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01章: 枯木逢春只一瞬(下)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01章 枯木逢春只一瞬(下)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赵匡胤见得他的样子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这一夜的神经终于暂时舒缓下来,他伸手拿过他的笔放下,“实不相瞒,大哥方才也在场,所以你所言字字无所遗漏,大哥全都听到了。”

赵光义将那图放于案上,“如若我刚才说了半分假话,大哥又当如何处置光义呢?”

两个人一时全都沉默。

赵匡胤缓缓地换下盔甲,那与剑一起的长形事物一起被取下安放在一旁。赵光义先开口,“大哥心内清楚万分,却又不问,其实说到底,还是不能完全信任光义。”他坐在一旁,“光义安东寺之时万不该受了那通敌小人的蛊惑。”

赵匡胤其实心中亦不知该作何答复,他方才先赵光义一步赶回来,没有想过他可能会全盘托出,却又无法直面如此来至赵光义的威胁。

若是平日,这还不是惯常的争夺,不过是因为他不一样,寻了这么久的弟弟,终究一日寻见了,却又想要自己的命。

如果这是那道碧色的人影,他一定便甘心地放弃。

怎么就又想起他了,赵匡胤自嘲地笑着摇头,转过身看光义,却见他目光沉稳,处变不惊,早已是自己能够为自己心意做主的人,“大哥没有怪你。这本是.....”赵光义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神情的赵匡胤,原来那样气势十足的面上也会有犹豫无奈的神色,“本是各人的际遇,你也早就长大成人,不似当日,而大哥总以为你还是会怕黑握紧我衣角的孩子。”

这话亦是带些凄凉,说完赵匡胤自己都觉得好笑,只得摆摆手,罢了罢了,起身出去取坛酒进来,赵光义看着自己腕子上的镯子,你看见了么,你大哥也会有这般难过的时候。抬起头来却正对上赵匡胤一直带在身上的物事,并不只是剑,一时却又不好多问。

赵匡胤走过来,伸出手,一如往日,“今时今日起,你我之间绝不再有猜忌,击掌为誓!”赵光义伸出手去,彷佛自己这一掌,就真的能够让那个孩子放心。

一次,两次,我还是赵光义,可是我也不能保证,再有第三次,我究竟是谁。

两人执酒相商,明日之战,契丹人必将全力进攻赵匡胤的左军。“我不但要此仗赢,还要王饶的罪证。”赵光义颔首,理当如此,此时再不反击恐怕将来王饶必会再生其他事端,但是,王饶是云阶的爹爹,若是真的拿到了他通敌的罪证,恐怕.....死罪是一定的。赵光义突然想起那帕子,“大哥,那日那帕子上你可曾看清?”

“罢罢罢!王饶若不是被那帕子上的话乱了心神我自当他是战功卓越的将帅。如今你可也见到了...”他自顾自地轻蔑而不愿过多再谈论那帕子,只余下赵光义苦笑,无法,恐怕云阶姑娘一片芳心错付,明日更是难办。

定好了一切的计划,天色竟已微亮。

显德六年夏,周世宗英武,有平一天下之志,对契丹用兵。

军至北三关之瓦桥关,于关外平原迎敌契丹。

果不其然,此仗赵匡胤所领左翼军队于关下迎敌最多,瓦桥城关紧闭两军俱是气势如虹,赵匡胤马上剑尖一转即刻战鼓喧天,旌旗猎猎迎风,十万大军挥师而下,立时三关平原烽烟漫天。

那铠甲在身的人一路拼杀丝毫不曾犹豫,却始终在背后固执地戴着那狭长的东西,众人奇怪亦只能心中暗暗揣测,不似弓箭,剑尚在手,可是他就是觉得不能随意地放下它。

穿得上这盔甲的人,就须得穿上这十万人命,这样的人永远不知自己魂之所归。或许这一时,或许下一秒,那白骨森森就是一生的痴望了。

凤凰台之约失信是你一心撇清,而我说过的,便一定算话。

形势很快明显,契丹人并未想到原本声势浩大的周朝军队和那名声在外威武过人的赵匡胤也不过如此,半个时辰便疲态尽显。如此倒似乎比王饶私下通传来的讯息要平稳得多。

按计划故意败退,不外乎是一路逃,一路追,想着若是除了这核心的人,契丹的好处,王饶的好处,不管他们双方的勾结如何制衡,总之共同的敌人都是赵匡胤。

行军一路向偏僻的小路走,不多时来到洋淀坡。身后契丹追兵忽然退去,丝毫不再贪恋。

果然是有了埋伏,如此放心大胆,赵匡胤一行人心中冷笑,依旧快马入林,只可惜眼见得早已是被自己部下捆得结实的契丹伏兵。

如此当真是无趣,就连赵光义随后都是并无意外神色,之后大哥怕是就该上前命令全部押解回去严刑拷打,供出了那通敌的种种手段,不外乎如是。可是赵匡胤过去,地上瘫倒着的几名契丹兵卒亦有个中鼠辈,大义凛然之人不少,瑟瑟发抖也不算少数。

