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2章: 临风谁更飘香屑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2章 临风谁更飘香屑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如此,你又为何笑我?你也不过依旧相信人心。”李从嘉听完淡然依旧,身后帘外的天色黯淡下来。

“我?”像是没有料到他的反应,赵匡胤的步子一顿。

“我愿意赌兄长的心,你又何尝不是在赌兄弟的命?”李从嘉又饮一杯。

白瓷杯中的通透酒液便若那眼前人一般,淡薄的轮廓,若有似无的紫檀香,缓缓地流淌过心底,有些故事便埋下刻骨铭心的种子。

赵匡胤第一次哑然。

他不知该说什么,

本是不信李弘冀的所谓情,可是自己又凭什么不信呢?

岌岌可危的一个风中南国,刚得了败仗,无奈割让淮南十四州给北方并称臣纳贡。如此,真的值得赵匡胤以身相拼?那一句口头无依的飞黄腾达,如此小小一方池塘,必不会是他的天下,又哪里比得上他眼中的欲念。

李从嘉再清楚不过了。

他决不仅仅是想要荣华富贵的人。

果真。

微微支起身子,李从嘉抬手挽起一半帘子,傍晚的风透进来窗棂,吹乱了几缕发丝。他临窗微笑,“赵匡胤,你和我一样,都还在相信乱世人心。”

那挽帘的手还放在那里,

一腕倾城。

有时候,他总觉得李从嘉有蛊惑人心的本领。

那一刻,

赵匡胤呼吸瞬间停滞。

暮色四合,空楼高阁,有人临窗微笑,说得笃定,那一身的江南烟雨,那轻轻浅浅的光影打在上面,恍惚间突然让赵匡胤害怕他真的凭风而去。

不如归去么?

墙角的紫檀香燃尽了,

可是为何香气还在。

赵匡胤竟然失态般地冲上前抓紧他的腕子。

李从嘉有些许的错愕,那腕子便僵在那里,任他抓着。

恍若一下子回到了那一夜,

两个人的距离近到能够感觉到彼此的呼吸。

有风。

紫檀香气吹在面上,一目重瞳子映在他的眼里便有了妖异般的色彩。

赵匡胤直直地望着他的眸,那绝世的风华,当真折服了他,那一刻,窗外的一切突然混沌不堪,唯有心底无声通透,

他甚至怀疑,通过这双重瞳所看见的自己,是不是另一般模样。

天水色的人倚在榻上,而他,俯在他身上不过一寸的距离。

故意狠狠地抽出怀里的那把带来的扇子,一下戳在他脸庞的木质窗栏上,竟然入木三分,李从嘉只有那么一转瞬的惊异,很快又平静如常。轻轻地诵一句,“揖让月在手,动摇风满怀。”

他就不怕么,“扇子也是可以杀人的。”这算作是警告。

李从嘉摇头。过了很久,见他没有丝毫离开的意思,突然开口,“你……。”

话未说完,眼睛突然被一双手掩住。他本是一手撑在身后,一手被赵匡胤狠狠抓住,如此彻底动弹不得,僵直在黑暗里。

眼上覆着的手带有湿re的温度。李从嘉脑海中转过很多念头。十六岁,他看清了很多东西,看清了那水池中的锦鲤不安天命,看清了有人流风响泉依旧掩不住的野心。可惜,自己还是坚信着那一根琴弦的情谊,他相信韩太傅那时候所说的李弘冀,是真的曾经一直将他作为最亲近的六弟来看待的。

他固执地相信,虽然从此殊途,太子,安定公。既然都不在年少轻狂,那便从此杯酒当歌,既然旁人如此想要,那么就都给出去吧。他自认再无痴念。

可是这一天,当他什么也看不清的时候,这才发现,原来还有很多东西值得他奢望,

奢望再好好去看一眼。

同样也是第一次,李从嘉从心底涌起一种奇怪的想法,

想看看这个放肆的,无人可左右的赵匡胤,是不是能够有一天,得到他想要的。

或许那是李弘冀,永远得不到的。

也仅仅只是,

想看看,你能不能赢。

赵匡胤愣愣地看着身下的人突然涌出一丝笑意,看不见眼色,只有微微牵动的嘴角,无声亦无语。

抓住他腕子的力道再次加大,很明显地,感觉到他皱起了眉,李从嘉终于微启双唇又要说些什么,他却再未允许他说出来。

或许是那淸欢酒的后劲儿,微醺。

下一秒钟。他吻上他的唇。

清浅的一袭碧色衣衫,呼出来的空气都于众不同,自有入骨清幽,如远山含黛天水一色,洪荒明灭中的唯一甘露,他笑你便需臣服,他抬腕你便需倾倒。

何况那闭目抚琴的风骨。入目的一切不许点缀皆可入画。

人心有时候真的容易受到蛊惑。

赵匡胤也闭上眼睛。

他以为李从嘉会挣扎开直接叫人的。他做好了面对后果的准备。

可是李从嘉剧烈地颤抖了一下,什么都没有做。

直到他从他的唇上离开。

拿开覆在他眼上的手,松开他的腕子。

那浅碧色的人依旧风轻云淡的嘴角带笑,他开口只说了一句话,他说“赵匡胤,你也疯了。”

赵匡胤哈哈地笑,恢复了常态,却压下身子贴在他耳边说,“你们才是一群疯子。这南国的所有人,”见李从嘉不做声,他继续说,“你们活在那已经死亡的唐朝盛世里不能清醒,你们以为自己是这场美梦的主宰者。”

他笑得更加放肆,仿佛是终于打碎了旁人痴迷的梦魇般得意。

手攀上李从嘉的颈,他还是不挣扎,好像从一开始他就把所有都放弃,所以无谓的让赵匡胤愤恨。

“李从嘉。”他唤他的名字,一字一顿得语气异常严肃。“你也在做梦!事实已经证明,断弦难续。你和李弘冀,谁都不再是无忧无虑能够流风响泉的人了。”

他还想说些什么的,却突然噤声,放佛听见了什么动静,李从嘉想要抬起身来,被赵匡胤按下,也就作罢,几乎躺在了软榻上。

赵匡胤半晌无声,忽又看着他一笑,“你以为你什么都放下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放下的前提是你还想知道,李弘冀会不会真的杀了你。”

李从嘉垂下眼帘,“我没有怀疑过他的野心,我只是想知道,他还记不记得那跟琴弦。他若真的懂我,便知我无意与他相争。”

赵匡胤直直地盯着他看,李从嘉还是有些难过,他也不是神,终究还是在乎。微微皱起的眉让他突然不知如何是好,“你……。你已经输了。”

“你也输了。从你告诉我你的故事开始。”笑得有些高兴,“你会为了自己的前途性命杀人,可是你也还是在乎弟弟。所以你也有情。”

天色黑了下来。

街市上开始点起灯。

……本章完结,下一章“ 笙歌醉梦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