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章: 几曾识干戈 (上)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章 几曾识干戈 (上)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周世宗显德六年,江南国主尽献江北诸郡。

天下未定。

金陵皇城,韩府。

庭院中偌大池塘,露水湿衣。

远远地,宫灯辉煌,旖旎乐音响彻九霄却未能触及内院分毫,四下寂静。缓缓有怒放的

声音,室内幽幽紫檀香了若无痕。

本是在等人。

韩熙载唤来婢女添香,窸窣声响,随即赤色裙摆曳地而过。

为了顾及来者喜好,特意命人点着紫檀,偏偏今夜金陵皇宫又是歌舞升平,贵戚自然席上安坐,已近暮年的韩熙载便只好一再等待,眼见入夜时分,香也不知添了几许,该要等的客人却始终未见。

婢女红袖抚过菱案,暗自好奇,大人一向喜爱酒宴歌舞,今夜皇上设宴竟然托病闭门不出,真真是令人不解。

无人敢询问,红袖径自退下之际瞥见回廊转角处有下人引着一位锦衣的公子缓缓而来。沉重的夜色里借着前人手里的一盏摇曳纸灯,她抬眼,只望见月光细细碎碎勾勒出来者清雅的轮廓。

他步子并不急,一步一步走得真切,明灭光影里袖口拂过廊边一树春花,满地落英。

许是不经意,却又偏偏恰到好处。

她的绣鞋猝不及防踏在上面,莫名不忍。

红袖微低下头与他一行人交错而过,清晰地闻见一点点紫檀香的味道。不知道究竟是自己添香而染上的余烬还是他所掠过的微风,只看见擦身时刻他的手腕垂在衣畔。清瘦而美好,露出于锦袍的袖口外,隐隐还透出内里一截通透的碧色衣衫。夜深风大,看得出这锦袍后的身份自是不凡。

她更加不敢回头,匆匆忙忙地退下。

韩府今夜火烛并不如坊间所传的那般奢靡鼎盛,下人们引着来客停在内院唯一稍显明亮的屋子门外,他微微叹口气走进去,随行的书童飘篷便候在廊下,室内韩熙载正拨弄着香炉。见他来了赶忙过来施礼倒茶。

一时无言,

浅浅抿一口暖茶,烛光下的锦袍公子一目重瞳,正是六皇子安定公李从嘉。

他抬起手抚摩茶杯的姿态格外风雅。“大人深夜相邀,怕是不好的消息。”

韩熙载不置可否。面色愈发沉重。“齐王薨。”

苍白的指尖顿时停住,紧紧捏着那一只杯子,人却缓缓坐下。半晌抬首,竟似有笑意,“他还是走到这一步。”

韩熙载坐在他对首,有些微白的头发,面容却并没有显现出真实的年龄,世人皆知他身居高位却品行不端,喜好风月歌舞,却不知他也有今夜忧心的一面。“齐王是被毒死的,这几日还未走露消息。”停下饮口茶,“是不常见的毒,沁骨。”

“沁骨?”李从嘉微低下头,不自觉紧紧抿住嘴唇,半面光影映得眼瞳愈发显出诡异的美感。

“这种毒需要用北方冰寒之地的雪水才能配制而成,极少会在江南一代出现。中毒者立即毒发,死状极其类似心疾猝死,所以很容易掩人耳目,太子他是下了决心。”

李从嘉长叹一口气,握着瓷杯的手指轻轻敲击,低低地吟着什么,若在平时,韩熙载自会提笔抄录,金陵城内谁人不晓重光文采,一词一曲都是人间惊鸿。

可是现下是什么光景。

吟诗作曲都救不了人命。无论是谁。

韩熙载拿过他手中茶杯,直直盯住那目重瞳,他想看出些什么,哪怕是惊慌,可是什么也没有。“或许过些时候,臣收到的消息就是安定公的噩耗。”

“那便请韩大人记得代为寻找霓裳羽衣舞曲谱。”李从嘉说完并不看他,身子略一倾斜倚在桌边。

韩熙载不禁有些气郁,他便是这样,日里夜里心心念念着那曲子,生死便全由了天。可是人的生死若真的全由天,哪还需要他呕尽心血谱写悲欢离散。“安定公竟真的毫无抗争之意么?”他辅佐太子七年,视其如子,对太子李弘冀的性子再了解不过,他能杀了皇叔,便敢杀了兄弟。

可是韩熙载不想他为荣华至此。

一个帝位,究竟值不值得赔上这些人命。或许并不只是人命。

半晌,各自思量。

李从嘉终于开口,“大人明是为了保我,实为保住太子。”

韩熙载并不否认。“他如今是急昏了头,皇上前月说了要召齐王回来,他便立即动手,明眼人谁能不知,若是安定公再出了事,太子不保,国之将祸。”

李从嘉闭上双眼,像是累了,缓缓地说,“太子若倒,韩大人必然也会受到牵连,支持我与他抗争,便可使皇上不至全部迁怒于太子一人。也有了牵制太子野心的把握。”

“若安定公如此想,那臣也无话,只是老臣辅佐两代君主,更受皇上之托教习太子七年,如今一朝看他深陷帝位之争,难免自责,而且,”他顿一顿,看着李从嘉倦怠的神色,“臣知道您和太子本不该……不该是今天这种境况。”

这么多年,那两个一同读书写字的孩子已经各自封王封侯从此殊途。“安定公,”韩熙载神色郑重,“可还记得那根琴弦?”

……本章完结,下一章“ 几曾识干戈 (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