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26章: 芳心是事可可(下)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26章 芳心是事可可(下)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王妃亲自熬药,屏退了旁人,流珠原本候在门外,娥皇见她无事,“去看看二小姐跑去哪里了,别让她再不小心惹出乱子来,这丫头随意惯了的。”流珠应着出去,还没寻见女英,就先看见急匆匆跑回来的飘蓬,他一近了寝宫便嚷起来,“王爷可回来了?”

流珠赶忙拉过他来让他别惊扰大家,“别吵,王爷回来了,身上病着刚睡下,有事先一旁说清楚。”

两人便退到书房外去,也顾不上女英。

娥皇看着药炉旁边放着诸多药材,还有个方子压在琉璃碗下,细细看来正是自己前几日需要服用的安神汤药,里面不外乎是些让人安睡定气的药材,她看那药烟袅袅,突然动了心念,若是放些在他的药里就能让李从嘉好好睡上一觉,也省得他还要出去劳顿,病再拖累下去更是不容易痊愈。

她本都已经拿起来那几味使人昏睡的药材,终究还是想到国之大体,李从嘉不仅仅是他一人之夫,如今身上更担负着太多责任,自己妇人心性一时起了意,可别害他耽误了要紧事才好。

还是断了此念,娥皇终究还是识得大体,心里不甘愿却也是尽心尽力护着他。

飘蓬一路匆忙赶回来,满面是汗,流珠笑他,“你是没见过世面还是白日遇见了鬼,慌成这样,王爷又丢不了。”

飘蓬急着灌下口茶水,却又被烫着,更是着急起来。

“慢慢说。”

“昨夜驿馆里设宴接风,谁知等到了夜里仍不见王爷,我们派所有人出去寻遍了金陵也找不到。”

“那岂不是怠慢了使臣?”

“但是奇怪的是,北边来的人也慌作一团,他们太傅竟也不见了。”飘蓬终于顺过一口气来,“方才太傅回去了,只说是昨夜与吴王秘密相商,刚平息下他们那边的怨声,可是王爷还是不见踪影,我就急着回来看看。”

流珠也觉得此事奇怪,“今晨天还未亮王爷便回来了,却是一个人,刚回来便发起热。”

“王爷病了?”

“所以让你别吵。”

“王妃近日可好些了?”

流珠颔首,“大好,无碍了。说来也奇怪,二小姐上次来惹出了事端,本以为此事更惊到了王妃,谁知那之后便好了。”

飘蓬摆手,“还是先去寻王妃说说吧,别再出了什么事。”流珠同他一起去往药房,“王妃亲自熬药呢。”

这边娥皇看那药炉一时无须担心,出来仍想回寝宫去守着,迎面走到寝宫之前远远看见流珠飘蓬顺着廊下过来,她挥手让流珠去继续看顾药炉,“好生看着,别误了时候。”

流珠答应着去。

谁知道走了不多时已能嗅见药香,只需转过去便能进了正门,转角处却突然人影一晃,出来个人,流珠一惊,随即又笑了,“二小姐怎么跑这里来了,别熏着了,去外边玩玩吧。”

女英挥着手帕掩嘴,“我寻姐姐一路过来,这东宫的回廊家里果真比不得,竟是寻丢了。”

“王妃回寝宫那边了,恐怕一时不得空。”

女英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我…我没想近日东宫里事情多,姐夫又病了…不如我先回去好了。”

流珠早便觉得她今日来得不巧,再留也是无暇顾及,碍于自己是个下人哪敢随意做主,仍旧是好言挽留,女英执意不再打扰,也就随她去了。

“得了空和姐姐说一声,改日女英再来。”

流珠答应着,喊人送她出去,“药房里无人看着,恕流珠不能亲送,二小姐路上小心。”

女英笑着离开。

出了东宫,女英坐上马车,指尖却仍带着些药渍,她细细地嗅,药理总还是懂得的。

那几味药放进去,李从嘉立时便需睡上许久,今日的事情必是要误了。

哪还管些轻重,女英笑起来,掀起帘子回望正午光影之下的东宫楼宇,这要是姐姐熬的,误了他的事情,可怪不得别人。

寝宫之中,娥皇守着李从嘉,更不想其他,哪里知道女英一路尾随,看姐姐做些什么,只见得娥皇去熬药,心里动了念头。

娥皇刚刚出来,女英便进去,可惜出来还是遇见了流珠,多留无益,不如离去。

女英便是如此,豆蔻年华便心下波折,更不管些人情世故,若是高兴起来,天地之间便浑然只得她一人。

所以她幼时见得李从嘉,便以为自己能看一世。

街上热闹起来。

女英突然想起那只香包来,女英摇头,还是取回来好,心下挣扎半晌记得他当日的目光,明知她失了一切风仪仍旧如故。

十几岁的年纪却太早学会叹息,就像她当日挥手掐断花茎。

庭下丁香千结。

日影微斜,刚刚服过药,李从嘉微微支起上半身,看见娥皇正陪在身边,“什么时辰了?”

娥皇覆掌过来试探温度,皱起眉来,“未时,怎么仍在发热?这可怎么好......”

李从嘉笑,“刚服的药哪里这样快?”

娥皇知他睡不暖被,唯恐他还觉得冷,不住地替他压被子,“这样如何出去?不如去和父皇告假,今日便好好歇歇吧?”

李从嘉微微扶着额,“我本无大碍,不过早起有些倦,刚睡醒便觉得好些了,只不过…”也许是那汤药温热,暖进心里竟然重又觉得困乏,他轻轻地揉着肩,娥皇仍旧不放心。

“今日歇歇许就能大好,出去劳顿又要拖累数日。”

李从嘉却格外坚定,“真的无碍了,我再躺一会儿便起来。”

娥皇无法,只得去把香续上,“尚早,再睡一会儿吧。”把那绣枕放平,看他缓缓躺下。

也不知是怎么了,原本醒来头脑清醒得多,李从嘉只是想要好好地合眼歇歇,不多时便该动身出去了,却不知道刚刚闭上眼就重被拖进昏沉梦境。

若是人生如梦多好,他就能和他执手天涯。

梦中楼上月下,他眼见离那飞檐愈发遥远,阁楼顶处剑眉男子蓦然惊动,不断不断下坠,心底却毫不恐慌。

是真的觉得没什么。

想看看,他会不会跳下来。

他便真的跳下来。

笙鼎楼的夜。

其实我在意你,在意到宁愿死在你手上。

临近了傍晚,娥皇见李从嘉未曾醒来,见他呼吸绵长,竟是睡得极沉稳。低声唤着,“从嘉?从嘉?”

他并无反映,娥皇探手去试,热度消褪,额上见了细密的汗意,她放下心来,重又唤了几声,“不是要出去?从嘉?”

他梦中微微皱起眉。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腕子很美?”

“有,”李从嘉一瞬间极细微的心情,“你。”

该是有什么事情忘记,他轻轻叹息,却不愿醒过来。

就当我一晌贪欢,如若我的人生仅仅能在梦中恣意。

……本章完结,下一章“ 倾魂为君殇(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