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27章: 倾魂为君殇(上)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27章 倾魂为君殇(上)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临近了傍晚,娥皇见李从嘉未曾醒来,见他呼吸绵长,竟是睡得极沉稳。低声唤着,“从嘉?从嘉?”

他并无反映,娥皇探手去试,热度消褪,额上见了细密的汗意,她放下心来,重又唤了几声,“不是要出去?从嘉?”

他梦中微微皱起眉。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腕子很美?”

“有,”李从嘉一瞬间极细微的心情,“你。”

该是有什么事情忘记,他轻轻叹息,却不愿醒过来。

就当我一晌贪欢,如若我的人生仅仅能在梦中恣意。

安东寺悠远深沉的钟声重又响彻金陵。

入了夜。

赵匡胤便衣而出,缓缓去向笙鼎楼,数年而来,第一次真的遍身轻松快意,他应过的,一定会来。

手里锦布护着那一袭长卷,画中之人无目亦能倾尽天下。仍是走进最顶楼的那间木阁,听人说起,吴王再没有回来过,赵匡胤看那室内陈设未变,清清淡淡的调子,果然是他的性子。

赵匡胤立于窗边,眼底俱是那一日他衣袂翻飞,梦中楼上月下,眉眼依旧。

草色如青,长空雁回。

独守的滋味不好,夜幕低垂之时,赵匡胤见得街市上点起灯火,空气里满是温润的脂粉花香。

如果人生能够彻底推翻,这一次,他绝不会跟他跳下去。那样你和我,就都可以放手一搏。

凌空的那一瞬间便注定此生遗憾。

可惜你我都不喜欢遗憾这样的字眼。

安东寺晚钟已过。

街上人影交叠,楼上之人看尽三千繁华,地衔金作埒,水抱玉为沙,苍茫烟雨竟无论如何寻不见一缕天水一色。笙鼎楼至高之处寂静无声,细细地低迷乐音格外清晰,秦淮河画舫香榭惊破丝竹声声,晕着水气便能摇曳人心,江北之人何曾领略如此人间丰饶景致,一行来了便惊叹于这醉骨温婉,流连于江南景致竟能忘乡,赵匡胤想到那几个没出息的随行,不过是见了一面,竟就一夜偷偷议论南国吴王名不虚传。

他在太多人心里都不真实。所以越发逼得人想要看他的喜怒,想看他若是失了一切,还能不能依旧如故。

就像这画一样。没了眼目,他还会是谁。

夜深,街市竟无睡意。

谁家阁楼之上添酒回灯,又是一曲,“转烛飘蓬一梦归,欲寻陈迹怅人非,天教心愿与身违。待月池台空逝水,荫花楼阁谩斜晖,登临不惜更沾衣。”字里行间便知他心意何解,旁人唱起来,就能催断了心肠。

赵匡胤一直便候于那高阁之上。从傍晚直至入夜,重又到天光微明,来来往往云影蹁跹。他想这一生,同样的错误竟犯了两遍,真可笑,那画上没有眼目也终究还是李从嘉。

不管怎样费尽心机,也控不住的人。

东宫。

李从嘉的烧退了,身上仍有汗意,周遭临近清晨温度降下来顿时觉得冷。他于冗长繁复的梦境之中觉得遍体冰寒,衣裳贴在身上却像道锁,缠缠绕绕,突然劈空而来,是女子惊扰的声音。

很乱。

酒薄醉易醒。他终于睁开眼睛,从未有过的混乱,思绪,周身。李从嘉望见天色昏惑,一时竟分不清是白昼还是夜晚。

门半掩着,窗下似有流珠焦急的声音说着些什么。李从嘉开口唤人,娥皇披着衣服进来竟是并未梳洗的面容,他看她如此立时惊得全然清醒,娥皇赶忙替他擦汗,他却只顾着问,“我睡了多久?”

娥皇奇怪他突如其来的惊讶,“昨天烧得厉害,躺下就睡了。”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方报过卯时。

李从嘉蓦然起身,掀开那帘子看天色,“我说过昨日傍晚仍有要事。”

娥皇犹豫,“日落时分我唤你起来过,但见你未醒身子又不适,也就没再...”

李从嘉说不出此时的心情,从未曾睡得如此昏沉,他确是记得分明,记得笙鼎楼,可是竟然就一直不曾醒过来,急着唤人取衣服来。

娥皇第一次见他心急。

“父皇那边去请罪便好,你确是病了,这本也无法...”

李从嘉背对于她不出声,他的沉默却更让人不敢再多言,娥皇又想起方才流珠说的街上的事情,本想告诉他,见得李从嘉如此着急,又不敢再给他徒添烦扰。

衣裳繁复,层叠地绸带竟成了死结。

这不是我的本意。天还没大亮,但愿你...还在。

下人伺候着李从嘉终于更衣完毕,他顾不得身子略好一些仍旧四肢酸软便急匆匆欲出门去,娥皇见他临走至门口却突然停住脚步。

并不转身,一袭浅碧袍子,李从嘉伸手推开门去,额角隐隐作痛,“昨日的药,可是你亲自端来的?”

一贯的口吻,竟然还有些笑意,像是问她天气可是会下雨一样平常。

娥皇一愣,流珠恰在门外候着,门被他一推开立时听得真切,她想着王妃昨日也忙了一天,抢着答道,“王妃亲自顾着熬好又端进来的,唯恐我们不小心误了药效。”

李从嘉颔首,没有什么表情,走出去,侧目天边见得太阳即将升起,夏风拂面依旧只觉得冷。

出了御街马车行入通往花行街的集市,驾车的下人也是奇怪吴王不赶着去驿馆议事竟只吩咐去笙鼎楼。刚刚不过卯时却见得人影重重,四下里俱是百姓惶恐之音,李从嘉抬起软帘,出来得匆忙都顾不及叫飘蓬随行,他望出去就见得人人向着花行街的方向指指点点,不由奇怪,开口询问,“前路如何?”

车夫擦着汗不断地张望过去,半晌惊讶地回禀,“回王爷,许是...许是出了事...黑烟漫天...看不清楚...”

李从嘉心下一沉,面上依旧,声音却低沉异常,“赶去花行街,无论如何必须到达笙鼎楼。”

“是。”

马车疾驰而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倾魂为君殇(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