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18章: 重归旧时梦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18章 重归旧时梦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王府前街轰乱,聚满了谩骂的百姓。

赵匡胤眼见王饶经年四处勾结早已失去人心,他暗自扼腕叹息,早年曾乱世之中相持甚深之人,今日却一步走错,天差地别,其实王饶本没有错,只是估量得太过轻易,这时机亦不对,自古昏庸无道取而代之实属常事,可惜当今圣上一代明主,王饶所谋之事太过冒险,果不其然,何况他竟想着与辽人勾结,周朝天下俱是他们早年亲手开拓而出,今日只顾一时之利勾结外邦,赵匡胤实在不能苟同。

他于马上命人前去开路,轰散闲杂人等,云阶感觉马车突然停滞,便知前方肯定聚众不便同行,赵匡胤吩咐下去的声音传进来,略略心安。

他仍有情义在心底,此为与爹爹不同之处,赵匡胤所谋或许更大手段亦不会简单,可他心底界限分明,凡事都有底限。云阶忽然想起那部图谶,阴差阳错也罢,自欺欺人也好,爹的顾虑终究成真,或许此便为天命使然。

入太傅府,云阶与娘及所剩的几名贴身丫头全被安排在秋阁之中,云阶自入府之后便不再见任何外人,只称娘尚在病中,终日把自己关在秋阁之中。

赵光义偶然见得,却又奇怪,"大哥不去探探?"

"不去。"赵匡胤换罢衣服出来,"我知她心中必不好受,何况…若非无奈,我想云阶必不会寄人篱下,我去了反倒让她母子难堪,何必。"

"可圣上已知你和她之事,何况还接入了府里,它日真的赐婚下来..."

"无妨,明日王饶处决,她..."有些不忍心却是实情,"如此便有孝在身,暂时皇上圣明,此事不能强人所难。"

赵光义冷笑一声,究竟是强何人所难,你亦无心。

王饶处决那日,赵匡胤于宫中议事,政事总不待人蹉跎,仍有诸多繁务,皇上拿过南国呈上来的折子,"国主上表,派遣吴王李从嘉恭迎圣朝使臣,太傅可有适合人选举荐?"

"李从嘉?"赵匡胤听此名字有些吃惊,"此事与南国可当是近日头等大事。"

"怎么?朕于军中看其上表便觉应当是此人,因此朕问过太傅意见。"皇上牵动伤口,一时疼痛,直捶打两下,"这点旧伤近日重又作祟,咳咳。"

赵匡胤便劝其坐于一侧软榻之上,皇宫之内远不似南国宫室奢靡,虽仍旧雕栏交错,内室却见肃静之意,圣上一向鼓励从简,连那软榻亦只以黄绸铺垫。皇上摆手示意自己无事,"确是头等重要之事,所以国主才委以吴王重任。"

赵匡胤明白过来,"此事若成李从嘉太子之位必定稳妥。"

"所以朕思量几日,不知该遣何人前去,朕的意思本当鼓励南北通商,只是刚取江北之地,此行还需探清其人虚实,他日李从嘉若得以继位是否仍能归顺?如此必须一智勇之人前往探查。"

赵匡胤闻此言心下一动,却想起自己从南国归来北上一路所见,江北诸郡一朝归于他人版图,势必引起民怨,此时通商之事分寸就成了最最难以掌握之事。他须得看清形势,赵匡胤想知道皇上底线究竟在何处,"臣妄揣皇上之意,可是说此事不能轻易应允?"

皇上哈哈一笑,"此事有利双方,唯恐民心所向。"

赵匡胤知其本意动摇,通商之事按惯常原应稍等一段稳定时期,万不该如此之快,南国国主恐怕是战后急于一时税利,不肯再等过度,急着派人来议。

赵匡胤细细看那折子,跪地请命,"臣感圣上隆恩,更曾深入南国有所了解,特此擅请圣上委派臣前去。"

皇上颔首,"朕正有此意,却不知如此是否妥当,既然太傅亦有意为之,便准了。"

赵匡胤领命而去的时候,御医跪于殿外多时,只是殿内商议要事,按时的诊治却几番求见不得恩准,顿时几人忧心忡忡顾不得礼数直呼"陛下伤势堪忧,万不可再劳神费心。"

赵匡胤出来吩咐,"谁准你在此大呼小叫,皇上病情可是你等随意信口胡说的!"心里却知暑热之时旧伤溃烂最为凶险,何况皇上连日不得休息,先是王饶,接连便是江南。如此恐怕...他出宫一路面色凝重,宫中上下本就担忧,如此见得太傅亦在替皇上忧心更是四下议论顿起。

御街之前,他欲归府便闻得王饶死讯。赵匡胤于马上仰天而视,但见正午日头正烈。不知王饶地下有知,是否还曾记得当初宏愿。

朗朗乾坤近在眼前,浮云瞬息变换一时前景难测,他还需稍待,不过幸好不会太久...赵匡胤策马扬鞭身后烟尘翻涌,面对万里河山铺延开去。

你若信那玄术图谶,我便应了此谶。

回去便见秋阁哭声隐隐,一时白绸漫天,却依旧不见云阶身影,赵匡胤唤来府里丫头询问,"秋阁之中如何?"

