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20章: 一念心不起(上)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20章 一念心不起(上)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从嘉伴于赵匡胤身侧再进金陵,九天瀑布泉水微明,正是江南好风景,千门灯火九陌香风的秦淮烟雨,氤氲得北方众人俱是心骨醉软。

适夜驿馆之中极华奢的恭迎夜宴歌舞不绝,一主一客具不见影踪。

李从嘉一身平日里的碧色衣裳独立于人流不绝的夜市巷尾,恰是初见那条横生事端的巷子,拐出去便能见得璀璨灯火,他走过去以扇骨轻敲那树躯,忽地听见不远处马蹄声由远极近,淡淡一笑,转身望他牵马而来,"是南国不识礼数只备了一匹马,还是具不合太傅眼光?"明明约好去凤凰台,他却只牵一匹马来。

赵匡胤看他不语,拍拍马背伸手便过来要拉他,李从嘉退后三步,"凤凰台之约是我负你。但有一事我必须问清。"

他心下思量,"你想问我会不会答应你和旧地恢复商运之事?"

李从嘉隐去笑容,忽然有些遗憾,"不是此事。"

他并不知此时横亘两人之间还能有些什么其他,一时奇怪,"你问。"

"太子是不是你杀的?"

赵匡胤骤然握紧缰绳,"是。你就想问清此事?"夜色之下李从嘉的眼目不甚清晰,更是望不穿深渊无底。

事到如今,他仍心下不肯放弃,赵匡胤忽然觉得自己以为他会问国事的念头实在是愚蠢,李从嘉这样的人,情字远比天地要重。

那日他执意赴死便是如此,今日依旧。

总有一日他要被这人心所累。

"你没有想过我会问你么?也罢,此事于你只是过眼云烟,你赵匡胤杀一个人最轻巧不过,或许未曾让你多费心思…"他声音明显带了情绪,兀自转过身不让他看见任何神色。"你救我一命,我遵守诺言仍旧戴着这镯子,如此前缘算清…"脚步向前,就欲展扇而去。

身后赵匡胤翻身上马的响动,李从嘉不回头,执意向前走。

"李从嘉!"

那碧色的人影毫不留恋。

"回来!"

他仍旧往巷口走。恰是一条明暗分界线,再多迈一步就是外街人流不息。

金陵入夜阵阵夹杂着脂粉气的栀子花香迎面而来,他望得那条分隔近在眼前。

赵匡胤勒马不前,最后唤他,"我再说一遍,回来!你再迈出一步,南国通商之事便等三五年之后上表再议吧!"

李从嘉身影一滞,一步的距离,远处的阁楼上有轻纱曼扬而出,楼下是家小铺,吆喝着卖些云饼吃食,百姓的生活如此简单易满。

赵匡胤突然有些紧张,他看他停在那里,唯恐下一步便是决然,"你还想不想要霓裳羽衣舞了?"

这句话却问得完全起了反效果,李从嘉是真的气急,不再多想直直地便要走出去,"你当我是什么人?我会为了一个谱子…"身影晃出阴暗之外,堪堪出了那条巷子口话却没来得及说完。

身后那人不敢再听他的回答,突然扬鞭策马急速冲过巷口,经过那碧色人影的时候赵匡胤俯身拦腰劫他上马。

李从嘉顾不得惊慌人已直接被他抱于马上,头上冠带于急掠之下甩开,一头长发全然铺散在马背之上,赵匡胤双手箍住李从嘉的腰际迫他不能乱动,显而易见的看见他再维持不住风轻云淡的面色,侧脸具是惊讶,"你!"

赵匡胤心情愈好,俯在他耳畔轻言,"嘘。现在可知我为什么只牵一匹马来?"如此两人一前一后骑于马上,李从嘉挣脱不开只能被他半抱于怀中,看他去势直向凤凰台心里更加担忧,一路上必然经过金陵最热闹的花行街市,现下的这种情势被这街上来往人群看见…"赵匡胤!你是不是真的疯了!放开我!"

身后的人更紧地箍住自己,惊得李从嘉更不敢再动,"别说话,小心咬到舌头。"感觉到怀中之人浑身一凛不再言语,赵匡胤暗笑挥鞭而去。

记忆中最后的金陵,不知花行街上是否曾有人看清他们二人绝尘而去的身姿,剑眉男子纵马傲视天下,一个怀抱便捆绑住那缕清浅的魂,如若一生都似此夜永念,如若此去便能天涯白首,江南山水依旧,何须再赋断肠词?

碧衣倾国,回首已是百年身。

汴京。

太傅府中悄无人声,赵匡胤本就府人不多,他不在亦无客登门,入了夜来更显寂静。

赵光义无事执卷佛经于庭中散步,却看见秋阁门口的山石之下似有人影,他上前查看,却是云阶。

难得看见她肯出来,赵光义犹豫了一下,怕上前惊扰到她又要躲回阁里去闷着,正思索间,云阶已经看见地上月影,转过身来。

"打扰云阶小姐了,我这就离开。"

"大人无须刻意,云阶没有这个意思…"她一身带孝重又坐在山石旁的台阶上,"他不在府里便好。"

"何必非要躲着大哥呢?"赵光义想云阶多日闭门不出恐怕也是憋闷坏了,陪她说说话也是好事,于是就径自过去,坐在台阶另一侧。

云阶叹气,"不想他为难,他在皇上面前扯了婚约的谎,这事还不知怎样收场。"

赵光义看着她,"你既然本就对他有心,如此岂不是好事一桩?"

云阶奇怪地转身看他,想问又有犹豫,"大人…怎么知道云阶…心意?"话问到最后自己也觉得全无必要,明眼人早就看得明白,独独就是赵匡胤不知道。

赵光义轻敲手中佛卷,望那月色甚好,"其实我看见那帕子上的女工了,大哥的秉性一时不曾注意这些,你也知道他那样的人哪会留心这些。所以他当日出征说的话全是因为轻蔑帕上推背图之事,并不是针对你。"

云阶垂首,一时沉默,半晌叹口气摇头,"闷了这么多日子,无事时候便一个人想,我已经不在乎他是否针对于我了。既无此心,说什么都是无用。何况我仍有孝在身。"瞥见他手中的古卷,随口问道,"大人看得何书?"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念心不起(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