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09章: 冷雨落尽悲花落(上)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09章 冷雨落尽悲花落(上)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娥皇径自从那软帘缝隙里望沿途街景,依然有说有笑,“我闺中时候曾经便偷偷溜出去过,那时候女英那丫头还小,跟着我便四处乱跑,回去了就被爹爹狠骂。”

车内摇晃,李从嘉淡淡的紫檀香气萦绕开去,娥皇早便习惯了这香气,蓦然却又嗅见另一缕淡淡气味,低首一看,是那香囊,夹杂着紫檀香气,别有一番风韵。

想着想着,竟忘了自己想些什么,那香囊上的牡丹,怎么就…突然折了枝叶,娥皇猛然惊起,以手抚弄额角,便知自己又入了那混沌梦魇。

“娥皇?不舒服?”李从嘉关切的声音拉回了周遭景物。

“没…”她强自镇定心神,重又恢复。

这一条出城去的路途,李从嘉亦是此生不忘。

那个傍晚的光景,如今想想,夕阳如血不堪回望,铺陈开去的就是谁也怪罪不得的记忆,如果没有阿水那一刀,或许他真的见了赵匡胤。

那么又能有什么结果呢。

你杀了太子哥哥,我负了约,如此却也算得公平。

不承认也罢,其实李从嘉还是想去那台上看看。只不过他亦知道有些事情,看了或许从此覆水难收,或许天南地北,老死无缘,只不过哪一种,都断然不该和…他一目重瞳映出身侧牡丹绝姿,情何以堪。

口口声声说为人夫。

更何况,哪一种,其实都没这个决心。

凤凰台近在眼前。连那山脚下的小茶铺也依旧懒懒地迎着客,今日的天色愈发阴沉起来,茶铺伙计更是无精打采,突然眼前看见了如此琳琅车马,不由地精神一振,揉揉眼睛打量着,心里不知又是揣测出些什么富贵人家的笑话来嘲弄。

市井百姓的生活其实有时候单纯得令人向往,李从嘉迎着他们目光出来的时候,便是如此想法,却也自知,自己决计是逃不开这囚笼的人。

上山登台的时候,飘蓬想伴其左右,李从嘉执意不肯,只得作罢。

那一条蜿蜒而上的独路,今日走起来,却远没有当夜冗长,娥皇随他而上,两人一路看那身侧杏花遍野,煞是艳丽。

娥皇有些惋惜,“也不过是这几日光景了,再暖些,便要败了吧。”

李从嘉沉默,夜晚时候还不记得这花的颜色,如今衬着天色,竟然生出颓势。

拾阶而上,他不知道台上还能看见些什么。

天之另一方,三关平原最后一关,十万大军齐聚淤关城门之外,旌旗猎猎,有人扬鞭纵马举手一箭,辽军军旗应声而倒。

城关既破,三关尽收。

不过短短数日而已,北朝军队从沧州接连逼退契丹军队,明君亦名将,何况契丹人此战本就心内有鬼,一时乱了自己阵脚。

赵匡胤登于淤关城楼之上远眺,一时周军士气高涨战鼓震天,契丹残兵苟延残喘又还能如何。

视野开阔之处风起云涌。

这边的一方天空血水洗过,日光却愈发鼎盛起来,战场过后遍野哀鸿,自古天下便是白骨堆砌,战俘被扣押而尚有气节,自刎之人圣上下旨当以厚葬。

赵匡胤纵横如此,此时一夕得胜于那城关之上见得烽烟未息,四下火把明灭,铺天席地般地劫灰,似曾相识。

胸口钝痛,他多年积蓄骨骼远比常人强健,王饶一剑虽然凶险,却也开始愈合,此时此刻,那伤却突然隐隐地撕扯开来。

什么时候也曾如此站于高出,四下里的火光不尽,那一次,他是在等人,只不过今日,是在等山河。

凤凰山上凤凰台,江南绝景,他竟丝毫不曾记得那些凤鸟穿林,虫鸣花涧,顶上天光通透,云层却在天之尽头堆砌出一场风雨。

都说江南好。

江南亦断肠。

赵匡胤望不见的人,恰在那方天下颓然无语。

凤凰台上有些什么。

娥皇无论出于何意,李从嘉终究还是不可避免地回到这里。

白日里未曾燃起火把,凤凰台上但见烟波云雾笼罩,听得风过林叶的飒飒声响,最后那阶突兀的顽石恐娥皇走得危险,他伸出手去伴她一起上来。

娥皇眼光四下里看去,面上却蓦然沉静下来,她的声音低婉却异常清晰,在李从嘉身侧不过毫厘,"我知你其实一直都想再来这里,此地不来,心结便解不开。"

李从嘉叹息,"娥皇,你从来没有忘记那一日对不对,你其实都记得,却装作不过做了一场梦。"

他先她一步,缓缓走在前方,往那石台中去。

娥皇笑,他看不见,她的笑很美,一如初见,是否越到伤心,越易平静,开口对他的话,竟然像是安慰,"偏苑撞破的一切,我历历在目,可是从嘉,我亦为人妻,此生贵贱都应誓死相随,我便是做场梦而已,不过惟愿,"她看见他前方的脚步停滞,便觉有些话或许从此再也说不出口,急急地坚持说完,"惟愿你能此生无憾。"

李从嘉的身影停在一方石檐前,云暮低垂,霎时的天光幻灭几近灰暗,确不是个好天气,亦不是个好兆头。他淡淡的一袭天水碧,最是通透清浅,如此竟真似那梦魇般几欲随风,很不好的预感,娥皇忽然就快步追赶上来。

至他身侧,心字成灰。

"苍天不灭,汝亦属吾。"

字字入石尚且深重难灭,可见下手之时气力之重,心中必是积累万千。

李从嘉重瞳翻涌,但见得那痕迹霸气森然,一时胸口忽然涌上很多牵念,彼此错综争先要将他瓜分得干净。

呼吸都觉困难。

他以为今日是他带娥皇出来开解,却是变成自己的茧,多可笑,李从嘉以为自己看得明白,娥皇亦是心内明白透彻的女子。

否则一开始,她便不可能站在他身旁。

李从嘉看那剑痕,她同样尽收眼底。

……本章完结,下一章“ 冷雨落尽悲花落(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