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28章: 倾魂为君殇(下)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28章 倾魂为君殇(下)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入了花行街才知严重,竟是四下烟气弥漫,李从嘉嗅得灼烧气味再次望向外边,临街的市集摊子俱是逃散开去甚至顾不得仔细收拾。

“王爷,笙鼎楼起火了!”

“什么!”他是真的维持不住,再次掀帘望见笙鼎楼近在眼前,火光熊熊铺天盖地,清雅的木质楼台灼烧之后散开的黑烟被晨风一吹立即飘向整条街市。

“停!”

不过就是几十米的距离了,李从嘉下车的时候几乎能够觉出周身的热度骤升。难怪方才流珠惊得在窗下和娥皇禀告,定是知道外面出了事。

娥皇却没有告诉自己。

李从嘉望着那几乎付之一炬的楼阁定定站于烟气之中,下人过来劝其快走,他却丝毫不予理会。

那是金陵最富盛名的清雅之地,一贯是贵族子弟文人墨客所偏爱的清幽场所,此时楼顶黑烟浓烈四下俱是火光冲天,他望那顶楼,早就成了黑灰颜色,空剩下轮廓,飞檐歪斜,几欲倾塌下来。

李从嘉紧紧握着那镯子。

“若是你还敢负约,我就一把火烧了金陵城。”于是那时候自己应过的,李从嘉分明答应过不会。

其实他不是个会骗人的人,不是有多清高,而是因为多数时候,连谎言都懒得去说。

李从嘉看着那堆燃不尽的心火,想起服下的药。如同初约凤凰台一般,他曾经真心实意地想要见到他。

身后的侍卫按捺不住冲过来护他上车,李从嘉无论如何也不肯,径自争执之中突然有衣着官炮之人骑马火速奔来,见了李从嘉急得险些从马上坠下来。

李从嘉莫名地镇定下来,每到出了事情的时候众人慌乱,他便几乎是自然而然成了那个担待的人,好像谁都可以慌,都可以乱,他永远都不可以。

李从嘉看来者满面是汗,笙鼎楼又已经烧成如此模样,恐怕是驿馆也要不保,却没想到下官跪地禀告,“太傅一夜不知所踪临近卯时归返突下急令,方才北朝之人尽数赶往江边返回。我们如何也留不住,亦不知是出了什么事情。”跪在地上吓得直抖,赵匡胤可是千万得罪不得,他突然就要渡江而返,定是出了差池。

他宁愿听见赵匡胤烧了驿馆,可是他没有,他只是要离开。

李从嘉瞳色深重,他深深吸气,腹腔之间依旧都是飞灰烟气,“你先起来。”

“王爷!”

“随我去江畔渡口。”

李从嘉一行人顾不得再想笙鼎楼的大火,最快速度赶往江畔。

太阳升起的时候。

赵匡胤下令渡江。

船驶离岸边,远远地望见那一身夜雨的人下马迎风。

依旧是举世无双的风姿,引得船边众人皆是贪望,刚刚还咒骂着南国猖獗礼数不周,此时蓦然无声,他总有让人为之倾倒的一切,任何时候,任何地点。

赵匡胤见得江水东流,离岸不过百丈。死死地按住栏杆竟是盛怒之下全无了理智。

岸上李从嘉缓缓向江边走,身后众人焦急之下不知所措只得呆立当场,看着吴王一步一步向着江水而去,却又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四下寂静,唯有江涛翻涌。

赵匡胤遥望他唇齿开合,却再也听不清楚他的字句,李从嘉微笑着看船上之人渐行渐远,他对着满川不尽更不知道还能说给谁听,“赵匡胤,赵匡胤。”想说很多,出口的却只有三个字。

天意弄人,此绝非我本意。

我以为此生再不得见到你,却真的能够再回到凤凰台之上,我以为年少荒诞一场,恣意纵情,天南地北老死无从凭记,却真的能够再见你执剑扬眉。

原来我以为的一切都是错的。

李从嘉脚步不停,只看他。

身影愈发远离,天险横绝,人力不可抗之。

“赵匡胤,我倦了,”他依旧带笑,身后的人却惊叫出来,“原来李从嘉如此可怜。我想做的事情竟然从来不得善终,我不想手足相争,不想弘冀哥哥死,不想做太子,不想对不起娥皇,不想...”那步子执拗不肯停下,直走到了浅滩处依旧如故,“不想你走...”

身后的人惊声大叫冲过来,李从嘉直直地向那江水之中走。

远处船板之上,赵匡胤眼中锋芒顿现,几乎是一瞬间窒息,“李从嘉!”

这个时侯,你还想折磨我。

一箭劈断江水横空向着李从嘉而来,李从嘉闭上眼睛,“你若早肯如此,定会好过得多。”

耳边的风声。

这一生,他后不后悔?李从嘉努力思考这个问题,眼前却全是石台之上的剑痕。身后不断接近自己的脚步声,自己就此而去,这些人又能如何,竟盼那箭快一些,再快一些。

其实不过分毫的时间。

清脆的碎裂声。

赵匡胤一箭射得极准,确是射向他,却仅仅只是射向他的腕子,气力之大李从嘉承接不住摔在江边,身后的人团团将他围住,全然惊得说不出话来。

手腕一松,什么东西碎裂开来,他微微抬起些手,竟没伤他筋骨,腕子上的千年檀木镯冲掉了大部分的力量,何况....

李从嘉看着一旁掉落于地上的箭,那样的时刻赵匡胤竟情急之下扯下官帽之上的玉石一掌拍于箭尖之上射了过来,玉石平滑,四分五裂。

他还想着,不能伤了李从嘉。

否则这一箭能碎了他的骨。

赵匡胤想射碎木镯,从此,他们之间的约定就全然两清。

你欠我一命,所以你想死,也要我的允许。

他抬手想挥去那木屑,虽然有所缓冲但是如此距离一箭碎掉的镯子崩开尖锐木刺,深深地扎进了肉里,立时还不曾见血,李从嘉竟也没觉得疼,刚要起身,却猛然发现,那镯子竟是空的。

难怪他曾经一度觉得此镯远轻于千年上品紫檀应有的重量。后来戴得习惯了也便不觉有什么奇怪。

镯子碎了,里面的东西缓缓飘出。

一卷精巧的绢帕。

上面细细密密绣着无数字迹。

李从嘉仰天而笑,笑出了泪。

旭日当空,身后晨钟悠远绵长,又是寻常一日。

……本章完结,下一章“ 焚骨不念君(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