"云阶小姐吩咐布置好祭堂,并未有其他异样。"

"记得唤大夫按时给夫人医治,万不可出了差池,你们都要记得王府曾与我有恩,王饶后人决不可怠慢轻视,听懂了么?"

"是。"

话刚说完,赵匡胤转身欲走之际却突然听见身后传来熟悉声音,"太傅可得空听云阶几句闲话?"云阶一身戴孝,苍白脸色亦是刚刚流过泪,她几日来第一次出现在赵匡胤眼前,他只觉得她消瘦不少,"何必如此客气。"叹口气,唤她跟过来。

书房之中更无旁人。

云阶施礼,赵匡胤却是无奈,"云阶,你这可是刻意为之故意与我保持距离,你当我是趁人之危的小人么?"

"你知我绝无此意。"云阶摇头,"不过特为前来感激太傅。"她眉眼生得极尽温婉,本是节度使府上的明珠,一夕之间沦落至家破人亡,此事虽不怪不得旁人,却难免心里积郁,不出数日形销骨立。

赵匡胤示意她坐,云阶仍是摇头,独立于书房之中缓缓开口,"云阶心意,太傅可知?"

"我知你不愿此时受人恩惠,何况我与你爹之死有直接联系。"

"不,爹爹所谋之事不是一日两日,云阶当初发现之时便有此料想。纵使云阶不过女儿心思,但是家国军情何等重要,万民生计之事总还懂得,若是..."她眼角仍有泪光,"若是爹爹真的成事,难保不是又掀战火。云阶绝不想看到。"

赵匡胤为她倒杯茶水,伸手递过去,她犹豫半晌,终是接过来,垂首一瞬间还是泪湿衣襟,"云阶窥探爹爹计划,说到底,爹之死仍有我的诱因。"

赵匡胤竟没想到她如此想法,"云阶,此事于你又有何干?"

房中素白女子含泪饮毕那杯茶水,突然向着赵匡胤举杯伸出手去,他亦去接那杯子,一时未曾留心,"无论如何,爹于我有养育之恩,云阶今日无颜苟活...太傅恩情恐无以为报..."云阶右手瞬间从怀中拿出匕首,便欲自尽于他面前最后再谢深恩。

赵匡胤大惊,手指已攀上那瓷杯边缘,情急之下飞手而出,杯壁去势迅猛狠狠击中她手持剑刃随即破裂开来。

云阶猝不及防摔在地上,她一弱质女流动作自不及他迅速,"你疯了么!"剑刃未及伤她,那杯子撞开的碎片还是划伤了颈部,血迹森然,一身素白如洗此时更添凄凉。

"救我何用?救得一时,救不得一世。"

她此时决心已定,赵匡胤却是大怒,"为何你们都如此决心赴死!他当初是这样,你也是这样,赵匡胤当真是留不住人心么!"

云阶错愕,见他全不似往日又不知他所指之人是谁,挣扎几欲起身,无奈手臂许是被撞伤一时竟起不来。

赵匡胤不再多言过来毫不犹豫抱起她来往秋阁去,"我告诉你,云阶,你有孤母仍在病中,纵使自己无心偷生也得记住为了你娘好好撑下去!"

想起母亲,再次失声痛哭。

"我能保他不死,便能不让你死。我所要留住的,必定要留住!"她第一次见到他剑眉紧蹙霸气凛然,平日里敛藏骇人气势忽地爆发出来。

日光不断将人影拉长,活脱脱地嘲笑人世悲喜,谁顾得了谁,妄自执着。

他说他想要留住的…他想要留住自己么?

云阶抬手才见自己指尖亦破,血渍顺手而下,却并未觉得疼,"明明不想,又何必骗我呢。"

赵匡胤大步送她回秋阁方向,"什么不想?"

"无事…"她也不愿再提,那帕子他说看过,却又没有丝毫动容,多说亦无用。娘见得赵匡胤抱她带血回来,肯定便是又生了什么事端,上来就想骂她,让赵匡胤阻止,"夫人何必责难云阶,我知王府中人对我多有罅隙。但是我答应过的事情必然做到。"转身离去。

夜晚。蜃气为楼阁,蛙声作管弦,江南已过浣花天。

赵匡胤明日便即刻启程,唤来光义嘱托,"大哥此去不知几日才得归返,云阶仍在伤痛之中,府里便托于光义,定要看好别再让她做傻事。"

赵光义却更关心其他,"南国请愿何须大哥亲至,让江南使臣进京岂不才能显示上朝威严。"

赵匡胤皱眉,"既定下了,无须多言。"

"那画仍旧带在身上?"

"此画原非大哥所有,或许也到了归还之时。"提笔书信,却不用官印私下派人递送。赵光义看着,又想起云阶的绣帕,待到此信到了旁人手中,已经是几日之后的事情了。

李从嘉手执轻飘飘一方纸,张开手去,见它乘风而上。

不过寥寥数语,"庐州相见。"

竟没想过,赵匡胤如今地位还肯再次南下,执笔回复于他。

再见那珍绝字迹,彼时,赵匡胤人已到庐州。

……本章完结,下一章“ 林萝碍日夏多寒”↓↓↓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