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胭脂绝代·禁宫柳(已出版) [目录] > 第31章:禁宫柳 好梦留人睡(三)

《胭脂绝代·禁宫柳(已出版)》

第31章禁宫柳 好梦留人睡(三)

三月暮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满院的海棠果已经熟得透了,碎金的阳光浇撒,便是一团簇簇的火焰,奔放热烈地燃着。有风由高墙直入,枝叶摇曳,钩了雪玫头上的珠钿流苏,雪玫抚住头,喊:“香巧,来帮我。”

香巧远远地靠在廊柱旁,一脸恼意,絮絮说道:“宋大哥是好意,你倒把他赶走了。他碍着你什么?小姐闺训重重,咱做奴才的是贱命,不讲究这些!”

雪玫无奈,只好自己抬手去摘头上的簮花。她向来清淡如水,与香巧自幼相处,已习惯她乖张易怒的脾性。想着香巧听笑话时那副雅态,刚才自己是做得有些唐突,心里不是没有一丝悔意。

“宋先生也嘱咐过奴婢,宋大哥人生地不熟的,要奴婢耐心带路。可宋大哥怕你一个人在家,万一有什么事,奴婢又要挨老爷责骂,每次走不远就回来了。宋大哥既大方,人又谦和,你生生赶人家走,真气人!”香巧在气头上,声音提高几分。

雪玫猛然用力,头上的腊梅珠簮扯了下来,珠子粒粒纷纷散落在子母砖上,溅起嗒嗒细碎的声响。手中的三四片红瓣尚未撒尽,挂在簮枝上摇摇欲坠。

她叹了口气,感觉自己的宿命就如这泣血的红瓣,一种任风吹的无力。她可怜起自己来,毕竟这世上她也是凡夫俗子,既不愿入世,又不敢喜不敢怒,便都有点不妥吧。

“多好的簪子啊,真可惜。”香巧见此才跑过来,低头收拾,“还是梅花簮,这可是你最喜欢的。”

“梅花虽傲骨,怎敢敌春寒?”雪玫微微湿了眼眶,转过念头,“香巧,带我出去走走。”

香巧蓦然抬眼,不可置信地看她,满脸乍惊乍喜。

“你去叫马车,我稍微梳洗就走。”雪玫捋了捋被扯散的发丝,脸上敛去些幽怨,轻轻上了楼。

“小姐,我找宋大哥去!”香巧欢呼雀跃。

一个时辰后,雪玫和香巧出现在宋府的偏门。守门的正在跟凝天聊得熟稔,只见一名窈窕女子扶腋而来,纱巾将她从头到肩胛包裹着,不露一丝肌肤。身边的侍婢一见凝天,眼眸亮闪闪的:“宋大哥。”

凝天微笑示意,门外早有落帘香车等候。香巧扶着雪玫往外走,凝天眼望着香车走远了,从怀里掏出一枚银钿,塞进了守门人的手里。

马车铃铃响,香巧掀起一角车帘。雪玫大张着眼,眼前的景致悉数入目。

“要不是宋大哥,咱们还坐不上马车呢。”香巧兴奋地叫,眼中像是蘸了星星的亮点,毫无掩饰的表情。

雪玫怔怔地轻声道:“真是好风景,可惜我是笼中鸟,即刻又要回去,何时能够……”剩下的话紧紧咬住,本来苍白的唇涂了一层嫣红。

撑起竹骨伞,雪玫和香巧出现在京城的街道上。

风色柔和,散漫一城的风花,吹得雪玫衣袂飘飘。望铺子上的琉璃瓦被灿烂的阳光涂了金色,底下是如织的人流,河岸是彩舟画舫,欢声笑语不绝于耳。雪玫倘佯其中,她脸上的笑意暖煦如一朵桃花。

她第一次发现,京城是如此繁华,而自己如此寂寞。她记起母亲还在世的青葱岁月,除了这身病,她要的应该已得到。她想,她应该快乐。

扇铺里满目画扇,绢素的,牛角玳瑁的,飞禽翎毛、檀木香有之,其中坐着填字作画的。轻掂起湘妃竹薄丝绢的折扇,缓缓打开,双莲含苞亭亭绽放,轻摇微风,顿觉香风习习,通体清爽。

作画的殷勤道:“小姐,买把**扇如何?扇面上画的是并蒂莲,愿小姐与未来夫君举案齐眉,永世白头。小姐,这可是求佛都求不来的。”

雪玫含羞让香巧付钱,一张脸娇滴滴的滟眼,把作画的看呆了。香巧正要掏钱,忽闻马蹄速踏路面的声音,随之“闪开”的高喝声,街面上的行人纷纷避让。

她们顺着声音望去,前面几匹人马执刀开道,簇拥中间锦衣少年浩荡而来。天地间扬起飞尘,马上的少年熟悉的面容,阳光下生动的神情。

身畔人声笑语声已然不闻,暖日的气流弥漫而上,直直地贴了个全身,浸透到骨子里。雪玫来不及细想,失魂地往人马方向跑去,才跑几步,人马已经从面前刷刷飞过。丢给雪玫的,是肖衡若隐若现翻飞的身姿。

手指攥着那个**扇,竹节不经意的发出咯擦的折断声,脆弱得如同雪玫的心,连那朵并蒂莲都已残破了。

“小姐,是二皇子吧?快走,别让人看出来。”香巧眼见雪玫丢了魂的样子,赶紧撑起伞,雪玫眼前光线暗淡,肖衡远去的身影早已不见。

雪玫茫然地望着前方,嘴唇里喃喃吐出几个字,轻细的声音仿佛树叶悠悠而落。

“曾经,我离他这么近……”

雪玫此刻并不知道,皇后的一句召令,将肖衡重新拉到凝月身边。

闻得皇后传他急速回宫,肖衡不敢怠慢,一路风尘,直奔皇宫。进得宫后,他去了自己的寝殿,人还没穿过屏风,他就直接说话:“喂,母后要过来,你好自为之吧。”

话音刚落,他当场张口结舌地愣在那,里面母后慢悠悠呷着媳妇泡的花茶,已经等候多时。新娘伴其身侧,一副恭顺的样子。

他惊得脑子晕乎乎的,半晌才嗫嚅道:“母后早来了?”

凝月款步走到他的面前,微微施礼:“殿下一路辛苦,臣妾准备了莲子羹,这时候用正好。”说完,很自然地上去,替他开始褪沾了风沙的外衫。

肖衡茫然地看了看她,任凭她做了这些,一时不解她为何突然如此亲热。凝月的嘴角含了淡定的笑,她知道,她已经占了上风。

皇后满意地颌首,笑了:“这才是恩爱夫妻的样子。衡儿,不是母后说你,这么好的媳妇,你别喂喂的叫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禁宫柳 好梦留人睡(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