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19章: 林萝碍日夏多寒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19章 林萝碍日夏多寒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林萝碍日夏多寒,佳时既过,麦光纸上最后的一笔收稍赫然惊心,。

若不是真的得见,赵匡胤竟很难想象他的字足称铿锵,日影之下只见得力透纸背,恰是将他的人翻转过来顿现内里霜竹。

他的回答亦很简短,不过三字,"凤凰台。"

赵匡胤将那纸端近火,倏然化作灰烬,李从嘉不肯过江,言简意赅三字来堵,庐州驿馆之中仍是南国庭院,池水花塘虽为人作宛自天成,他越往南行,心中便愈发萌生起不可言说的期待,赵匡胤不禁开始怀疑起那些文人墨客所言非虚,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兰,原本不屑于经心的软雨春花随着重返临近而在印象之中忽明忽暗。

有人锦衣夜行,树下俯身而至,一截清绝的腕子晕开记忆中的紫檀香,彷佛离得愈近愈不知如何面对。

赵匡胤其实不想再回到那方天空之下,走进入,便恍若一切都开始不能掌控,这是一种极其微妙的感觉,反而因为不想涉足变得格外期望。

看那树影之间细微的晃动,便非要看他渡江寻自己而来才好。

一时两方悄无声息,具不肯渡江。

吴王李从嘉至长江之南亲迎周使点检太傅,相隔一江烟波浩渺,铺陈开去,南北对峙。

李从嘉安然等待毫无些俯首称臣的惶恐之意,父皇再三命他渡江觐见全被李从嘉以宽慰话语劝阻下来。

偏就要等。李从嘉于众人眼目之下暂居于南岸驿馆之中,每日淡淡抚琴,闲坐望云,全无家国大事劳心之态。

南北江畔,第三日傍晚。

飘蓬跪在李从嘉琴亭之外,他独坐其中慢慢地弹了许久,那亭子本是驿馆中极普通的廊上点缀,他却大张旗鼓命人用上好的罗纱饰于其上,江风一过便作飘絮之舞,甚为雅致。还特意吩咐了,命人从东宫一路送纱而来,如此普张毫不见避讳。

飘蓬只能一直跪着,李从嘉淡淡抬眼,见得罗纱轻扬之后飘蓬的影子,"我几日不回,王妃如何?"

"宫里一切平安。王妃未曾发病。"

"那便好。"不再多说。

飘蓬咬着牙忍,等李从嘉让自己起来再行规劝,就像往常一样,他不是见得别人受苦之人。

从午后等到傍晚,琴声三两零落,飘蓬一直跪着。

李从嘉起身展袖,有些倦怠的神色,瞥见亭外的人,却不走出,"知道为何一直让你跪着么?"

"王爷不想听劝。"

"你既知道又何必前来。"

飘蓬情急,声音不免越说越大起来,惊得馆中其他随行之人俱是悄悄推窗细听,"此事实在事关重大,王爷切不可恣意而为,上朝命我等渡江觐见,再拖延下去万一起了事端…"

"看来跪的时辰还不足矣让你忘了此事。"罗纱轻扬,繁复之中但见亭中之人面色依旧,看不出些愠怒亦没有其他,"那便继续跪着吧。"

清清淡淡,捧琴而去,经过之时,但闻紫檀香气却不见他看上一眼。

第四日,

一江之外,有下官气得满面激愤,"江南李氏实不知天恩浩荡,太傅亲至庐州李从嘉竟然隔江不至,反倒于南岸吟诗作乐起来!"

赵匡胤正靠窗而站,并未有所回应,得了些消息的人更是生气,"还听闻他嫌那驿馆陈设鄙陋,竟命人从东宫送来各式珍奇重新铺张布置一番,若是有人来全他渡江他便罚跪一日。"

赵匡胤却是真的笑出来,"果然…他便是如此…"分明是屈居人下仍不肯落了风骨,李从嘉的坚持从来都不因任何境况而变,纵然江南半壁江山送与他人,亦是不得轻易任人予取予求,明知道他便是想来气自己,赵匡胤却又心下温暖,立时快慰。

"再等等。文人性子,看他还能如何。"点明了并无嗔怒之意,他面上忽然清明,倒让前来禀告的人不好再说,一时只得退下。

凤凰台上等了一夜,那时远比今日要长久的多。

第七日。

再见风神秀骨,一纸信笺悄然而至,仍旧是李从嘉的字迹,给他私密之信口气却不见松软,"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相约七日不见,拙荆仍在病中恐日长无人照管,下臣明日归返探望。未曾恭迎太傅还请恕罪。"

赵匡胤看完深深吸口气,右手紧握松开一纸既成齑粉,"李从嘉…"这名字分明念得艰难仍是动了气。

望一眼那壁上画像,其上之人彷佛无目能视,回去探望娥皇的病?直望得他万般无奈狠狠摘下。

罢罢罢,七日,让你七日还那一夜也够了。

"渡江。"

赵匡胤重踏上江南国土之时,李从嘉整衣而待,傲骨独立于相迎众官之首,

江风凛凛,渐天如水,他一笑空断前因,俯身便欲行礼。

赵匡胤上前阻止,伸手相扶带他而起,一时触及那清绝的腕子竟让他长长叹息,"李从嘉,我早便说过,你是个疯子。"

恍惚梦中,那浑然如墨般的重瞳直直望着自己,一时千里江南花开如锦,都不及一腕风华。

终究没有多久,却只觉得再见到他像是某种恩赐。

风吹衣袖,暮色四合,眼前一身夜雨的人便是天地之间唯一光影。

他能在他的眼目中望见云卷云舒,直衬得自己心下怅然。

众人此情景必不敢多言,亦早听闻赵匡胤在北朝可算得功高盖主,今日更见他周身气度豁如,群臣统统垂首唯恐有所唐突。

赵匡胤的手仍覆于他腕上,见得旁人唯唯诺诺,更是入不得眼,一时顺势而下,只觉风入袖口,李从嘉指尖微凉。

一直便是如此,清清冷冷,比那画还要浅淡的人,为什么就是眼底心上统统放不下。

李从嘉只觉不妥,压低声音想让他放手,"赵匡胤…"

落花时节又逢君。

那剑眉之人放开他,望他袖口之中檀木镯子安然无恙,心里安慰,率先大步而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念心不起(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