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08章: 片片吹落轩辕台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08章 片片吹落轩辕台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寻常街上的小小胭脂铺子,一盒盒盛放的都是简单女子的幻梦,玲珑的盒子里深浅浓艳,娥皇便也就心血来潮过去看,那老板一见来者的衣着便知不是寻常人家的小姐,抬眼更见得李从嘉,虽然一时未曾多想认出,也是心里高兴,便更加热络地拿起那些小东西挨个地给她看。

他在一旁看她指尖染上的红渍,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温情无限,彷佛这烟火人间最浅显的事物触动了旧日心境,如此多像那些街坊间的寻常夫妻,伴妻而行,悠然而最最澄澈的幸福。于是便也就瞬间柔软,淡淡地伸出手去,在那铺子下方挽住她的手,娥皇一手恰在试那胭脂,一手被他握住,也就抬首一笑,见得街上行人往来,又有些不好意思,面色微红。李从嘉侧脸温润如玉,展颜恰似江南烟雨,飘蓬远远随着,竟似看得愣了。

那老板更是像见了神仙般的人,不迭地赞着,恰在此时一旁窄巷闪过人影,一长袍男子带些简单行李喊了声李叔珍重,脚步却不停,径自就从摊子前走过。

那老板不由得抬首看过去,见得来者,急急地喊,“阿水!这就真走了?可还回来?”

李从嘉的手指明显一僵。

娥皇不解地也随着抬首望过去,确是极普通的一个寻常男子,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还看得出是读过些书的人。李从嘉再见阿水,只觉得他当真洗心革面,从外表也将自己好好地整理一番,不再似往日颓唐。

那夜被人推搡捆绑回来的罪人满面胡渣胡言乱语,娥皇哪里真切地瞧清楚,此刻一时突然见得,阿水又以全不似往日巡街醉酒的邋遢装扮,她未曾认出,只是疑惑地看着李从嘉松开手,冲那人淡笑不语。

阿水是一路从翠柳巷转出来要出城去,挨个的与故人道别,没曾想竟然能在这街市之上看见封了王的李从嘉,于是停住脚步重又转身回来。

“看样子好多了?”阿水恢复了神志清明说话亦也不屈居人下。

李从嘉还没顾及说话,飘蓬先冲上前来护着夫人,李从嘉不禁好笑,挥挥手让他一旁待着,“娥皇,我与此人相识,无妨。”

娥皇也便应了,侧身继续看那胭脂,飘蓬满腔的敌意和话语全被李从嘉的眼色压了回去,也对,夫人一时未曾记起,便不该惊了她,只得无奈退去。

“阿水,这是要走?”李从嘉展扇,清风而来,阿水理理肩上行装,“安顿好了母亲,天大地大,我不愿受你功名恩惠,便自当自己出去另谋出路。”

“也好。”李从嘉眼底露出赞赏,此人心怀仇恨尚且还能理智说话如此,红袖在天之灵亦该感其蜕变。

老板这边亦有些惊讶,不曾想阿水也能有如此尊贵旧友,李从嘉谈吐之间温和自然,却让人全然不敢妄自插嘴。

阿水向他挥手,再次向那老板李叔道别,刚要转身离开,却又想起些什么,再次停下来,李从嘉已经堪堪走回娥皇身边。

“你…”阿水在身后还似有话,那碧色的人转过身,却见阿水盯着娥皇看,犹豫了再三,终于把话说下去,“其实凤凰台上…”

李从嘉颜色蓦然一变,阿水却以话径自出口,“有他留下的…”

“天色不好,若是赶着出城去,便提早上路吧。”李从嘉啪地收扇,断了阿水一席话,阿水自是不明个中情理不过是之后偶然得见,心里揣测,只想着告诉李从嘉,“我曾事后想念红袖,心情沉重去那台上呆坐,结果无意中发现…”

“阿水!”这话明显带了语气,阿水再看娥皇背影,明白七八分,一抹诡黠笑意顿现,这李从嘉亦有秘密不能外人道,他视他为杀妻之仇,如此说中他伤口亦有快慰,最后看一眼他们一行,转身快步离去。

李从嘉见娥皇仍专注地看那胭脂,便也不多说,她却一脸笑意仰首望他,“不知这街市上的胭脂用上了可与那秘制有何不同?”

李从嘉笑着应她,“都带回去你留着把玩也好。花液精气都是美物。”

娥皇笑意更深,一时执了他的手,四下玩开去。

顺着街市走走就进了更繁华的花行街,李从嘉并不陌生,便指点着说那些歌楼舞榭间的风雅词曲,想着难得出来,倒不如也到金陵城近郊去赏花,临时起得意,没细想便问她,“我们也出去走走可好?想去哪里?金陵四周…我看….”

柔荑在握,指尖青葱,那淡色衣裙掩不住的人间绝艳带着他的手在人群间喜悦穿行,听得这么一句问话,娥皇仍是带笑回首望他,说出的话,却是折磨。

“去凤凰台吧。”

李从嘉承认人生至此,他从未如此无措。

不知还能说些什么,“凤凰台…我…娥皇,方才那人不过是玩笑,说的是旧事,无关什么凤凰台,那边近日也没有什么好玩赏的地方。”

“凤凰台杏花大好,满城皆知,怎么王爷不肯赏脸陪我前去?前几日我还想着若是能出去便要去游凤凰台。”娥皇还是笑意盈盈。

李从嘉只得颔首。这边便被她拖着上了马车。

飘蓬听见要去凤凰台,更是心惊,只看李从嘉,他却只能摇头,“走吧。”

阿水说的话,她必然听见,可是却又执意要去。那台上究竟还有些什么,阿水未曾说完的话谁也无法得知,便希望一切如旧,台空人空。

李从嘉突然觉得,每一次想要彻底回到原有轨迹的时候,便总会受到冥冥之中的牵引,无可奈何,身不由己。

他讨厌这种感觉。

他决计忘记凤凰台,错过了,不是谁的错,但是李从嘉对于自己不能掌握住的东西,也边惯常地放任自流,人生不满百,何须如此牵累。

却不知道自己越如此,越要记得。

……本章完结,下一章“ 冷雨落尽悲花落(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