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12章: 绿窗珠户还相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12章 绿窗珠户还相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清晨吴王奉召进宫,远远地乐音依旧。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何限恨,倚阑干。”

雕栏玉砌,清清冷冷。

金陵皇宫,前日下了大雨,飞檐之上仍有残存积水,前边的宫人引着往未央殿去,“皇上等王爷许久了,昨日便想着。”

殿前恰有伶官捧琴而出,绯红的舞衣陪着金钗,个个都是美艳无双,许是刚散了宴出来,一时看见这边有人引着吴王过来,通通施礼。

李从嘉便也淡笑拂袖,起来的几个伶官赶忙垂首,却也不忘了偷偷瞥上两眼,杏黄龙纹的袍子仍旧掩不住一袭清淡轮廓,几个女孩子不由勾起嘴角,谁不晓李重光惊采绝艳。

进了殿,父皇正执酒披着龙袍,一时刚刚散尽歌舞,挥手屏退众人,见李从嘉行李,刚想开口制止,却先咳出声来。

“昨日大雨刚过,残风依旧,父皇保重龙体。”李从嘉见得皇上气色不好,担心起来。

皇上便笑,放下酒杯,“到底仍是从嘉识孝,余人便知陪朕歌舞,御医来看过几次,也只知换几遍丹药。一到阴雨天气便觉中气不足。”

李从嘉叹息一声,“父皇…”仍是存了劝慰的心态。父皇自弘冀哥哥薨后便显疲态,或许是伤了心罢,积郁的寒症也不时发作。

一时皇上却不再叫他多言,推过来的,便是各地的折子,尤为便是盐运之事仍待解决,一时江北旧地若想再与江南流通,便须有人去同北朝商议具体事宜。

“可知朕为何仍将太子之位虚空?”

从嘉颔首,知父皇仍旧心疼,“便是为了从嘉考虑。”

“朕知此位凶险,却唯有你,可暂缓一时纷争。”

李从嘉苦笑,却不得说些什么,纷争源自人心贪念,世间有人之处便有分差高低,亦或者不论贵贱,总有妄求,自己并不见得能平息什么纷争,不过是下一个祭品罢了。

“朕命吴王总领南北盐运协商之事,此事若成,东宫之位便可名正言顺。”

李从嘉只得领旨。

皇诏一下,只待北朝同样遣人来议。随即伴着父皇看了些折子,北朝一路横扫至瀛洲,可还算得顺利。

不由自主出一口气,这些日子特意地忽略北方的军情,他承认是过于刻意了,如此反而倒显得自己是在牵念。

沙场烽烟,李从嘉便只在战报之中听闻,此时于宫中知政,一时手捧了那折子,直觉重如千斤。

尤其是知道和他有关,更加心有旁骛,如此一来,他竟就盼着赵匡胤一路再无障碍。

回去的时候已近傍晚,事情虽多,好在北方征战之中眼下恐怕抽不出空来顾及南国,仍可稍待几日,李从嘉倒无它想,唯一顾虑的便是娥皇的病,此时他本该守在她身边,偏偏越是如此越做不到。

一行回了东宫惯常地唤流珠取更换的衣裳过来,李从嘉不爱这官袍的耀目,平日便该是流珠去备好了衣服等他回来,今日随行一同回来的飘蓬叫了数声,仍不见那丫头人影,没有办法,只得自己去捧了紫檀熏染好的碧色衣裳过来。

“流珠呢?”李从嘉有些奇怪,一路往后面寝宫方向走,飘蓬四下里看着,“没见她,方才我唤了半天。”

李从嘉有些奇怪,本想进后边去换了衣服,刚到前阁里又想起来娥皇身子不好,烧不知可曾退了,不想扰了她,就让飘蓬随着在外间隔着大扇琉璃屏风将那官袍换了便好。

他特意将声音压低了,望望里面,内室里光线飘忽,天色渐暗点起了烛火,李从嘉本就走路极轻,一时更是没了动静,“怎么这样安静,流珠也不知近前伺候着。”

飘蓬便接着他换下来的衣服,一边往里听听,没些许人声,“王爷别气,流珠还不至这么大胆子,是不是去端药了?”

李从嘉刚想说纵使离开也记得留些人在,话还没出口,却突然听见屏风之后有脚步声响起,飘蓬也是听得真切,这边嘴里就压低了说开,“流珠!你是睡着了还是怎么?王爷回来了唤你几遍…”

若是流珠听得了他们的话必定知道是更衣呢,可那边脚步不停,直直地过来,也无回应,李从嘉只着了素白的内衫伸手正要换那天水碧的长袍。

突然内室转出一个女子来。

一时飘蓬啪地就将李从嘉刚取下来的腰间环佩给掉在了地上,慌乱得不知该先施礼还是该拾起那东西。

李从嘉本正在侧过身取衣裳,一时见了突然有人,不由自主看过来,顿时动作也僵住。

来者翠绿的衣裳,以帕掩嘴满面笑意,竟是分外调皮,“姐夫更衣为何如此鬼祟?正大光明入了内室去不好?”

女英盈盈而立,那目光竟也不收回去,飘蓬吓得将那天水碧的衣裳塞给李从嘉便跑过来直拉着她袖口往外退,“二小姐这可是…咳…”

她也还是十几岁的孩子心性,说重了又觉得不妥,“看不得的。”飘蓬左思右想尴尬地说完,女英却又完全不知有何不妥,“做什么吓成这样,难道姐夫是女儿一样看不得,何况我是无意听见人声走出来看看,他又没有….”她想说他又没有换内衫怕些什么,说着说着突然想到李从嘉长发披散冠带未系一时错愕的神情,那么平日里秀雅的人,竟也有此般触及人间烟火的细微场景,有时候姐夫给自己的感觉…太过于不真实。

自幼她见得的他,好像总是隔着些什么,你这一瞬看见他清清浅浅,下一瞬他就能通透得要淡入那紫檀的香气里。方才光线明灭,一时自己撞破了他更衣的画面,如此生活里极自然的场面放于李从嘉身上,竟让女英想着想着仍旧没控制住,咬着下唇偷偷地抬眼撇那屏风。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花柳日相催”↓↓↓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