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胭脂绝代·禁宫柳(已出版) [目录] > 第9章:禁宫柳 青梅细雨枝(一)

《胭脂绝代·禁宫柳(已出版)》

第9章禁宫柳 青梅细雨枝(一)

三月暮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爹,哥还在回来的路上呢,外面风冷,进屋里等吧。”凝月过去劝父亲。

“唉,你哥哥这么大人了,还是让人放心不下。”冷成胜由凝月扶着进去,边叹息道,“他要是能有你一半乖巧就好了。去年没考上,是他学得不精,今年应该有几分把握。”

说起哥哥的学业,凝月肯定地点了点头,脸上平添了一份暖色。

太阳偏西,凝天回来了,今年他又落榜了。更让冷成胜不堪忍受的,凝天还带来了一大帮吵吵闹闹要跟冷家算账的人。

出了稽阳城,凝天几位后生凑起马车钱回家。路上彼此的话语多了起来,有考生无意说了句什么笑话,血气方刚的凝天本就心情烦闷,一拳挥将过去,正中对方的鼻梁骨,顿时血流满面。

冷成胜痛恨交加,挥起拐杖朝凝天打去,一记打在凝天抬起的手臂上,凝天痛得嗷嗷直叫。凝月见状连忙上前阻拦:“爹,先别打哥哥,问清楚了再说。”

“好好的书不会读,出去乱闯祸,这小畜生算是白养,看我不打死你!”冷成胜追打着儿子,凝天抱着脑袋逃进了自己的房间。

被打的人家还在骂骂咧咧的,凝月无奈,进去取了家里最后一点银子,冷成胜一个劲地陪礼道歉,那人家看实在逼不出什么来,拿了银子散散地退了。

冷成胜在屋里直喘气,继续数落着儿子。凝月拿来药膏,悄悄进了凝天的房间。

“哥,你干吗打人家?”她往凝天手腕上涂着药膏,边轻声问他。

“能不揍他吗?那家伙故意说咱娘的坏话。”凝天咬着牙,提高了声音。

“他说娘什么了?”

“说娘扔下我们不管,跟野男人跑了。”

凝月擦药的动作一滞,朝凝天轻嘘道:“别让爹听见,那家伙活该,换了我也揍他。”说完心里又不免犯起愁来,凝天乡试落榜,只有指望明年了,可这一年来家里的日子怎么过?

凝天倒满不在乎,突然想起有趣的事来,凑近凝月,做神秘状:“今天我在稽阳看见宫里选秀呢,一大群的女子排队报名,我看来看去,没一个比得上你的。”

翼国的选秀两年一度,多在北方一带选,那里离京城近,每次选中的秀女并不多。而在诸如稽阳南方地区选秀更少,有时四年,有时八年。选中的秀女多半去皇家充实侍女之类,打杂的众多,朝廷另外给被选中人家一笔入宫费,秀女要是没受恩眷,二十几岁可以恢复自由身。因此对许多贫困人家来说,不失是个养家糊口的好去处。

凝月这方面懂得不多,山村消息闭塞,很多事情也是道听途说,不能做真。这回凝天亲眼目睹,凝月不免心念一动:“哥,我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禁宫柳 青梅细雨枝(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