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07章: 忽有千条欲占春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07章 忽有千条欲占春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翌日,清晨起来天色不好,内阁里的光线远比往日要阴沉。李从嘉仍是一贯醒得早,静静披着衣服拨弄香炉。

金柄触及铜炉壁一时发出些声响,身后便是娥皇绣被翻折的动静,“从嘉?”

“尚早。”

娥皇从纱帐中探出半边身子,见得那边窗子透进来的细微光线,“倒是个阴沉天气,让流珠去取件罩衣来吧,万一遇上雨。”她想他宫里事务仍在,仍当是往日还需出去。

李从嘉笑着拣些香木进去,“再躺躺,今日我们一起出去。”

天气确是不好,可是他心里仍是忧心于她的郁结,既是定下了,那今日便定要陪她出去散心,走到窗边推开梨木窗子看看天边,一时还下不起雨来,乏些阳光罢了。

娥皇挽着头发一时未曾明白他的意思,抬眼看过去,见他竟换上自己亲手染的那一件天水碧,心里的感觉却又难以言语。

感动么?可是他们之间本无需这些琐事来证明一份感动,今日种种,娥皇知他心意,却同时亦是提醒了自己的耿耿于怀,她不是这样奢望用李从嘉的回望来证明什么的女子,她是自傲坚持的牡丹,百花尽放,她亦敢不为所动。

可惜娥皇啊娥皇,她对自己默默心里叹着,三千发丝垂地,纤纤而起,见得他的笑,心里立时钝痛,什么时候起,卑微成了此般景状,是真的太过于留恋了。

她本是不想他看见这样失落无魂的自己,却不知道因为爱早就伤了肺腑,控制不得。

“若是进宫可穿不得这件。”她抿口茶望他,有些奇怪。

“今日带你出去城郊走走可好?”把那香炉放好,李从嘉拍拍手上的残灰,很是轻松地样子,“突然就不想去宫里了。这几日无非便还是那些老话,临江的盐茶进出与贡出去的旧地一时交接仍有问题,北朝那边忙着出征没个准信,这事情便说不准。倒不如告个假,父皇也能暂且放松一两日。”

李从嘉说着看见娥皇拿出个小小香包,淡淡的藕荷色加之银色丝线做绣,他当是她闲来无事的新玩意,却又看着那上面独绣一只牡丹,不似出嫁女子该做的纹样,一时好奇便近她身侧看她系于腰际。

娥皇见他过来,笑着推开,“做什么,这是人家闺阁小姐给姐姐绣的小玩意,这样你也来看。”

李从嘉便知晓八成是女英给她送来的,“二小姐绣的?”

娥皇颔首,“一个小香囊,许是爹说你连日在宫里事务繁忙,女英听闻就怕我一个人憋着无趣,送了这个来,说是里面有搜集来的秘制奇异香料,源于紫檀木,却又不似紫檀的香气,总之这丫头便向得了宝,和小时候一样,急着送来给我一份。”

李从嘉知周府在四处有商队种种,可算是各种珍奇都是先得,一时也并不奇怪,见得娥皇提起家里人心情大好,顿时也觉得放心。

“可也给我嗅嗅?我倒还尚不知这奇香的功效。”开着玩笑出门唤来流珠,见她解下甩过来,“难得王爷有这个兴致,可来试试,是否清神醒脑?”

李从嘉接住的时候便觉一股奇异气味。甚至亦不算是香气,他细细地凑近,只淡淡一掠便知决计不是生自紫檀。

那边流珠捧了水进来伺候他一时也顾不得多想,便将那香囊重又替她系上,“果真是少见的香料,我亦未曾见过。”

“金陵城里能听闻李重光一句夸赞可是莫大的不易,若是告诉那丫头,她便更是美上天了。”娥皇掩着嘴笑,看他弯下身子指尖交错,细细地盘个结想要系于自己衣带上,却也不知是怎么,突然那香囊便掉在地上。

一朵傲放的牡丹。

李从嘉一时也无奈,流珠憋不住在一旁小声偷笑,那牡丹样明丽的女子就看着地上的香囊分明地逗他,“位高权重当真是不可同日而语,王爷可是连个香囊也不会系了。”

他为她捡起来,惹得娥皇心内温暖,手便覆上他的手,李从嘉指尖自是一贯的带些凉意,却不知为什么,他此般人物,为她拾香,本该是春水般的心境蓦然有些不好的感觉。

愣楞看那香囊。

李从嘉未曾觉察什么,重新给她系好,“这样可是稳妥了。”

淡淡地一缕奇异香气重又入鼻,娥皇见得那一盆温水竟是有些恍惚,流珠递来蔷薇粉,一时也错手接不住。

“王妃?”流珠赶忙扶住。

李从嘉看着她神色,仍是尚未痊愈,心里难过,“今儿的药仍要按时。”

“是。”

娥皇也知自己这心神时不时便开始不受控制,勉励地以水拂面算得好些,“吃了这么些天也不见好,无非就是睡得不安宁,又不是大病…”

“便知你不喜喝药,可是便当为了我,一定按时,让我放心。”说话的人天水一色捧着杯茶倚在窗边,淡淡的一句话,便让她勾起嘴角,“好好好。”

流珠开始张罗着备好了软轿车马,“王爷说是今日带王妃出去好好散心,飘蓬你可上点心,一路好好地伺候着。”

飘蓬正仰头望天云层堆积深厚,“别下起雨来扫兴就好。”

流珠推他让开些路途好将雨具也放置于车马上,一时瞪着眼睛,“你这张嘴最是说不出好话来,别让王妃听见心里又担忧,难得今日王爷有空闲。”

飘蓬愤愤瞪回去,一时东宫上下连日的憋闷顿扫,都是轻松心情。

金陵今日似被染上了一抹不同往日的淡墨。杨柳依依,却因天色而显得更增离愁。仍有些许微风拂面,一时出了东宫,李从嘉一行不惊扰任何人地行进街市,都说江南好,迎面的温润丽色便是有魂魄般地沁人心骨,春后入夏绿意更添,空气中却多了湿意。

娥皇自不同李从嘉般还得以常入宴所,她难得的闲暇出来走走,便顿时舒畅心怀,高兴地掀起软帘望出去,见得金陵风光车马人流更是平添起几分烟火气。

这才是人间四月天气。远不似鸾凤屏风,鎏金锦榻绣枕横陈的绮靡华奢,眼前此般景致最是天地灵气。

李从嘉见她高兴便好,本没有过多的筹划过去何处,不过陪她一起出来走走,不如便在这街市上逛逛。于是就扶她出来,两人一起走与金陵最寻常的街市上去。

远远地,一碧雨一春色,他天水而就,她淡裙明艳,少年心意,佳偶天成,真真是羡煞旁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 片片吹落轩辕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