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16章: 花间愁色起(下)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16章 花间愁色起(下)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藕色的云鞋不小心踩上了池边浅浅的滴水,恰是女英裙摆拖曳而出,娥皇立时身影不稳,更加上本就病中一直内虚心神不安,那凤凰台之上淋了大雨更是高烧一夜,此时竟全然没了搀扶就要滑入池中去。

女英急忙伸出手去拉住姐姐,一瞬间的动作,娥皇僵持在池水边缘,幽幽地荷塘高低茎叶不甚分明,胭脂色的长裙之下翩然入水,不过分毫。

极短的时间,娥皇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女英眼光蓦然闪过的光影凛然而不似豆蔻华年,她的手甚至还握住自己,只是…那指尖微微地松动。

女英看着她,突然唤一声,"姐姐。"指尖的颓势却愈发明显,放与不放?若是那牡丹落水,可还会不会依旧明艳倾国?她不知那池塘深几许,亦不知此举后果如何,不过一瞬间的暗涌顿生,若是没了你,我会不会也是众星捧月般地天定宠儿。

一侧脚步声由远及近。

娥皇很快惊得冰寒彻骨,挣扎起来尖叫出声,谁知道女英突然使力猛然过来搀扶住她,脚底具是湿滑她自己亦站立不稳。

"娥皇!"熟悉的声音自一侧急急呼出,彷佛劈开一切的救赎,那胭脂色的身影顾不得更多慌乱地只想逃开,娥皇伸手狠狠地推了一下女英径自踉跄着向着来人而去。

忽然紫檀的香气扑面而来,却更加扰乱了周身,娥皇持续地惊恐尖叫,眼前无数的画面反复纠缠,撕扯不开的香气,女英眼底的肃杀逐渐放大,她想做什么。

她想做什么。

身后却是一阵水声。东宫之中更起波澜,李从嘉眼见得女英被娥皇那狠命地一推直落入水中。

其实那池塘并没有想象中可怖,女英只是呛了些水。浑身湿透被风一吹更是打起寒战,李从嘉刚一回来便见得如此境况,顾不得许多拥住娥皇,却更不知发生了什么。

下人们急着捧来锦衣把女英包裹严实送回内阁去请御医,娥皇却依旧发病像是被吓坏了一般眼泪不止,"娥皇?"李从嘉使劲地抚慰想让她先平静下来,半晌却不见好转,亦只能抱她回寝宫灌下汤药让她安眠。

女英眼看见他不顾姐姐已经崩溃般地胡乱推搡着龙纹的衣袍,亦不顾她发丝散乱全没了往日的雍容,他仍旧只是轻轻地唤她的名字,深重的眸子里晕染开数不尽的思绪,可惜无论哪一种都让她更冷。

无数诚惶诚恐的下人们拥着她赶紧进殿内去,牙齿抖得控制不住,女英却径自只望他抱她而去。

纵使牡丹开败,你也不肯回头看看。

她想起姐姐腰间自己亲手缝制的那个香包,突然笑出了眼泪。众人只当她不慎落水吓坏了,不住地安慰着请御医过来诊治。没有多长时间,女英却觉得像是等了一世,终于看见李从嘉过来探望,他亦担心。好在池塘浅显并不足矣沉溺,不过是落水受惊。

他还是急着过来的,官袍未换,"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女英眼角仍有泪光,只是摇头,一时面色苍白更是柔弱无助,"我在池塘旁喂鱼,姐姐看见了便过来寻我,谁知道池塘边湿滑站立不稳,我急着伸手去扶,姐姐却不知是怎么了突然就叫起来一把推开,我站不稳就…"越说越不知如何是好,李从嘉只得坐在旁边见女英犹自颤抖,伸出手去替她掩好锦被,"你姐姐近来身子不好,受了些惊便心神不宁,不是你的错。"

他是知道娥皇一旦发病的境况,恐怕便是一时惊扰不辨来者,推开女英也不自知,竟让她落水如此。李从嘉心里有些愧疚,想她年纪尚小在家中也是锦衣玉食被宠大的二小姐,哪曾受得这些,他口气立时温软下来,哄着替她取过铜镜来,"姐夫来赔罪,一时宫里繁忙照顾不周全,万幸没伤着便好,自己看看,哭花了脸可不好看。"

女英就真的收住眼泪死死看那镜子,却不是望自己,只望执镜一双手,腕骨奇秀异常清晰的轮廓线,举手动作带起空气中若有似无的紫檀香气愈重,她深深吸气贪恋无比,一时只觉得溺死了自己,开口却是黯然语气,"姐夫的熏香极雅,女英亦喜。"

