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37章: 福祸成败皆自作(上)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37章 福祸成败皆自作(上)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万事莫问天若何,福祸成败皆自作。

探根寻底到死知,转头已成世外客。

时年夏末,周世宗崩。旧疾突发不愈,壮志未酬,英年早逝,身后唯留一七岁幼子,立时四野雷霆突变。

柴荣临死之时拟立柴宗训为太子继承皇位,加盖玉玺印记未干,却已经成了不争的事实。北汉皇帝刘钧得知此事,派使者向辽国穆宗皇帝耶律璟称臣,刘钧自称儿皇帝,约大辽出兵相助,趁机南下。

消息涉江而过的时候江南国主已经匆匆退至南都,独独留下太子李从嘉留守金陵监国。各方的目光同时紧盯汴京城中,北国千里裹素之时周世宗驾崩消息传出仅仅两日,北汉勾结辽兵南征,危急三关,八百里军报纷纷向竟是告急。七岁皇儿贪玩,哪里知道军情国政的紧要,竟然一连数日不问朝事,朝中文武各有己见。

金殿之上大臣赵普见百官议论,均无良策,略略思索亲自入宫请示新皇:“边关十万火急,请陛下先调集禁军北伐,再诏天下勤王之师。”柴宗训听了只是玩耍,不理奏报。万般无法之际退出,恰如殿外见赵匡胤。

局势难定,剑眉之人一夜未曾合眼此时却不见疲惫,他挥手指向太后所居宫宇,赵普有所迟疑,见得四下无人,压低了声音,“新皇登基,太后恐怕不会轻易相信他人。”

赵匡胤颔首,“我已四方安排妥当,一会儿大人和诸位重臣一起觐见太后,辽人进犯皇上疏于朝政,怨声载道之下她不应也得应。”

赵普明白他要虎符。

圣旨一语诏天下,兵符一令号六军,这样重要的东西孤儿寡母哪里守得住?赵匡胤手握兵符之时汴京街头巷尾正是流言天下。

“战事中原迄未休,几人高枕卧金戈。

寰中自有真天子,扫尽群妖见日头。”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几岁的小孩子支支吾吾玩笑间都知道点检得天下的传言,百姓忽地又想起了拿奇书上的预言,新皇年幼不懂政事,各方形势对比下来,竟然开始相信起了这些玄术奇说。

全城缟素,一代明主赢得了天下竟然赢不了一道早年的旧伤,树影森森,半死桐木之后凄厉不觉的哭声惊动九霄,赵光义跪于佛堂之外蓦然睁开眼,佛祖依旧眉目舒广悲悯众生,他一本一本重新翻阅那些旧籍经文,轻轻起身点燃烛火,一页一页看过去,抬手之间却又一页一页焚于火中,浓重的烟气。

我不成佛。

佛堂之外响起急匆匆的叩门声,赵光义手上动作一顿随口问道,“谁?”

云阶的声音温温软软越过一室冷灰,不经意间他就已经听得真切,她不知为何来此,却见得佛堂里起了烟,生怕出了事情急急地叩门,赵光义过去替她将门打开,扑面而来的清新荷香。

他重又走进去,手执书卷慢慢地烧,云阶不知所措地站在门口望他,他在烧佛经?

赵光义微微一笑,“有事么?”云阶忽然想起来刺目的,“大人可否告知云阶先下外面境况如何?”

他手指不停,一页一页烧过去,“先皇驾崩全城缟素。”云阶仍有话想问,见他今日举动奇怪,又不好多言愣在那里看他烧经文,“为何全部毁掉?”他竟在佛祖面前烧佛经。

赵光义轻轻巧巧说出一句,“以后恐怕再也不需要它了。”云阶缓缓走进去,听见烟火中德尔男子接着说到,“你想问大哥多日不见处境如何?”

云阶不语。

他接着问她,“你怕他有事?”

“他不会有事,今日局势于他大大有利,何况禁军点检一手掌握。”云阶终究是王饶之女,深闺之中亦懂得个中利弊。赵光义笑意更深,“那你来此又是为了什么?如若你一点也不为他担心。”

云阶幽幽一语,直说得天光明晦,“我担心你。”

“我?”手中的佛经一滞,火苗迅速舔上手指,赵光义见得它扑簌而上竟忘了躲,班上觉得疼了才略略收手,“担心我什么?”

身侧的女子移开些火烛,“担心你和我爹一样。”

赵光义哈哈大笑起来,“他是我大哥,现在城外谣言满天亦有我极力煽动起的因素,我怎么会和你爹一样?我大哥出了事情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云阶不去望他,很久不曾说话,静静看着他继续烧书,等到他有些乏了,转身过去将窗子统统打开的时候,她才重新开口,“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可能是……..你和他曾经描述过的不一样。”赵光义迅速地接道,“很多人和我说过这句话,大哥也一样感叹过,可是你们怎么能理解我这十年的日子?赵光义如果一如既往,根本不可能活着今日等到他。你们更喜欢一个永远跟在他身后乖乖听话的我?还是在所有人眼里,命中注定只有他才能成得了真龙天子?”

“你这样的念头本身就很危险。”

“赵匡胤就一定安全?他今时今日只差一步而已,这一步本身就是最最危险的。”赵光义看她眼底忧虑,佛龛前的一排火烛借着入室而来的轻风左右摇摆,云阶顾着和他说话,背对着火光一时不曾发觉,些许发丝被摇曳的火星燎起,赵光义迅速过去扬手扑灭,女子长长的头发过了腰际,“躲远些,这么好的头发烧了多可惜。”说完觉得好笑,顺势伸手带她坐到一旁的椅上。“我以前未曾注意,云阶的发生得很好。”

她伸手自己挽起看看,“无事。”赵光义把剩余的残卷随意地一丢,轻轻擦拭手上余烬,“边关有变,刘钧和辽耶律璟勾结起来意欲南下,不出几日他定是要拿到虎符出征继续北伐,他所想之事已经展露眉目,我再也用不上这些东西,便全都烧了吧。”

云阶明显觉得可惜却又觉得他说得是实情,“这么多年等不到他,有没有放弃过?”她忽然问他,“你有没有想过就这样受戒出家妥协于现实?”

赵光义好像听见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随口便答她,“我不是等他,我是等自己的机缘,我不受戒,并不是因为赵匡胤不让,而是我本无佛心。”

云阶默不作声。赵光义说完了却又忽然觉得心惊,他忘了那个孩子的立场,忘了如果要是他应该是如何期望的心情,可是话已说出,赵光义发觉自己在云阶面前,开始能够渐渐忘记那个孩子的存在。

每一次我见到你,便开始努力挣扎做自己。

可是结果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 福祸成败皆自作(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