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29章: 焚骨不念君(上)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29章 焚骨不念君(上)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柳花飞入正行舟,卧引菱花信碧流。闻道风光满扬子,天晴共上望乡楼。

就算只手可擎天又能如何,赵匡胤你连他都赢不了。

霓裳羽衣舞。我一直放在你身上。”赵匡胤叹息,独自站于船头直到再也不见,转身入舱,“只不过因为你说你想要。甚至不论因何想要。”

别人看不出些端倪,李从嘉却分明最清楚不过,那帕子早已是陈年的旧物,上面绣工却极是精巧绝伦,分明是曲谱子。

偏苑里,李从嘉说他想要寻到这谱子,他便动了心念。他逼着自己戴着它,却只说一命来换,李从嘉不能死在别人手上。

所以他答应,他活着。

那么事到如今呢。

李从嘉起身死死地抓紧那一方绢绣,镯子碎了,谱子你按承诺寻给我,这算是劝我拿了它回去,从此便真的和娥皇鸳鸯似锦,百年好合么。

不过两清。

罢了。

江风吹动衣袍翻飞。

眼前众人跪了一地,不知还能如何,也不知发生了些什么。李从嘉微微地笑,张开双手,瞬间风过入体,发丝漫天铺散开来。

他开始相信这是场劫数。

“吴王....”

“起来吧。”最后望那江水一眼,他蓦然转身。“回去,无事了。”

“皇......皇上那边......”

“与你等无关,明日我自行进宫请罪。”

一行人回东宫必经花行街,待到李从嘉重返之时那火依旧未息,官府众人将笙鼎楼围起来,一时马车无路可过。

车夫无法想下去查看。李从嘉却挥手制止,自己下去。

不少百姓聚在尚还安全的围栏之外很是惊奇,不断议论着什么,李从嘉径直走过去,有官府的衙役一脸不耐地上来想要阻拦,抬眼却看见他的眼目,惊得慌忙跪下。

“让我进去。”

夏季的天气起了火便极不易扑灭,眼前立时满是运水的木桶,衙役急着挡在围起的栅栏之前,“王爷万万使不得,笙鼎楼通体木质随时可能倾塌下来。万不能靠近。”

李从嘉摇头,“你让开,我只想去看看而已。”对方挠挠头,那粗鲁的汉子怎样也拗不过,又不敢冒犯,终于挥挥手,打开维护起来的栏杆。

李从嘉略略低头进去。

梦中种种,一夕成灰。浓烟滚滚,一袭青色的衣裳独自立于笙鼎楼之前,隐隐夹着风声传来周遭窃窃私语,“他是谁?”

是啊,我是谁。

他对着那风中兀自强撑的笙鼎楼淡淡一笑,它就像自己的影子,此时此刻还要勉力维持住那盛世残梦,一场虚荣无比的假象。

算了罢。

何必呢。

轻轻地叹息,轰然一声,眼前高顶之楼摧枯拉朽全然倾塌下来,侍卫急速冲上前护在两侧。

李从嘉些许惊动也无,很平常地目光,看着它转眼灰飞烟灭。

四下尖叫,嘈杂人世,他们不过在讶异毁了一座楼,而李从嘉却分明看见自己的颓然放弃。

琼楼玉宇雕栏画栋又如何,经不起他一把火。

突如其来的安静。

李从嘉回首之时却见得很多胆子大的百姓仍聚在角落里看热闹,笙鼎楼正对面的一面石墙显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原本是向着那轰然而倾的楼惊惧地议论,此时竟全都看向对面的墙。

平日里该是用来张贴告示的废墙,借着火光仍能看见杂乱无章的纸屑痕迹。

李从嘉只望一眼便愣住,任侍卫如何劝阻,竟是不说亦不动。

墙上不仅仅是平日里的告示,上面凭空多了幅画。笙鼎楼高阁火光冲天,原本谁也不曾有余力去多看周遭,此时楼宇倾覆成死灰枯木,火焰之中那幅画蓦然成了众人的焦点。

李从嘉不顾一切突然走过去看那卷轴,两侧跟随吴王多年的侍从也被吓了一跳,竟然从未见得李从嘉如此失措,笙鼎楼前突然多了辆金漆锦缎的马车,那乌锥雪蹄马就足够让人围观,何况车上之人一见便知地位不凡。

那画上是个男子。

极淡极美的男子,衣上颜色更是只能意会,几个市井间的小贩方才远远望见墙上的画便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当真是清绝无双。

突然之间四下里安静下来。

众人眼见得那袭碧色直直地走过去,立于画前,那画便眼睁睁地活起来,映着火光像是要真的烧死人一般。

一把剑没入背后石墙将画牢牢固定,剑尖直直地劈开他的空缺出来的眼目,重瞳之处被他一剑钉死。

那是李从嘉见过的剑,赵匡胤一直都佩于身上,睡梦之中亦不远离。

天地震怒,金陵煞气破,地动山开,李从嘉胸腔之中憋闷异常,四肢百骸汹涌而出的悲伤几乎足矣让一切都崩溃,偏偏人越到此时越是不能彻底丧失理智,清,此生注定了要为他而醒,李从嘉冷冰冰站在那里看它。

赵匡胤,你烧不了金陵,可是你烧死了我。这一把火毁天灭地,彻底燃尽了生命中最后的希望。

“王爷!”侍卫不住地叫他快些离开,李从嘉听见蓦然回首去,一时四下里所有的百姓统统噤了声音,从此竟开始相信苍茫世间有些东西是时间带不走的,比如他那一转身的风华。

李从嘉恰立于画前,画中之人轻巧抬腕,那缺了眼目的风华绝代。而他回首望漫天劫灰,画中传奇立时得了良解,四下震惊,他是谁,他是他。

李从嘉回望漫漫前路,寻觅良久竟是无言以对。

已入画。

一瞬间,印在多少妇孺心上,见得他的风姿,可知他的苦?直到百年之后,春花几度,秦淮红叶,为何生生世世不愿泯灭那一缕江南魂,不因喧鸟覆春洲,杂英满芳甸,不因云霞出海曙,梅柳渡江春,只不过是为了心中放不下的桃花劫。

劫中心肠,此生不忘。

……本章完结,下一章“ 焚骨不念君(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