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胭脂绝代·禁宫柳(已出版) [目录] > 第33章:禁宫柳 心似双丝网(一)

《胭脂绝代·禁宫柳(已出版)》

第33章禁宫柳 心似双丝网(一)

三月暮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下了几场小雨,天气变得凉爽起来。

凝月缓步向皇后宫走去,这段日子,向皇后请安成了每日必做的事。皇后是好心,她担心凝月寂寞。

重门深掩,孤灯映壁,是凝月寂寞的开始。她提醒自己,这一切都是自己自愿的,咬碎银牙也要挺住。她只是料不到肖衡会一去不返,也许,清高冷寡,目下无尘的二皇子妃,已经成了宫中怨妇的笑话了。

雨后的甬道如洗般清寂,花瓣纷纷无声跌落在青石布道上,空气里漫漾草木的芬芳。这样的景致她理应欢喜,无端端的,心却平添几分烦恼,感觉岁月深长,不甘心韶华就此在深宫中磨损耗尽。

全是这个肖衡搅的。

因为入世尚浅,凝月虽然天资颖悟,却没有那么多的心机。到如今才发现宋鹏教会她的不过是浅表,她根本不懂如何收敛,如何做到端然平和,不动声色。

肖衡的举动拿捏不准,她已乱了分寸。倘若两人继续淡漠相对,彼此长久没有交集,不等殷雪玫进宫,她真的要被肖衡始乱终弃了。

她默默的垂头走着,采莲、菊仙跟随后面,见小姐终日怏怏的,二皇子不见踪影,也都害怕得大气不敢喘。

远远的,有人徒步朝这边走来。那人巧遇凝月,放慢了脚步,眉目之间带着亲切的笑意。

凝月觉察了,抬起头,他的笑容恰似这清朗的天色,淡淡的,暖暖的。凝月施礼,声音极轻,几乎让人听不清楚:“安定王爷。”

肖焜停止脚步,露齿笑道:“真巧,我刚去母后那里,正好在此见到你了。”

凝月红了脸,心里有点紧张,紧张得只会吐出两字:“真巧……”

极细的风声若断,划过他们的衣衫。凝月偷偷抬眼瞧他,他也低眸,树荫遮得面目半明半暗,唇角牵起暖暖的笑意。这让她始终激跳的心安定下来,她轻轻俯下头去,从他的身边无声地穿过。

“雪玫。”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在后面叫了她一声。他并没叫唤她“弟妹”,这样直白无奇的两个字,意境深远。凝月回过身,她第一次感觉肖焜叫的雪玫是她。

“衡弟淘气任性了,你去请他,或许他会回来。”

如灰烬中蓦地迸发出火花,凝月眼前一亮。是啊,自己为什么不去请肖衡回来呢?与其这样,不如将仇恨暂时放一边,和平安然的相处,这样对殷雪玫也有所交代了吧?

心中释然,凝月有了脱蛹化蝶之感。她朝着肖焜粲然笑了,盈盈一礼,长袖抖落身上的碎阳,施施然向深宫走去。她的背影似芙蕖出绿波,在清风里渐渐化成一道艳丽的风景。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肖焜带着笑意,目不转瞬地注视凝月远去的身影,若有所思地念着。

红日初起,莽莽苍苍的林海苏醒了,沿着山岭河谷铺展开去,霞光一天。山间水流碧波,淡淡热气如烟云般蒸腾,两岸绿草融融彩蝶翻飞。绿的深处,大片营帐散布在河谷山林之中,隐隐传来铁马叮咚,摇旗呐喊声,令山谷倍显幽深,气派非凡。

这里就是肖衡的军营大帐。一辆双驾马车从皇宫奔驰将近两个时辰,向北拐进了河谷。

肖衡视察完操练,对手下的僚将吩咐几句,便径直到大帅营帐去了。

斜靠在软塌上,端详着手中的地图。虚掩的帐门吱呀开阖,捧着膳盘的军中女侍推门进来,将早膳放在案几上,躬身柔声道:“殿下,该用膳了。”

肖衡起身,坐在案前,刚端起碗筷,却对着一堆精致糕点默默思忖。

“有绿茶吗?”他问。

“有,殿下。”女侍见二皇子殿下比往日亲切随和,欲待提起陶壶给肖衡斟茶,手却伸到了壶身,烫得将手缩了回来。肖衡哧地笑了,利落地斟了一盏茶,轻抿浅尝,皱起了眉头:“不是‘紫气东来’。”

女侍慌忙回道:“殿下,奴婢疏忽,军中无此茶。”

肖衡扫了兴,刚咬了口松糕,账外传来兵士的禀告声:“启禀二殿下,皇子妃娘娘求见。”

手一颤,茶盏里的热汤洒落,这回轮到肖衡烫着了。肖衡放了茶盏,甩动着被烫的手指,睁大着眼睛,急问:“你说谁求见?”

“是二皇子妃娘娘。”兵士怕搞错,一字一字清楚回答。

……本章完结,下一章“禁宫柳 心似双丝网(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