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05章: 伤心红绡褪萼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05章 伤心红绡褪萼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赵匡胤说了句回去吧,便率先走在前面离开关押之所,走出了不远,本是一直沉寂的身后突然传来句低唱。"谁能一笑歌遍,扬眉立马沙场战,日斜荒山明晦,万载河山只独见。"

便是个独字而已。

王饶也知不过因了如此一个独,所以一山绝容不下二虎。

赵匡胤稳步走回自己帐中,影子映火光而长,你死我活不过是因个独字。叹一声,便是又少了一个人。

谁又知道今日明夕,是不是自己也是少去的那一个。

还是习惯性地伸手拿那画轴,他就像看惯了塞外孤烟,落日长河的景致,朔风起,独自漠上寒沙,一壶浊酒一曲歌,烽烟过眼,散尽的时候独自回过头来,惟愿见得春风又绿江南岸。

究竟有什么好看的呢,赵光义叹息,他亦叹息。

这世上的美是因为全然对立的不同。

那画便是与这大帐全然不同的风姿,所以累的时候,就很想看看它,看看他。

别后无限江山终究不知皓月几时能圆。

那边帐外飞声而来军令,"圣上下旨,明日傍晚再攻益津关。"

"这药必是要和桂花酥糖一同端进去,否则王妃更是不愿喝了,明白?"

"是,这就去取来。"小丫头又急着往后边跑。

流珠这边刚端出来娥皇每日三遍的药来,那边就几个丫头扯着下官讨好贡上来的罗纱看个不停,想是王爷带着回来也就随手赏了出去,流珠那边想过去呵斥散了,怕她们吵吵嚷嚷惊了王妃,一时这边手里又端着药,正犹豫着,远远看见廊下有人影转过来,也不细想只当是来了帮手,刚开口要唤,却看见是李从嘉今日议事完回府。

她一时噤了声,眼睛之瞥着那地上的人影接近,手里的药赶忙地端着,见得那边桂花酥糖送来了,便低着头要先送进去。

李从嘉淡淡地走过来只一眼便知这丫头心里有事,憋着不说还不敢看自己,"流珠?"

流珠身子已到寝宫门外,一时僵住,"啊?是。王爷有何吩咐?"

飘蓬背后挤眉弄眼,想着王爷肯定是要问她王妃怎么病了,结果李从嘉开口惯常的语气,"这药是第几遍的?"

"今日的第三遍。"

他随手将折扇递给一旁的飘蓬,那描金的扇骨就映出飘蓬的一脸错愕。不是说了得了工夫好好地找流珠丫头来问问么。

紫檀暗香浮动,他伸出手去接过那托盘,眼却也并不看流珠,很轻的口气像是随意地吩咐一句说着,"记得下次夜里点好了紫檀再守着,下去吧。"

流珠惊得再扬起脸来望他,泪水就涌下来,突然又想起王妃就在屋里,一时又捂着嘴,李从嘉还是一如往常地看她,叹口气,"记得便好了,又不是怪你,哭什么。"

流珠只怕那屋里人听了去,便想着去廊下细细地禀告李从嘉那夜夫人如何,李从嘉摇摇头,很温和地看着那木门,"我先让她喝完了药,你去那边候着,有什么话也是王妃身子要紧。"

流珠眼泪愈甚,用帕子掩了一时跑开。

这边的丫头们见得形式不对,也都纷纷地散去。"嘘,前几天不就说王妃心神不宁身子不好了....."

这边飘蓬挥手全都遣下去。

李从嘉亲自捧了那药和桂花酥糖推门,却没想到,门开瞬间直对上门后人惊恐的双眼。

那一贯清淡的人也有些惊到,微微镇定下来,"娥皇?"她穿着极素的藕色长裙,腰间的牡丹花饰却是开得极盛。一时直直站立于门后正对李从嘉,却让他觉得...

他握着那漆盘的手愈发使力。

她让他觉得...她像是看不见自己一样。

"娥皇?该喝药了,进去吧。今日宫里无事,我回得早。"话说完他欲进去,娥皇却呆愣在门口,无法,李从嘉将那药放于桌上转过身去拉扶她,谁知那手刚一触及她的身子就猛地被推开,她像是被吓了一般突然回身看他。

李从嘉被她的样子同样惊到,却又知道此时总要有个人镇定,他一贯地淡笑,轻轻地开口,"娥皇?"伸出手去,"怎么了?过来喝药。"

娥皇像是刚刚回过神来一样,顺着他的手望向那碗药,蒸腾着的药香气很快地弥散开来,她皱着眉用帕子揉揉额角,"我…听着你许是回来了…就想着迎出去,可是走到门口…"便是开始恍了神,她手心冷汗愈出,时常地开始胡思乱想,越来越控制不住。

李从嘉笑着拉过她,端着那药凑近身前,娥皇闻着那味道有些不愿喝,一时侧过脸去,他便只得盛起一勺来吹散浮热,细细地自己抿一口保证给她看,"我试过了,真的不苦,来,喝了吧。"

娥皇瞥眼瞧着他又想笑,伸手接过来,喝下去拿过酥糖里放入口中,一时才压下些苦涩。"便是每每这么哄了我来,说了无碍,还要喝这些。哪里不苦?不是你喝便是不苦。"

李从嘉放下那碗去,抬眼看见一旁香炉的案上放了三四个香盒,室内紫檀气袅袅不绝,那些额外过多的香木盒子却全堆在近前,"这是谁又送来的香木吧?让流珠拿下去收好了不就得了,何必放这里看着。"

娥皇却颓然靠在榻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声音越说越显凄怆。"我知你和原先地位不同,必是有要紧的事情,你不在的时候我亦不该觉得….可是日里夜里总是安不下心…"

李从嘉手指覆上那些雕刻玲珑的盒子,随意地捧过一个,坐在她身侧掀起盖子来,便是幽幽的紫檀气味,娥皇深深地吸气,立时就觉得心脑明澈。她神色黯然,见得他在,便缓缓靠过去,见得李从嘉身上黄色的缎子一时又想起自己那件天水碧,天水碧,山河锦,如今的吴王,明日的太子。

其实她还是想念露园。想念他等着她给他亲手染一件天水碧。

还有…还有…什么。好像那些时日之后,她便再睡不得一个安稳觉。

艳得极盛的女子此时却像是失了魂魄,慵懒地靠在他肩上,贪恋那一缕很清淡的味道,眼泪就不自知地流下来。

洇开的浅浅龙纹。

……本章完结,下一章“ 更行更远还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