“可是要全部压回去?”光义问。

“不,全体在这林子里等。方才我们败退的消息传到圣上那里,无论如何都会命令王饶带人来援,他自不愿,可我料他不敢抗命,无非就是带着小队人马拖了时辰再来,恐怕,”冷笑一声,“是想着给我来收尸。”

光义明白了他的意思,不如就在此林中拿下王饶,契丹和王饶勾结的罪名便是坐实。

赵匡胤将部下人马全部分散隐匿与林中,一干被俘虏五花大绑的契丹弓箭手被扔在地上痛苦不堪,如此,王饶一拖再拖,终于还是带着一小队人马进入洋淀坡下的密林,彻底诧异。

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他亦很快地明白此事绝对横生变故,刚想拔马转身要撤离,赵匡胤的部下已经从四面八方团团围住王饶。

这几乎就是敌我太过于悬殊的战事,毫无可争的必要。

左右之人制住王饶的时候,他并不看赵光义,只是盯着赵匡胤突然笑了出来,“你还记不记得,跟随先皇的时候,你还是个孩子。”

“记得。”赵匡胤轻轻地擦拭剑身。

王饶看着他手中的剑,挣扎挥落左右人的掌控,“你不用如此,你此时还不敢妄自随意地处决了我。”他已近暮年却因戎马一生身手仍在,此时却不愿受制于人,自己凛然站于一干俘虏之前,赵匡胤见得他也并没有什么伤人的举动,便也就随他。“王将军,我尚还记得,忘的是你。”

“我忘?呵呵,天下,这两个字,若是想要记得,便要付出我如今的代价。”

赵匡胤看着他站在自己面前,此时仍算的战场之上,只不过此次,他竟是要押了自己的同伴回去。一时滋味难言,他转过身去,以背相对便不愿再多表露出什么。

王饶冷静得很是出乎在场人的意料,他转身看着赵光义,“我从未想过,赵匡胤也会是一个能留住人心的人。还是佛祖普度众生,恰好遗缺了王饶一人?”

赵光义只是摇头,“王将军可还记得那日我与大哥初入汴京,我便说过,光义跟随大哥。”

那一日第一次相见。

王饶很明显上下地打量他,突然地念了句,"赵光义。"随后看见他腕上的镯子笑得意味深长,"果然好名字,日后必能成大功业。"

"不及王大人,光义不过跟随大哥。"

王饶忆起了那句话,抬首深深吸气,“我只要天下,不择手段。今日不是未曾想过,只是叹息来得太快。”

众人都知赵匡胤与王饶乃算得旧年里出生入死一起拼杀过来的,虽然年岁相差甚大,但一向私交不错,日前还传着,说是王府的小姐可是看上了赵将军,这一时林中人马虽多,俱是不敢多言。

沉默之时,赵匡胤一直未曾转身。

叹息无用,总须直面,他抬臂刚想要发令全部押解回去面圣,却忽然听得光义一旁的喊声,随即立即能够感觉到身后的王饶突然冲过来和随之的剑气。

几乎就是一瞬间,在所有人都沉默放松了戒备之时,王饶身形极快突然拔出右方方才制住自己的士兵佩剑,直直地冲向赵匡胤。

距离不远不近,速度极快,赵匡胤亦不是寻常身法,何况他背后不知戴着些什么,类似剑鞘的东西,一时纵使王饶近身也还能抵挡一些气力,总之无论如何,赵匡胤最好的方法就是原地背对不动,以背后之物暂时挡避再做闪避。

可是这唯一的机会,所有一侧来不及阻止的人看在眼里,都低声喊了出来。

赵匡胤的反应竟然是就那么直直地转过身。

王饶孤注一掷不要命般刺过来,他转身之后的时间只来得及用手去接,霎时剑尖没入体中,鲜血如注。

赵光义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以他的胆识,他不可能做出如此愚蠢的反映。赵光义扶住他身体的时候,明显地知道了原因,他不想他背上戴着的东西被毁。

那么宁愿以身相接,也不肯伤了的物事。

是什么。

赵光义突然觉得自己当时在凤凰台下的想法果真很对,一个想要天下的人,不该有了牵绊。

……本章完结,下一章“ 杳在河之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