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04章: 衔我千里心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04章 衔我千里心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赵匡胤不过手指一动,看那火光已灭,“光义,我知你担心大哥,可是这不是一幅画的问题。”

赵光义放下画,拾起他掷熄火苗的东西,却是一颗碎了一半的佛珠。眼眸愈发缩紧,不由地捏紧了那颗珠子。

榻上的人牵动了伤口,有些疼,却又毫不在意般地捶打两下胸口,“王饶还真是拼了命。”他见得赵光义见了那佛珠便不敢再多说什么,笑了出来,“光义,我知你担心什么,可是你我毕竟骨血至亲,大哥多年寻你,如今你我终于重聚,大哥说到的,便一定做到,日后你我必不会屈居人下。”

“可你会被这画拴住了手脚。”

赵匡胤重又躺下,本来闭上眼,过了半晌又睁开看向他,“这是你在庐州藏毒的佛珠,还记得么?那户暂住人家的厨房中。”

赵光义只能颔首。“我…”

那珠子上赫然刻着的半面莲,如此阴谋的符号。

“乱世人心,大哥无从怪罪什么,只是我们都做过忽略彼此的事情。”赵匡胤慢慢地说,“我将那镯子给人,而你曾经犹豫过是否追随王饶的阴谋。如此,算得你我公平,但是从今以后,此种事情绝不会再发生。”口气说到最后,已近乎赌誓。

赵光义拿起那画来,走过去放在他枕旁。“大哥,光义只是想知道,这画的分量。”

赵匡胤伸手掂量,笑的很是自嘲,“不及一只镯子。”

这画是李从嘉的哥哥为他所绘,可惜李弘冀的心,远远比不上你我的骨血至亲。

赵光义转身去给他倒酒来,“那这画中人呢?”

他背对着卧榻倒酒,一时没看到赵匡胤瞬间的黯然,仅仅只是很短的闪念。

“是否能和山河等价呢?”

风声肆虐,扬沙而起。

北方的夏燥热难耐,何况三关平原之地无遮无拦,辽宋双方对峙亦都心知此战拖耗不起。

赵匡胤重伤而不肯暂居帐中,此时王饶已被革职留待回京再审。他自是不肯此时养伤影响军心士气。

盔甲之下血渍隐隐,裹紧敷药的地方硬是咬着牙仍它撕裂反复,赵光义每每战后见其换药,都是胆战心惊。

风沙中,千军万马、刀光戟影里,赵匡胤依旧剑气凛烈,纵马前驰丝毫不见其两日前林中鲜血满地的凄怆。

赵光义见其扬眉之态,便知自己所想必不会错。

不管那推背图所言是否只是玄术妄谈,但是一个人的风姿气度总不会错。

契丹此战本就有所忌惮皇上御驾亲征,何况诡异败露一时心中无敌,纵使骁勇也不占中原天时地利,瓦桥关既破。

宋军再进百里。

适夜。

营内将士攻入首关军心大振,一时生起火围坐起来酒肉欢庆。

赵匡胤与众人欢饮不多时便被光义劝了回去,"大哥身上伤口仍未痊愈,饮酒恐伤身。"赵光义便还是那执拗的性子,小时就不见他喜欢这玩乐,此时更加不沾酒肉的性子。话说得也是分寸拿捏得当,一时教周围人也不敢再哄,明底的知道将军身上伤势不是儿戏,也只能开口随着劝慰。赵匡胤也无法,只得随他回去。

两人走到半途见得那边火光幽暗,与俘军一帐之隔便是关押王饶之地。

"圣上明鉴,不过恐伤士气,压其罪状暂不表。"赵光义望过去,淡淡地说。这边却见得赵匡胤长叹摇头。

"也算得多年沙场旧识,光义,去取坛酒来。"

赵光义知其心意,也便就依言而行。

酒拿来的时候见得赵匡胤负手立于王饶被关帐外,他朗声开口,却是几句行军小调。

"谁能醉卧千年,云上龙啸九天玄,血舞三尺长剑,不见归路难相念。"

赵光义便知他还是向着旧日里的交情,把酒递给他,站到一旁,那帐里的人哈哈大笑起来,半晌却什么也未曾说。

门口的守卫示意赵匡胤不得进去。他亦无法。

"王饶,我以为你会接下去。"赵匡胤只得仍在帐外与其对话。帐里的有些轻微的响动,很快远处传来的笑声又掩盖了一切,"王饶今日如此,全无立场与赵将军再续当日之歌。"

赵光义于帐子另一侧望过来,恰看得大哥的身影侧面映在远处篝火里,灰暗的夜色下竟生出与万日全然不同的感觉。

他扬手抬起那坛酒,狠狠饮一大口,随即顾不得酒业喷涌而下,继续朗声开口,"我再敬你一杯,一如旧日出征得胜归来。"

里面的人再次大笑出声,"好好好,便看我那一剑是否真的砍出个真龙。赵匡胤果真不同庸常。王饶今日还有最后一事相求。"

要不是这首战告捷全军士气高涨圣上亦默许欢庆,夜晚一时嘈杂,这阴暗角落里的几声言论还不至于传了出去,不然王饶方才那几句,恐怕立时就要了自己的命,连汴京也不用回了。

守卫的几人知道赵匡胤和王饶的身份,一时不敢乱说,全做没有听见。

赵匡胤丝毫不在意,抬首连饮几口应着。王饶便继续说下去,"小女至今待字闺中,自幼教养算得优良,并不差分毫,若王饶此行回汴京待罪,圣上念及早年旧功恕我族人,便请赵将军今后代为照顾。"

赵光义不禁在一侧冷笑,这时候倒也想起来了身后事,若是他那一剑刺得再精准些,却不知还为不为他女儿考虑了。

果真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赵匡胤低头不语,守卫的几人实在耐不住,"将军快些回去吧,时间长了万一若是让人知道我们放任将军在这里和帐内人对话,可是天大的麻烦。"

赵光义也知大哥此时必是难做,便过来想着拉他离开,也好混过这话题,谁知赵匡胤确是摔了那酒坛,笑着最后应允一句,"好。"

帐内便无了声音。

……本章完结,下一章“ 伤心红绡褪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