李从嘉有些奇怪,"娥皇说你不喜这味道,每每见你来了便换些清爽的香。"转过身去看见丫鬟送来温热的姜汤,抬手去端,未曾注意身侧女英瞬间地遮掩,"我…"

"好了,把它喝下去就没事了。"热气氤氲看不清他含笑双目却带起涟漪千万,女英有些犹豫,一时更像个孩子,他轻轻吹气,"听话,慢慢喝下去。"

她就如受蛊惑接过来,安静地一口一口喝完,从手尖直暖进心里去。"姐夫…"被外有丝丝未干的发,李从嘉怕她发湿贴在身上受凉,伸手想替她挽出头发放在被外,指尖微凉,不带任何刻意却让女英的眼泪又流下来。

"怎么?哭什么?冷么?"

瞬间花开的声音,女英突然很想细细地嗅那紫檀的香气,她捧着玉碗不知如何是好,却只想要能够靠近他,"女英只是…怕那芙蓉败了。"

李从嘉笑,"明年依旧。"

"若是不复今年又当如何?"

李从嘉不说话,只看她,女英神色镇定异常,全没了落水而后的惊慌,她看他一目重瞳,"不是只有牡丹惊得天下。"

他未及答话,流珠突然推门而入顾不得礼数,"王妃醒了,直唤王爷…"

李从嘉立即起身,彼时她与他的手相距不过尺寸,女英猝不及防,玉碗坠地四分五裂,尖锐地破碎声音中李从嘉最后的句子异常清晰,只不过他走得过于坚决,就连流珠亦顾不得细听,"可惜春光潋滟,我第一眼只见得牡丹花开。"

万千芳研,不是繁盛得太早便是开得过迟,只有他和她,刚刚好,不差分毫。

寝宫里,娥皇长发披散,见得他来,突然冷静下来。

"醒了便好,女英亦无事。"他不想提及是她将女英推入水中,心知她绝不会是清醒时候而为,"突然看见什么了?"总有一个诱因,娥皇受不得点滴惊吓。

娥皇伸手抚他侧脸优雅轮廓,声音却冷得陌生,"从嘉,告诉我,当日盛传太子欲除你而保己位,如若他真的对你下手,你如何处之?"

他眼光一闪,"怎么了?谁和你说起的这些旧事?"

"你会不会和他一争?"她语气固执异常。

"你知我不会。"

娥皇笑的惆怅,靠进他怀里,"我若说,今日我本没有发病…你会不会信我…"

"你亦知我信你。"

"我甚至希望今日我能真的神志不清病入膏肓,"她攀上他的颈,异常使力,"她若要什么,姐姐都当允她,唯独…这件事…我不愿放手。"

"她尚小。"

"解夏便也十四…"

他是真的动了气,转过脸去不看她,娥皇埋在他怀里笑,"我不愿…却和你一样,我们都不想至亲离析。"李从嘉突然想清了些什么,他苦笑摇头,"今时今日我尚懂得太子当日心境,娥皇,你当我是何物,你一句不愿,那我呢?"当日他甩手退隐,李从嘉不愿,那么李弘冀又能作何感想,太子还能做什么,年少的安定公清冷脱离,世人便只知太子严苛猜忌,亲弟弟亦不放过。

或许一开始,他和太子之间还有挽回的余地。

窗外悄然而至的身影黯然伤神。

娥皇僵在那里不说话,他吻她额角,"无事,许是我们真的想多了。"一语未必,突然有人闯入,女英换下浸湿的衣裳换得娥皇平日的长裙显得有些拖坠。

李从嘉亦是没有想到她突然过来,"女英…"

"我…我是想来看看姐姐,我没想到…"红了脸,转身想跑走,突然嗅得屋内隐隐地紫檀香气重又跑回来,向着一侧的衣架而去,娥皇不知她想做什么,女英只是狠狠地扯下自己平日系于外衫上的香包。

那是她亲手给自己姐姐缝制的,今日她亲手一把扯下。

"是女英的错。"匆匆而去。

不过是依旧的风光如昨,半壕春水一江花,烟雨暗千家。

汴京。

周军班师回朝,一时全城凯歌齐奏,群臣齐出恭迎圣驾,御街之前猎猎明黄,圣上御驾亲征得胜归来于宣德门前犒赏三军。

皇诏而下,万民仰视之间赵匡胤占功为首获封检校太傅。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参差强人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