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02章: 杳在河之阳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02章 杳在河之阳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千里之外,有人血染沙场。

而杏花开后的凤凰台依旧,就连那风波过后的安东寺也依旧静静地耸立于金陵王城之北。

闷闷地钟声里,一辆马车由远及近直向着安东寺而来。

龙纹捧珠,身份自是不可同日而语。却也没有些铺张的排场。小书童上前掀起了帘子伺候着下来,一路随着往寺里走。

很轻的步子,慢慢地一阶一阶向着寺门走,来者难得再次换上朴素的衣裳,还是一袭淡淡的碧色,他身后跟着飘蓬,“王爷,何苦亲临,派个人来打探便好。”

他摇摇头,这一日不得闲出不了皇城,此时天色渐暗,终于得空抽身,那檀木盒子最后的纹路,便是牵引着自己来到此处。

霓裳羽衣舞,堪称盛世华章,如此隐于寺中,倒还真是上苍的一种暗示。烧得再浓烈的火,最后也不过是冷灰一捧。

倾国倾城又如何,不如不遇倾城色。

李从嘉早年便曾一心向佛,却抵不过身在红尘富贵所,叹得天教心愿与身违也只能化作阑干上的字句,所谓的人世机缘,有时候不一定容得人选择。

重瞳的眼色依旧如故,不见什么色彩,确是平淡,亲自以手叩门以示恭谨,半晌前来开门的小僧本还一脸不耐,年纪不大,许是时常在闭寺之后受到打扰,一时便路出个头来挥着手,“明日再来吧,没听得钟声都响了么。”

李从嘉微笑,“在下有事想询问住持,不知可否通融?”

飘蓬皱着眉走过去,“看清这是谁来了!快些去请住持吧。”

那小僧这才好好地打量来者,只见得那碧色衣裳的人发丝以金带束得清雅,那眼目却远不似常人,“阿弥陀佛。”这才知道来的是六皇子,前些日子新封的吴王,满城也无人敢怠慢。

他急急地进去通传,安东寺作为金陵第一大寺,时常与皇族贵戚有所往来,这也是历代的常事,修行一方面,另一方面皇族各项典礼事宜须得请人做法庇佑等等便一贯都请安东寺的高僧操持。不过往日必定是车马排场摆明,周围百姓也就不敢随意地擅入,今日天色已晚,吴王忽然前来,住持也有些疑惑。

李从嘉却并不急着阐明来意,他亦躬身以佛礼相待,合掌不言,向着正中的佛堂走去,直直地添了香。

香火燃起来的时候,几缕青烟。

江水汤汤翻涌而去,从南至北需要多远的距离?

有人在大帐之中血流如注,意识却还算得清醒。随军几名医者撕开衣物时胆战心惊,幸好他平日的身体底子甚好,可王饶那不要命般的一剑亏得有铠甲的保护,不然立时就能穿体而过。

皇帝几番前来探视,亦担心他的伤势。

赵匡胤躺在塌上面色却显无奈,终于待得大夫全部退下,才算是松口气,“怕什么,挨了一剑而已。”帐内留得光义陪侍近前,那边刚放下块染血的布,这边就听得他还这样说,“大哥安心养伤,王饶之事光义方才已将经过禀告给圣上,亦自当彻底清查。”

赵匡胤伤在左胸,好在仓促之间剑失了准头未曾伤及心脉否则后果难测,此时被伤药缚住一时移动不便,那剑眉皱起手指触及系于臂上的布结,“系得这般紧,明日如何拔剑!”说着就想要动手,光义连忙过来制止,“说句不该的话,大哥今日险些就丢了性命,此时还不快些躺好。”

“我受伤一事万不可流传出去,否则大大影响军心。”

“是。”

赵光义看着他终于躺下不再动那撕开伤药的念头,总算是喘过一口气也坐在一旁,今日之事,确是吓到了自己。

说不上为什么,带着你的镯子,彷佛就真的放不下,何况,若是一日赵匡胤当真不在了,没有依靠,那么光义的存在又有何用。

赵光义见得那一剑刺入赵匡胤胸口的时候,是真的不希望看见他有事。一直以为不过是因为这个人能够带自己脱离安东寺,日后或许他若真的成了大事自己亦当有所图谋,而千钧一发的时候,人心终究还是难以揣度,起码现在,还不是他能随意倒下的时候。

赵光义用那戴着镯子的手燃起烛火。“大哥何故今日突然转身?此时并无他人,不妨直说。”

赵匡胤慢慢将眼睛闭上,“王饶事发突然,我亦不曾多想,不过是下意识地转身。”

赵光义沉默一会儿,重又开口,“光义知大哥必有缘故,大哥身手绝不至如此利弊分辨不清,若是身形不动,暂且还不至险些伤及心脉。”

那除尽盔甲只着简单衣物的男子躺于榻上微微摇头,胸口还隐隐见得渗出血迹来,“只不过也有想要维护的东西。”

“便是大哥一路所戴之物?”

他颔首,却也不愿再多言其他。

赵光义目光望向一侧帐上所悬挂的那件东西,一直都以布裹得完好无损,像是要比那剑都重要。

他突然心里一动,开口便是,“原来大哥心中之物,远比这镯子重要。”

这一句话逼得赵匡胤睁开双目,“它…”他将那对木镯其中一只赠与李从嘉不过是当日心境凄怆无可奈何,亦是与李从嘉的约定。此时见得光义如此,心里酸楚而又确实理亏,“大哥确是对不起你。”

“大哥从未曾对不起光义,十几年前如此,而今亦如是。不过大哥曾告诫过光义,男子汉大丈夫自当铭记心中所求,切不可被其它牵绊住了手脚。”他边说边起身,径直来到悬挂着那东西的地方,赵匡胤也不知他想如何,只是看着他行动一时无言,刚要开口再说些什么,却见得光义扬手就一把扯下了自己稳妥挂好的物事,瞬时火起,“光义!”

……本章完结,下一章“ 更拈馀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