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胭脂绝代·禁宫柳(已出版) [目录] > 第25章:禁宫柳 凤髻金泥带(一)

《胭脂绝代·禁宫柳(已出版)》

第25章禁宫柳 凤髻金泥带(一)

三月暮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凝月听了默不作声。

宋鹏以为凝月有了悔意,语气缓和下来:“才这么几日,应该还来得及补救,你是聪慧之人,自然一点就通。论风情、论态度,哪一样不能让他神魂颠倒的?亘古以来,男人有了这种情的癖好,任凭他素性顽石不开窍的,也会静变为动,方变为圆,就算这小皇子还不懂什么蝶爱花怜,也不照样围着你团团转?”

“我怕我做不到……”凝月犹豫再三,还是鼓足勇气说出来。

凝月毕竟才十七岁,她的想法很简单,代替殷雪玫进宫,找到杀豆子的凶手。如今凶手已经找到,她只需以报恩的形式把殷雪玫的角色演好,这是她答应宋鹏的。而在殷雪玫病愈后,也就是她在离开皇宫之前,她绝对不会让肖衡过得舒服,即使不能置他于死地,她也要肖衡跪在豆子的坟前忏悔谢罪。

而如今除了必须出卖自己的色相,还要以情去打动肖衡,这是凝月万万做不到的。健壮的肖衡是堵墙,她却无心去穿透。

她的心思百折千回,连精明的宋鹏也一时猜不透,只当她为难了,又替她出主意:“你一个大姑娘家,在宋府练习是一码事,真接触肖衡本人,难免会心慌意乱,这也难怪。肖衡年少风流,日夜美人相伴,总会难禁欲焰……”

宋鹏的一番点拨,撩得凝月面红耳赤,可她又不得不接受宋鹏的指导。宋鹏见此,适时从袖兜里取出一只小巧精美的瑠璃瓶,交到凝月手中。凝月接过凑近鼻尖闻了闻,一股淡淡的清香袭鼻。

“这就是蔷薇露?”

宋鹏点了点头:“必要的时候,你就靠它了。肖衡闻到此香,就如置身在蕊珠宫里,情兴更狂,而整个身子又像烂菩萨落在汤罐之中,不知不觉了……哈哈,看肖衡有没有力气折腾?”

宋鹏笑得开怀,蔷薇露即指“重酿宫醪”,取名贵香花蒸润而成,是宫中难得的香水,据说放在衾枕下,有清头目、祛邪秽的妙益。里面的沉香不拘多少,凝月明白宋鹏定是放了不知名的香料进去。

她手掂着瑠璃瓶似乎也定了心,肖衡啊肖衡,折磨你的日子快到了。

凝月回宫时,她对肖衡也显得和颜悦色起来,虽然只表露得淡淡的,肖衡还是敏感到了。他对她的谦卑却起了疑心,他怀疑是殷其炳老家伙背后教唆的,她不是说过她父亲是攀龙附凤之人吗?

“哼,这样就想让我转变态度,休想。我要让你知道,我肖衡也是傲气冲天的英雄人物!”

两人各怀心事,凝月将蔷薇露放在衾枕下,就等肖衡这条大鱼上钩。谁知肖衡翌日又去了军营大帐,这一去却是整整十天。

凝月无计可施了,终日呆在寝殿里看书,错金银球香炉里燃起一片龙涎香,袅得满室氤氲。此时正值气候炎热,满殿静悄悄的没有人声,日光照在寂寂的绣帘上,人觉得暖烘烘的,又没些聊赖。

手执团扇出了屏风,外殿不见宫女的身影,想起自己打发她们午睡去了。出了殿门,一股热浪铺面而来,凝月赶紧用团扇遮住脸,眯起眼,只见院子里虽敷设得花团锦簇,也是寂寥无人,两只蝴蝶贴着花丛飞,又隐没在花丛里。院门关闭着,一名守门宫人靠在门柱旁使劲地打瞌睡。

她款步无声无息地折回寝殿,殿内阴凉,那份凉意把刚张开的毛孔又吸收回去了。

凝月坐在硕大的鸾凤铜镜前,端详镜子里的面容片刻,抬手轻轻揭去了那层面皮。

映现在眼前的,就是自己的真实面貌,虽不美丽,却也清秀。多久没看见自己的脸了?她才入宫半月,却如亘古一般的漫长,她近乎贪婪地凝视着自己,想这样的把自己深深烙进脑海里……

宋鹏告诫她万不得已不许将面皮揭开,宫内人多混杂,一不小心便会将真实身份暴露。凝月深知这一点,想见自己的强烈意念却占了上风,心中又装满了莫名的感触,直坐到日头斜西,外殿的门轻轻的开了。

屏风口闪现出肖衡高大的身影,凝月正巧抬眼,铜镜里的肖衡正快步朝她的方向走来。她不禁“呀”的轻呼,急速地低下头,将手中的面皮朝脸上抹去。

脸是变回去了,可心中的那份慌乱却暴露无遗,肖衡站在凝月后面,看到的就是她那副乍惊乍怯的样子。

“怎么啦?”

肖衡弯身对着镜子里的凝月问道,镜子里的人郎俊女貌,就好似天造地设的一对,肖衡的神情变得柔和起来。

惊险的一幕刚刚发生,凝月心悸得浑身发颤,她想站起身,双腿却软弱无力。肖衡柔和的声音这么一问,不知为何,眼泪控制不住地掉了下来。

“你……你回来了?”她不知道怎么开口,随意的问候道。

肖衡却误会了,他以为十日不见,新娘定是惊喜交集,流下了委屈的泪水。心中顿然被一种柔软的结缠住,他不由分说从后面揽她入怀。

“我不是回来了吗?别哭鼻子。”

他稍用了点力,凝月不觉靠在他的怀里,他的怀抱宽厚又结实的,让人安心。不过她很快地惊醒过来,像被什么蜇了,几乎要跳起来。肖衡或许也感到不自在,倏然松开了手。

肖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今日收到大哥的邀请函,他上月搬去安定王府,我至此还没去过,大哥请我们后天过去逛逛,我特来通知你。”

见凝月瞪大了眼睛,肖衡又说:“我还有事向父皇禀告,马上就走。”他转身走了几步,又回头,凝月的眼光正一瞬不瞬地落在他的身上,他不由多加了一句,“后天你打扮得漂亮点,到时我来接你。”

肖衡的身影在屏风口消失了,凝月依然怔忡地坐着。

后天要去安定王府了,她仿佛再次看到桃花漫天,白马载着马上的少年轻烟般的飞过……

这一坐又是良久,直到一轮落日慢慢沉下殿角,窗外满眼橘红,锦绣纷披。

……本章完结,下一章“禁宫柳 凤髻金泥带(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