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17章: 参差强人意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17章 参差强人意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四月维夏,六月徂暑。

汴京皇宫,皇上犹在病榻之上却须顾虑王饶一事,通敌实罪重罪,念及其早年骁勇战功卓著此罪尚有缓和余地。

"太傅以为如何?"

赵匡胤沉吟良久,王饶罪责难免,只恐怕…云阶实属可怜,他欲开口,却见得皇上眼中决绝之意,"兹事体大,朕欲以此事儆告后人,莫不得再生叛国之意,万里江山一夕不定,朕一日不得松懈。"

此话一出,必是严惩,王饶死罪必然,却恐诛连三族。

无论如何赵匡胤不愿见其族人牵累,横下心来只能出此一计,"臣早年与王饶之女曾定婚约,故此请皇上隆恩浩荡感念族人无辜,念其先前战功宽恕上下几百人性命。"

皇上望他诚挚,竟也颔首应允,"太傅有容人之度,朕且看在太傅的情面之上恕其三族,但王饶死罪绝不可恕。"

赵匡胤放下心来谢主隆恩,却没想到皇上突然哈哈大笑,"太傅既早年已有婚约,朕何不择吉日赐婚于你,此行北上一路凶险,王饶叛国之事亦是太傅明察揭露,如此功劳必当嘉奖。"

赵匡胤纯是为了保住王饶一家信口拈来顾不得许多,那曾想到如此结果,一时又不能推拒得过于明显,只能暂且应下之后再做打算。

回了太傅府,赵光义闻之无言,"大哥可知此事如何收场?"

"何事?"赵匡胤径自坐于椅上并无担忧。

"王饶明日处决,云阶又该如何自处?"

"我知此事她必难接受,可王饶曾托我定要保云阶安康,我今日也是迫不得已说出婚约一事,实在是无可奈何。"

"必是场难解的纷争,大哥可是犯了红颜劫,云阶痴心一片,今日却..."赵光义暗自感叹,说得有些可惜。

赵匡胤却又不放在心上,"我多年视其如妹,王饶托付我亦只是兄长庇佑,没有其他。"赵光义看他把那一直随身的卷轴放于榻边,实是不能认同,"云阶姑娘总好过一卷冰冷画像。"

"光义!你胡说什么!"扬眉呵斥与他,口气自是加重。

"云阶之心锦帕之上早已表露无疑,只不过大哥不肯留心罢了。"赵光义口气依旧笃定,执杯饮茶不去望他,云阶若能和大哥共修百年好合,总好过他鬼迷心窍为了一副画耽误了前程。此画竟比性命重要,是否还能赔上其他?赵匡胤肯赔,他可不愿。

说到那帕子,赵匡胤却又突然不作回应。

"明日王饶府邸抄封之前,我接云阶回来。"

车马准备停当。

王府之前众人离散,一时变成了坊间责难的对象。正值大败辽军之后民心高涨时期,出了通敌的叛徒实属大耻,赵匡胤一行远远顺路过来,就能见得府墙四处有平日里积怨之人的泄愤举动,赵匡胤亲自前来,派人四下看好王府附近防止再有趁乱滋事之人伤及无辜。他唯恐云阶丧父与其孤母无容身之所,既已经答应王饶便须保她们平安。

府门之外更无人看守,赵匡胤赶在抄封之前想来带走云阶,他轻易进入,院子正中陵儿正分散财物,一地妇孺哭泣却不见云阶身影,赵匡胤顾不及许多,"你家小姐呢?"谁知陵儿抬首见得来者突然怒气冲天,站在院子里就顾不得体面大嚷起来,直冲过来竟是一心一意想替王饶报仇。

下人们更是群情激愤,市井之间都知赵匡胤揭露王饶通敌之事加官进爵,陵儿尚是不懂个中缘由,跑过来便开始厮打。

赵匡胤随行护卫立即拔刀相向,他挥手制止,略一伸手扣住陵儿右臂,"时间不多,快去叫云阶出来。"

陵儿被他制住直觉臂上生疼,犹自大骂,"枉我家小姐痴心错付,你竟恩将仇报!你可记得早年大人对你恩情..."

"陵儿闭嘴!"

云阶扶着母亲出来。王夫人早年染病,一直身体抱恙,近日受此重创更是一病不起。云阶大声唤陵儿过去搀扶夫人,自己向着赵匡胤走过来。

盈盈一礼,却是不愿抬首看他,"罪臣府邸,大人来此实属不妥,请回吧。"

"我是来接你的,你父亲待罪之中相托于我,赵匡胤不是忘恩之人,实是他罪责深重皇上明察。"

陵儿又在身后吵嚷,云阶回身瞪她,"我知爹所为终有一日必得此报,此事怪不得旁人,但他...总是我爹。你回去吧,我与母亲随族人回乡下旧宅。"

"回乡?你未免太过天真,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你与你娘恐怕回不了乡便要一路受到各方威胁,你们只能随我回去才能保一时安稳。"赵匡胤命人去扶夫人上车。

云阶坚持不肯,压低声音,"赵大人,皇上昨日已经派人来传过旨意,你说我与你有过婚约之事现在世民皆知,故此今日才得暂缓抄封,纯粹看在赵大人的面子之上保得我们今日体面,但是你我最清楚此乃虚言,云阶一夜之间便已经不是节度使千金,高攀不上亦是不愿赵大人违心,恕难从命。"

赵匡胤过来拉他,情势所迫也顾不得许多,"别再多说了,你既然知道皇上本欲严惩,此事更加耽误不得,快和我回去吧。"

她挣脱退后,"王府上下百口性命全赖赵大人保全,云阶自知无颜,爹爹行刑之日我便随他而去便当偿还,还请放过无辜族人。"

"你胡说什么!"赵匡胤知她心内必然悲愤,却不想她生此念头,一时也心急起来,王夫人在旁全看在眼里,突然开口,"云阶,随我上车。"

云阶突然落泪,"我心意已决,娘又何必。"

"过来!"她万不敢违抗母命,见得王夫人病体中气不足仍是憔悴面容,接连受此重创决不能再出些差池了。心内挣扎再三,"云阶你可是连娘的话也不听了?"

只得喊过陵儿随她上车。

一行回太傅府,沿途竟看见有平日里怨恨王饶的人担着粪桶前来欲泼于府门之上,云阶强忍,终究还是忍不住哭出声来。

赵匡胤骑马于旁侧,听见抽泣之声伸手递进车内一方帕子,却不说任何。

陵儿替小姐不值,见得她哭,更是忍不住眼泪。

王夫人拉过云阶的手,"你爹一世争夺,不过就是为了合家上下日后具得荣耀,也最是放不下你。今日赵大人既然肯顾及你我,便当相保住性命再说其他,犯什么痴傻!"王夫人自是经过事情的人,知道人情世故顺水推舟,不像云阶意气用事,大难当前能得一庇佑总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车内无话,云阶勉励止住眼泪,深深吸气,"陵儿,此后比不得自己家中,定要事事小心,不许再口出不逊。"

陵儿更加委屈,哭着不愿抬头。

……本章完结,下一章“ 重归旧时梦”↓↓↓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