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胭脂绝代·禁宫柳(已出版) [目录] > 第28章:禁宫柳 凤髻金泥带(四)

《胭脂绝代·禁宫柳(已出版)》

第28章禁宫柳 凤髻金泥带(四)

三月暮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亭内的人都吓了一跳,肖焜劝说他:“弟妹如此旷才,不愧是秀外慧中,你应该高兴才对。先别急着走,我们正听着新鲜,吃了点心再回去。”

肖衡的脸色阴暗,凝月看在眼里,唇边牵起一缕冷笑。原来,三年前凌霄峰上的强弓弩箭,肖衡是记得的。看他骄矜的态度,分明是在掩饰内心的懦怯,她很想当面质问他,三年来,他可曾有过一丝一毫的罪恶感?他可知他这仓皇一逃,换来多少人世沧桑,面前的女子为此练就铁石心志,正如寒冰铁霜向他猎猎杀伐而来。

“不吃了。”肖衡生气地扬手,兀自出了亭子。

后面的人只好跟出去,肖焜想了想,在凝月身边停顿,安慰她:“衡弟还是孩子气,说风说雨的,你别在意。”

“谢谢。”他沉稳的声音让凝月心里暖暖的,她望着前面肖衡的背影,想,他们是亲兄弟,却是不同的。

回去的时候,天空黑云滚滚,太阳不见了踪影,大风刮得树叶沙沙作响,偶有雷声由远而近隆隆滚过。凝月猜得没错,有场雷雨即将到来。

而暴风雨首先刮进寝宫的,不是老天爷,是比雷公更震怒的肖衡。

“我说你什么意思?你在我面前从没好好说会话,一副高高在上的冷美人样子,我以为你就这种德性。今日在我皇兄皇嫂面前,却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让我看到了你另一面,你这分明是想冷落我!”

肖衡在寝殿内走来走去,冲着凝月乱发脾气。吓得采莲菊仙面面相觑,偷偷溜出了内殿,正看见外面一帮内监宫女竖起耳朵往里探听着。

“我没有……”凝月强辩道。

“没有?什么绿茶啊,消暑啊,到底谁在说话?”肖衡像头犟牛,转不过弯了。

凝月无声地冷笑,除了她最熟悉的山茶,她还会说什么?她的漫不经心的动作更加激怒了肖衡,当新娘以冷傲相对,他同样还以冷傲:“你若是不喜欢这里,我可以放你回殷家去。”

话已说出来,心里又犯嘀咕了,她要是真走了怎么办?肖衡没再说话,黑着脸,两眼却紧张地盯着她。

良久默然,凝月淡淡漠漠地笑了:“殿下是想赶我走吗?”

“没劲道,你总惹我生气。”肖衡嘟哝一句。却看见新娘眸中亮光闪闪,眼睫微微颤着,一颗豆大的泪珠无声地滑落。

“你是夫君,自然与别人不同,我不知道说什么……想说又不敢……”喃喃未了,凝月便软软坐在了床榻上。她娇柔无力的样子果然惹得肖衡手足无措了,他在凝月面前彷徨了几步,就势坐在凝月的身边。

他拉过她的手,在自己面前安抚着,说话的语调变得诚恳而温柔:“我也是,你是我肖衡第一个女人,自然与别人不同。我发火是因为我在乎你,可我不善于说这些,你别难过了。”

他这么一说,凝月哭得更是梨花带雨,甚至发出小兽般呜咽声。肖衡叹气,茫茫然四处找棉巾,总算找着了,过来帮她拭眼泪:“唉,女人哭鼻子……”他的动作又是笨拙的,凝月不禁抿唇笑了一下,伸手接过了棉巾。

泪痕尚犹在,笑靥自然开,真的是百媚丛生。肖衡定定地注视着她,心绪荡漾不定了,孩子似的迷惘消失了,黑亮的眼睛里带着异样的光芒。他抬手扳过她的脸,呼吸软软地吹在她的脸上,凝月的身子立刻僵住,想推开又不想的,这个男子不正在一步步入她的圈套吗?恍惚之际,肖衡的吻落了下来。

