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胭脂绝代·禁宫柳(已出版) [目录] > 第45章:禁宫柳 梦里卧花心(一)

《胭脂绝代·禁宫柳(已出版)》

第45章禁宫柳 梦里卧花心(一)

三月暮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大亮时,凝月醒来。

她感觉身子乏乏的,提不起精神,就睁着双眼在被窝里多呆了会,直到采莲端着汤水进来。采莲见娘娘没有惯常的时辰起床,向她投去奇怪的目光。

凝月想起今日是肖衡回府的日子,她这个当王妃的理应去巡视一番,看各房准备得是否妥当,虽是做做样子,这方面还是不能拖沓的。

她直起身,顿时天旋地转,头顶上的幔帐似乎压袭下来,她轻轻呻吟一声,闭上了眼睛。

采莲听见哼声,傻傻地问:“娘娘有什么吩咐?”凝月睁开眼睛,那种莫名的晕眩消失了,她穿衣掀被,打了个寒蝉:“今日比昨日稍冷了些,采莲,你去多加个火炉。”

“今日比昨日暖和,娘娘,阳光好着呢。”采莲嘴里这么说,还是照吩咐去做。

凝月在寝室里把自己烘得全身都暖洋洋,脸上有了灿烂的光辉,才拖起长可及地的彩丝棉裙,由总管前面引路,后面一大帮宫女内侍随行,气派万千地在王府内迤逦穿行。从前院正厅一直到膳房,无一遗漏。她看见凝天在别人的指点下,给名贵草木做着过冬的保养,不觉暗自松了口气。

而凝天也在偷偷打量她,暖煦的阳光下,凝月明眸善睐,一张脸看上去像春天的樱,娇嫩而妩媚。

一切事毕之后,正值黄昏,鲜艳的晚霞把庆陵王府映照得赤橙橙的,饱含金色。凝月站在了王府的青石道上,前面的就是正大门,两边后面的就是宫人侍卫仪仗,四向一片岑寂,凝月凝神细听,想听到马蹄声声如滚雷,张扬地响彻在众人耳际。

风起吹过青石道,伴着阴寒的气息。凝月听见叶落之声,细细索索的,松软的声音让凝月忘了紧张,她漫眼过去,发现凝天就站在道边的宫人队列里,他似乎发现她在看他,眼波一闪,头垂得更低,泥塑一般站立着。

凝月还没来得及细想,隐约听见外面有细碎的马蹄声,她凝眸望去,肖衡的枣红宝马出现在府门外,身上白色的风氅展开又抖落,后面只有两骑跟随,在凝月眨眼的工夫,枣红马平稳地停在了她的面前。

肖衡并未下马,双眼炯炯地望着凝月,让凝月刹那间有恍若隔世的错觉,算来,他们又有一个多月未见面了,她含住一缕笑,清风贴面而过,她竟忘了寒意,忘了礼拜。

“上来。”肖衡弯身朝她伸出一只手。

凝月略一犹豫,便勇敢地接住了他的手。肖衡揽住她的腰身,一使劲,她的身躯以轻盈的姿势落在了他的胸前。肖衡露齿笑了:“我向来不讲究什么排场,可我喜欢看见别人仰视你的样子。”

她看了下面一眼,布道两旁齐压压是匍匐跪地的人,她下意识攥紧他的风氅。肖衡大笑起来,他拍了拍马肚,宝马镶乌金的前蹄踏起嘀嗒的声音,有节奏地唱向寝宫。

庆陵王府的夜灯火辉煌,肖衡的寝宫里更是亮如白昼,不时传来肖衡兴奋的笑声。梳洗之后的肖衡愈加神采奕奕,他正眉飞色舞地给凝月讲述这段日子的辉煌战绩。

“诸强之中,北邻轺国最弱,而恰恰是北胡部族蛮夷南下的一道咽喉。早在百余年前,轺翼两国便有联姻,北胡不敢对轺国有所轻举妄动,只依着游牧习性经年对轺国边境搞点骚扰掠夺。到了如今的轺宣王年代,那些蛮夷开始猖狂,春耕抢牛羊,秋收抢谷黍,抢麦粮、抢民户,无恶不作,当真是轺国民众的心腹大患。几月前,我翼国大军清一色十万精骑北上,联合轺国几万兵马自南向北,剔除这块心腹大患。肖氏大军压境,北胡部落早已惊慌失措,被轺翼联军撕扯成血肉碎片,那些部族头领率剩下的精壮族人北逃了……”

“他们会不会卷土重来?”凝月睁着盈亮的眼睛,听得很仔细。往往在肖衡对战事铿锵激昂的时候,她就会全然忘记与肖衡之间的仇恨,她变得同仇敌忾,一腔热血为将士的刀光剑影而澎湃。

肖衡手执酒樽,脸泛红光,笑得自在:“我军另驻五万精兵在轺国北境,成为对抗北胡蛮夷的前哨,那些蛮夷自是气势汹汹,难与肖氏大军抗衡。等将来北方匈奴解体消散之后,北胡部族也永远地消失星散了。”

凝月听了心里也高兴,浅抿手中的美酒,空气中酒香飘散,身子轻飘飘的。

漏断人初静,各式宫灯逐个灭了,整座王府沉浸在如水的月光下。肖衡出了寝宫,陪凝月向她的寝殿走去。

院中竹影萧萧,银杉叶片在风中自由摇摆。凝月抬头望见自己的寝宫,那种莫名的晕眩又来了,她摇晃了一下,身边的肖衡手疾眼快,抚住她的肩,让她懒懒地倚在他的身上。

“是不是身子不舒服?今天看起来气色不怎样。”他体贴地问,伸手摸了她的额头。

“没有。”她固执地回答。

他笑了,扶着她走,他们共行一路的兰香云影。天上是白如绸绢的月光,前面是明灭不定的窗烛。忽然的,凝月的心头漾起淡淡的欢喜,竟然有一丝不能自持。他给她的感觉,与以前那样的不同,说不出个中滋味,只是觉得喜欢。

是从哪一个眼神,抑或哪一句话开始的?她恍惚了,等到他们站在寝殿外,她的眼里竟是不舍。

……本章完结,下一章“禁宫柳 梦里卧花心(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