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13章: 花柳日相催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13章 花柳日相催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半晌,

李从嘉换好了一袭碧色的衣裳淡淡一笑,从后转出来丝毫不见些尴尬神色,展扇清风,金玉为骨,唯剩那发还未曾系上,飘蓬这才想起来冠带还在自己手上,不由得心里先暗骂几个没用,二小姐还小,哪里至于自己这样心里多想慌成这样。

李从嘉明显看出飘蓬的失措,反倒更觉得好笑了,给他个眼色,无碍,他眼里她不过孩子一个,没个轻重无需计较。

平静下来飘蓬才发现王妃并不在寝宫里,一时更惊,女英跑去一旁倒了茶水来递给李从嘉,“姐夫可是进宫一日刚回来?姐姐午后便好些了,见我来了也高兴,我便陪着去园里散散心,一时心情也好了多吃了些东西。”

李从嘉才记起确是自己前日吩咐的让流珠去请女英来陪陪姐姐,谁知昨日凤凰台上…又生了事…这几日混乱全然忘记。

他叹口气饮一口上好的明前茶,“你姐姐呢?”

“让流珠陪着去取琵琶了。”

“她那身子…”他当然不放心她又出去招了风,才刚退了烧,里丛集一时皱紧眉,只想说让流珠去不就行了。女英也摇头,一脸无奈,“我也劝了,可是姐姐的惯例自是都知道的,她的琵琶是定要亲自取来亲自收好。”

李从嘉默然,这便是一定的,“所以留你这里候着?”

“是啊,我正挑那烛花无事可做,忽然就听见有人进来,还轻手轻脚地在外间不知做什么,就…”话没说完,突然地笑起来,直直地看着李从嘉,毫不扭捏,“姐夫的腕子真美,可惜为何选个木镯子戴?配不得的。”

李从嘉也不知为何都爱注意自己这腕子,女英并不是第一个,他下意识抬起来看,她翠绿的衣裳一动,就要伸过手来,李从嘉猛地退开一步,眼前的小女孩很是不解,认真地俯下身子看他的手腕,“啊…什么宝贝碰不得,不过是个檀木的镯子,姐夫这么珍爱,姐姐给的?”

“女英。”李从嘉脱口想让她别再探究,一时口吻重了些,吓了她一跳,赶忙站好,一副乖巧样子,“爹说了,姐夫不日就是太子,姐姐也便身份不一样了,早就教育我以后可不似早年能够无所顾忌随意亲近了,爹说的果然没错……”越说越委屈。

李从嘉不是这个意思,他只是潜意识地不想让人碰那镯子,一时也觉得自己有些过了,软下声音,“女英也长大了,可学会用话来打压姐夫了。”垂手放那茶杯,才觉自己长发披散着实不雅,伸过手去让飘蓬过来系上冠带,谁知到女英突然抢先,接了过来就靠近李从嘉,他有些不解,“女英别闹,这个又不好玩。”不过配了块白玉,没什么稀奇的玩意,拿着它做什么。

女英径自过来,她比娥皇更多了三分明媚,许是年纪尚小,一时伶俐可爱,“姐夫我来替你系上可好?”

这下李从嘉真的有些无奈了,只能认真对她说,“女英,还给飘蓬去。”

“为什么?女英也会做这些。”她同样认真。

李从嘉散发在肩,与她对视,那孩子眼底的固执分明,远比她姐姐来得更加直接,还带着些孩子般的不可一世。那碧色的人一时重瞳如墨,半面如玉轮廓映得烛火微光更添秀雅。

她想从他眼里看出些什么,却发现完全是徒劳。

飘蓬赶忙上来从中接话,“二小姐,这可是万万不可的,还是飘蓬来吧。”

她只看他,不松手,青色金边带子被白玉坠得来回摇晃。

李从嘉突然笑起来,嘴角分明极优雅的弧度,“随她吧。”伸手拂过发丝,萦绕开去的紫檀香气。

女英的手抖得几乎不敢触碰他的头发。

他笑意更深,小女孩的心思,知道了便逗她一逗,让她也懂得学乖,李从嘉见她眼底之色便清晓她的意思,不过不愿捅破,故意的伸手撩起那发来,看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女英咬着嘴唇终于还是指尖轻触,心里铺散开去柔软的触觉期待了太久,一时竟有些感动,他这样的男子,伸出手能够触及的,算得全天下又能寻得见几人?

一时正径自把他头发束起,流珠扶着娥皇恰转进来。

女英一时也不知是该放手还是继续,只能看向姐姐,李从嘉心里开始懊恼,总如此巧合,他本是想吓这小女孩一下,并无他意,可惜如此画面让娥皇见得自是不方便。

李从嘉猛地站起来,头发依旧铺散开来,白玉坠在地上摔成两瓣,娥皇捧着琵琶,面上看不出什么异样来,“从嘉。”笑了笑,走过来,李从嘉伸手去拉她。

她放好了琵琶任他拉着,“你怕什么,我自己的妹妹来闹你就不知躲躲,由着她没规矩?”瞥眼看向地上的碎玉,飘蓬赶忙过来给拾起收下去。

他双手握着她的感受温度,“总算是不烧了。”娥皇看见女英一旁看着,脸上绯红只觉不妥,抽出手来,“都过去了。”

李从嘉沉默。

他知她指些什么。

娥皇仍旧倚在榻上,想和女英一起弹旧年还在家里时候的曲子,一时姐妹说起话来,李从嘉便径自先出来。

雨后的金陵仍有风,带着凉意分花拂柳而来,他突然想起来还是该把那窗子关上,重又折返回去,却见得女英正在角落拨弄那香炉,娥皇看见他奇怪,“女英又不惯这檀香,我就让她先熄了,晚上再点。”

他应着,还是过来给她掩好了被子才又离开,女英见得他确是出去了,突然开始叹气。琵琶也就不愿弹,娥皇只能哄着,连问她又是被谁惹了,女英眼光一转,“姐夫当真一往情深,姐姐好福气。”

这话听得太多,人人都在说,娥皇突然自嘲地笑起来,什么话说得多了,自然也就信了。她也是信的,一直都愿意信,哪怕事到如今累及自己如此,只要他还肯浅浅笑着,娥皇就觉得自己仍旧肯信他。

真是,都是疯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大树既倾”↓↓↓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