他的舌尖很快撬开了她的唇齿,深深舔舐进去。凝月的眼睛瞪得老大,肖衡英挺的眉眼在眼前晃动,她下意识地用舌顶住他的侵袭,他灵巧地躲过,温热的唇舌霸道地辗转着。

凝月被吻得几乎忘记了呼吸,脑子有过霎那的空白。他的双臂有力地箍紧她,身体的炙热紧贴着她的,她的手挣扎着想推开又无力地落下,整个身子软瘫在了他的怀里。

一对少年男女缠绵着,狂野的亲吻,急促的呼吸,眼前肖衡的眉目渐渐模糊起来……凝月以一种柔软的姿势,慢慢地往后仰,引诱着肖衡更近地靠近衾枕,她几乎是被抱着躺在床上的,肖衡健壮的身子压了下来。

隐隐约约的,空气中有蔷薇露的清香在蔓延。凝月静静地等待,肖衡灼热的吻落在她的颈脖上,正一寸寸地往下滑,愈吻愈深……窗外的光影在殿内徘徊,芙蓉罗帐红绡绣帏,锦褥上的鸳鸯交颈戏水,凝月如同坠入五彩的梦中,一时迷失了。

怎么不见蔷薇露的功效?

肖衡的唇齿已经滑向她的胸前,那套淡紫穿花薄锦衣本就低襟,细腻洁白的肌肤半裸,里面是淡黄绣白莲的肚兜,肖衡再也无法忍耐,手一扯,整个肚兜滑落,露出凝月玲珑有致的xiōng部,肖衡的面颊立时发烧似的赤红。

“你……”他由衷的赞叹,痴痴地凑过去,啪的,脸上重重地挨了一巴掌!他惊愕地抬眼,眼前的新娘倏地坐起了身,死死将前胸拢住,眼里愤怒的火焰几欲喷薄而出。

“别碰我!走开!”她尖声叫着,叫得狂乱,全然没有了柔弱安静的模样。

像是一桶凉水当头浇,蓦地把少年旖旎情yù浇得无影无踪。窗外一道电光,击碎殿内迷蒙的空气,映得周围透亮,两个人似乎都清醒了。肖衡挫身而起,用力撕开漫天窗帘,薄如蝉翼的锦缎嘶嘶响着,雕窗排排打开,大风袭卷,肖衡的黑发在风里翻飞。

肖衡咬牙盯着凝月,满脸寒意,双目里有着摄魄的凌厉。凝月双手紧紧地攥住衣襟,丝毫没有应有的释然,一种深重的绝望和欲哭无泪的感觉充斥着她的神经。

“殿下……”她轻轻蠕动嘴唇,极力想挽回什么。

宋鹏告诉她,蔷薇露里放了不知名的香料,闻到香气的肖衡为何依旧生龙活虎?

又为何,她一直祈盼看见肖衡受到折磨的惨相,可当他与她缱绻交缠时,这种祈盼却被一种莫名的慌乱所代替?

究竟是哪道环节出了差错?

她满心迷茫,却听得肖衡一字一字的咬牙说着:“你这个女人……我不会碰你的!”

肖衡说完,大踏步向殿外走,通往外殿的珠帘被甩得哗啦作响。窗外又是闪电霹雳,像是道道刀劈斧砍,震得凝月心头隐隐的痛,她终于无助地啜泣起来。

窗外,大雨滂沱。

(亲们,三月暮雪的博客搬到新地址:http://blog.sina.com.cn/u/1501141273

暮春,月洒窗雪——三月暮雪的官方论坛正在建立,招募版主,http://sanyuemuxue.5d6d.com/bbs.php

欢迎您踩踩!)

……本章完结,下一章“禁宫柳 好梦留人睡(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