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3章: 笙歌醉梦间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3章 笙歌醉梦间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室内的光线已经近乎幽暗,他的手还在他颈上。感觉到他的喉一动,消瘦的轮廓清晰不过。

李从嘉随意地侧过头,瞥见窗外的一天色,突然意识到自己要等的人,终究是没有来,他闭上眼睛。

“李弘冀还是没有来。”淡淡的口气,说得轻巧,赵匡胤不奇怪,很明显,他的确是在等太子。

再睁开,不过还是一片烟火尘世。而眼前的人,剑眉上挑,逆光里看不清他的眼神,李从嘉起身推开他,赵匡胤手上还是没有真的使上什么力气,他离开软榻。

走过去倒一杯酒,刚要喝,却又回身看看那坐在软榻上的赵匡胤,说,“你醉了。”

赵匡胤不置可否,回他,“再喝,你也要醉了。”

第一次,看见李从嘉也笑得开怀,

笑声很大,抬手挥袖举杯邀他,“不如一醉?”那神态恍若终于放下了什么重压,彻彻底底无所顾忌举杯而饮,

第一次见他少了些儒雅的气质,有些狂放,一口下肚,又满上一杯。

是不同往常的李从嘉。

再一次的,将其称之为蛊惑。

赵匡胤同样起身,一手提起那酒壶另一手揽住李从嘉的腰使力一带,他还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就被赵匡胤带起,

都是疯了么。

赵匡胤携他穿窗而出,两个人竟然直直地飞上这高楼顶端,坐于瓦檐之上。

李从嘉看清周身所处的位置后,竟然也不惊讶,低首看自己手中的酒杯,一滴未洒。

笑得更加快慰,“果然是好工夫。”

就着还半靠在赵匡胤身上的姿态,仰头将一杯酒一饮而尽。

赵匡胤也笑起来,为他再倒满。

看他堪堪送入唇边,

却猛地抢过来,手指再次攀上他的腕子,一使力,倒入自己口中。

李从嘉收回手,“这可不是君子所为。”却只换来一笑。

笙鼎楼的最高点,飞檐之侧,一袭玄衣,一袭天水碧。对饮而欢。楼下是遥远的街市,车马依旧不绝,有人在为了一摊过了时候的蔬果摇头,还有些不知谁家的妙龄女子正三五成群挤在那脂粉的摊子前,

当然也有重重花柳后的阴影,

秘密随处都有。

红衣的女子,坐一顶不起眼的软轿向太子府去。

抬望眼,向更天边看,还有连绵的山映着金顶的皇宫又是一夜辉煌。

剪影描宫墙纷扰。

四下灯火,

可惜无人有幸得见,这一抬首的惊鸿。

有人笑得那绝世的衣裳黯然失色。

只有他一人,只有赵匡胤一人。

这天地都远了。

喝得面霞绯红,不是易醉的人。可是今天,李从嘉竟觉得自己很快变有了些醉意。

把玩着杯子,他低声开口,还是要将那一首曲唱完,

“转烛飘篷一梦归,欲寻陈迹怅人非,天教心愿与身违。待月池台空逝水,萌花楼阁谩斜晖,”

那一句天教心愿与身违,身旁的赵匡胤轻轻地长叹了一声,他想要打断他,却被李从嘉阻止,只见浅碧色的衣衫晃动,他想要站起来。

高高的屋顶上可有着不一般的坡度,何况还是微醺之下,赵匡胤一把扶住他,他执意要唱完,

登临不惜更沾衣。

赵匡胤与他身后听着,看他慢慢地站直了身子,张开双臂,风于身侧而过,冗繁的袍子上下飞扬,还有那一头发丝,漫天飞舞。

甚至能够,

掩住皇宫的金碧辉煌。视野里满满都是那抹淡得要褪去了的碧色,紫檀香气被风撩起萦绕不去。一切的一切惹得赵匡胤第一次心乱如麻。

御风谁与上?

那出尘绝世的人突然回首看向他,

风中的姿态恍若站了几千年,

不过只为这一顾。

一顾足矣。

李从嘉又转过身去背对他一步一步向前,缓缓地已经走到了屋顶的边缘处,赵匡胤愣愣地看他,起初还未反应过来,直到惊起的时候,才发现那碧色的袍子已经遥遥欲坠,看不清楚什么表情,只是他危险之中还能够让他折服。

他究竟是怎样的人,

赵匡胤冲上去一把抓住他的时候心里响起这样的疑问。

就连这坠下的身姿,都让人无可奈何得只能赞叹。

高楼之上,他一步迈出去,紧接着就被人紧紧拦住腰,空中的速度让两个人都有些晕眩,只不过,李从嘉笑得畅快,赵匡胤看他,“你真的疯了。”

“下来救我,你也疯了。”

赵匡胤抓紧他,腿在楼侧的柱子上借力,下坠的势头减缓了许多,“你怎么知道我就一定会救你,我该看着你自己坠下去,倒省得我费心。”

“你一定会下来。”李从嘉丝毫不怕,施施然看着脚下越来越近的地面毫不惊慌。

水中的那杯酒点滴未洒,他牵起一丝赞赏,“果然好工夫。”仰首将那一杯饮尽。感觉到赵匡胤手上的力道陡然增加了几分,笑得开怀。

为了怕引路人好奇,赵匡胤带他往一旁不起眼的角落里去,两个人恰好落于树后,

正好看到楼下的一片喧嚣,

有一队不知谁府里的人提着灯满街的搜寻,

最终是进了笙鼎楼。

楼里的掌柜恭恭敬敬地迎了为首的飘篷上顶层的雅间,却未见一人。众人错愕,却不知安定公去向。

“许是自行走了也说不定,安定公吩咐了今日不许任何人打扰,所以我等未曾出来候着。只见到两位客人,都是引到了这里。”

飘篷无法,只得带了府里的人继续出去寻,安定公订好了戌时的宴,人却迟迟未归,连那请的赵公子都不知去向,又惹得夫人着急。

叹口气,吩咐下去还要好好地找。

看着自己府中的一行人穿街过巷,李从嘉也不着急。“我倒是才想起戌时本该回去的。”举起手扔掉那价值千金的牡丹杯,挥挥衣袖转身先往回府的小路走。“回去吧。”赵匡胤随后跟上。

李从嘉走出了很远的一段距离,回过头去望笙鼎楼,他还是不肯来。

不是不难过的。只是已经徒劳无用。

他若想,便一定去做,他若不想,任何人都牵念不得,

何况一根琴弦呢。

赵匡胤见他笑得自嘲,不动声色。

他没有告诉他,在他俯在他耳侧说话的时候,李弘冀是来过的。赵匡胤听见了脚步声,可是在李从嘉说完他若真的懂我,便知我无意与他相争之后,门外的人就离开了。

他不说,让这成为一个秘密。也是最后的一赌,李弘冀究竟会不会收回他那把染血的刀。李从嘉这根刺,会不会长成参天?

夜晚的金陵城别有一番风情,但却与软烟罗香轻歌曼舞不同,只因为有他。眼前的人投下依旧清瘦的影子,干干净净,却触目惊心。

怀里还残留着他们方才一起下落的温度,那一抹紫檀香。

你若成风。

多美的夜。

赵匡胤觉得这是他路过最美的一场风景。

突然又下起了细雨

……本章完结,下一章“ 金剑已沉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