奋之色:“瞧见了没有?前面的就是肖衡,后面朝我们打招呼的就是大皇子肖焜,难得啊,兄弟俩一早就碰上了。”

凝月一瞬不瞬地盯着渐行渐远的人马,车轮碾转黄土道的声音一敲一敲的,不均匀的节奏,如她的心跳。眼前掀起一层浅淡的沙尘,让她想起三年前柳溪坞漫天的桃花雪,肖焜举鞭轻扬,清风漫卷周围的碎阳云影,马上少年玉色的袍角在风里纷飞。

原来他就是大皇子殿下!其实,那次她猜过他是皇家子弟,大皇子的身份并不让人惊讶,可真知道了,心里还是有微微的失落。她沉默着,整个身心显得恍恍惚惚,几疑自己在梦中,总觉得不像是真的。

太庙里观礼的王公大臣、嫔妃命妇早来了不少,华堂之下,锦绣华服,异彩流光。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庄严肃穆的气氛,观礼的人们屏声静气,一片默然。

凝月跟着殷其炳进入,立即有一名内侍将他们导引到大殿下的长案前,恰与王台遥遥相对。正殿中央,两队斧钺仪仗整肃排列,蓝田玉台阶上铺着宽厚的红地毡,两只大鼎燃起了粗大的烟柱,紫烟袅袅。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没多久听得太庙司礼的一声高诵,在场朝贺的人全体匍匐跪地,喧呼声下,雍武皇帝携皇后早早站在王台之上。跪拜完毕,凝月抬眼望去,皇帝一身明皇冕服,身材适中,步履沉稳端正,除了脸略显瘦削,堪称英挺,一旁的皇后锦衣凤冠,在侍女搀扶下极是优雅地端然而坐。

“冠者肖焜觐见!赞礼大宾随同上殿——”

三声长呼鼓荡回响,迭次从殿中传到高阶平台再传到殿阶。随着声浪,肖焜在肖衡等皇家子弟以及诸侯尊长的簇拥下,踏着红地毡,跪在皇帝面前行礼参拜。司礼宣读诏书,肖焜黑红相加的玄衣纁裳,接受皇帝加冠册封。

戴上安定王冕冠的肖焜回过身来,微微而笑,接受殿内众人朝贺。凝月遥遥望去,锦衣翩翩的肖焜俊逸百般,气度从容。

那一刻,不知是什么湿润了她的眼,眼前渐渐模糊。

封王的肖焜开始拜谒皇后诸位尊长,其余的人纷至归位。凝月从刚才的深思梦游中清醒过来,眼光落在主殿两边的皇族位置上,她漫漫地流连过去,又接连仔细地扫了几遍,最终,从心底深处发出一阵沉痛的叹息。

没有找到那个少年!

所有的礼节形式变得索然无味,凝月心不在焉地等待着仪式结束,心里是无边无际的失望。

她哪里知道,此时的肖衡正在张公公暗地指引下,站在不远处的大梁柱旁注视着她。眼前的如花美眷没有别的女子那般娇滴,她的倾城绝美是高高在上的,她张开眼眸凝望不知处,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冷傲。

肖衡的唇角牵起一缕笑意。

冗长的封王仪式结束了,肖衡目视凝月站起身,留给他一个冷凝的背影。她走得不急不缓,最后还是淹没在人流中。

……本章完结,下一章“禁宫柳 锦绣闹妆时(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