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胭脂绝代·禁宫柳(已出版) [目录] > 第43章:禁宫柳 风雨又纷纷(三)

《胭脂绝代·禁宫柳(已出版)》

第43章禁宫柳 风雨又纷纷(三)

三月暮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沉寂已久的王府里又开始忙碌了,因为肖衡传信来,他这几日就回府。

凝月已经过了一段清闲的日子,却足不出府,她感觉宋鹏盯她紧了,不如在府里当个逍遥自在的王妃,让宋鹏误以为自己甘心享受这样的生活,自然会松懈对她的监视。这招似乎真的很灵光,平时寝宫外贼头贼眉的身影不见了,连赶马护车的也换了新的面孔。

采莲、菊仙两个丫鬟老实巴交的,甚至称得上愚笨。殷其炳确实是个老狐狸,挑这样的丫鬟无疑形同虚设,无碍她的行动。

这日,凝月瞅了个机会,悄悄出府去了。

京城初冬的白天分外的喧闹,北方的天气冷得也快,马车前的老马扑哧扑哧地喘气,呼出白色的气雾。到了紫金巷一带,开始稀有路人,马车驶在小街上,声音格外的触目。

凝月坐在车内不时掀了帘子往外看,闻得车夫说前面便是紫金巷,便唤车夫就地停车。她下了马车,警惕地环视周围,确信无人跟踪,才放心地进入了紫金巷。

巷子内就她一个人在走,老梨树的叶子已经枯黄,叶片撒满一地。偶尔有狗吠声,凝月挨家过去,这里家家院门紧闭,她仔细地查找着,生怕一疏忽把香巧家漏掉了。

“她家不起眼,不好找。倒是隔壁人家高墙朱门,门上还有个铜狮门环……”凝天这样告诉过她。

凝天并不理解妹妹为何对香巧这么关心,其实凝月自己也搞不清楚,那日凝天把香巧家的大概状况告诉她后,莫名的,凝月有了去紫金巷的念头。

她很快地找到了高墙朱门的那户,再走过去,见是青砖木栅门的,她在外面凑耳细听里面的声音,咬了咬下唇,抬手敲门。巷内寂静,笃笃声响听起来格外心惊。

好半晌,才听到吱呀一声,门开了道缝隙,一名妇人探出头来:“是谁啊?”

眼前的妇人肤洁神娟,脸上拢了一层愁云,声音却软软的,,一时凝月张开嘴却吐不出字来。费嫂见是位眉目如画的年轻女子,讶了讶,换了个淡淡的微笑:“姑娘是不是敲错门了?”

“请问是香巧家吗?”凝月缓过神,赶紧问道,“您可是香巧的娘?”

“是,你是……”

“我是御史府的丫鬟,跟香巧认识已久。今日出来办点事,香巧让我带这些松子糕给您。”凝月递上了准备好的松子糕。

费嫂脸上的笑意果然深了,她大开木门,赶忙道:“快请进来坐,招呼不周。”边拉了凝月进去。

凝月在里屋坐定,费嫂倒了热茶招待,坐在凝月的对面,朝着桌上的松子糕叹息:“养香巧这么大了,还从未看见她给她这个娘送点什么。”

凝月笑了笑:“香巧很懂事的。”

费嫂脸上略显颓意:“她已经好久没回家了,单单送来松子糕,又不见人,想必还在记恨着娘……”她抬眼望住凝月,眸光一闪,“姑娘,你叫什么?”

“我叫凝月。”凝月如实回答,以后香巧若是问起,便不会胡加乱猜了。

费嫂凝神注视眼前的小姑娘,亲切道:“御史府的丫鬟也这么可人……以前记得三夫人的小姐长得粉雕玉琢,那夫人把小姐看管得严,我在府里也就见过两三次面。”

凝月知道费嫂指的是殷雪玫,问道:“大婶以前也在御史府干活?”

“当时生下香巧没几个月,奶水足,给府上的少爷当了几个月的奶娘。”

费嫂好像不大愿意提及往事,凝月忽然想起父亲说过,自己的娘曾经不远千里去京城给人当奶娘。当然她并不知道眼前的妇人就是自己的亲娘,她只是感觉面前的妇人和自己的娘有过同样的处境,一想起自己的娘,心里突然有了千头万絮,一牵一牵堵得难受。

她们就这样一起面对面静静地坐着,像是此处无声胜有声,谁都不想主动打破这片宁静,直到外面又传来狗吠声。

“我们这个巷子,平时少人,生人经过狗就叫几声,已经习惯了。”费嫂笑着解释。

凝月起身告辞,费嫂将她送出大门,还坚持着送她到巷口。凝月婉拒不住,只好跟费嫂在老梨树下道别。费嫂似乎还有想说未说的话,她牵住凝月的手,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香巧从前每次回御史府,总在这里问我:‘娘,香巧的爹在哪?’后来问得自己都烦了,就不再问了。”

枯叶还在飘落,费嫂抬手,轻轻掸去凝月发梢上的落叶:“谢谢你来替香巧看我,今日我很高兴。”淡然的笑意经唇渲开,落日融金似的温暖。

凝月慢慢地朝马车走去,掌心里费嫂的暖意犹存,她迟疑地转过身,费嫂单薄的身子在冷萧的巷子深处已成了模糊的影。

……本章完结,下一章“禁宫柳 风雨又纷纷(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