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7章: 惊起醉怡容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7章 惊起醉怡容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午后赵匡胤迟迟没有等来太子的任何密信,正在猜测,却又人叩门,他也不回应,以为是府里通传的下人,可是半天没有人声,只好起来开门,木门轻启,正对上一目重瞳,顿时一愣。

“你……安定公……”赵匡胤瞬间想起昨夜高楼相伴,两人凌空而下,以及……以及那一吻的风情。他有些不知该说些什么,也不清楚他这样私下来访的意图,霎时僵在那里不知如何继续,倒是眼前的人神情自若,丝毫没有和往常有何不同,唇角一抹淡淡笑意,直直地望着他,深色的瞳里波澜不惊。

“我的府里,还不准我进去么?”李从嘉半玩笑的语气,站在门边,不知是不是来的路上途经花树,肩上还有一朵细小的粉色花瓣,沾染了春色联翩。

是桃花么?赵匡胤微微眯起眼,他总让他牵念。李从嘉。这个名字缓缓地在心底流淌而过,如沐春风。侧身让他进去,只看见李从嘉软袍清淡,更添了诗情画意。

这个人,永远都是淡若远山,似乎这世上再无什么可以让他震惊失色,就算流连红尘十里,也仅仅是那琼楼玉宇繁华万千中泼墨的一笔,他本身无所顾忌,而旁人便要牵肠挂肚再不可离了心蛊。

“有事?”

李从嘉坐在桌旁喝一口茶,“你既然纵横南北多年,想必见多识广,这一次我是想问一件东西的下落。”

“所为何物?这世上还能有什么东西让安定公执着。”赵匡胤开始感兴趣,他也有想要打听的东西。

“你有没有见过一张失传的曲谱,《霓裳羽衣舞》。”口气夹杂了些许期待。

赵匡胤脸上露出笑意,却不语,只看他,像是见到了什么当真可笑的事情,“原来是个什么曲谱,酒醒了?安定公颇有闲情雅致。”言外之意分明,眼前的诸多威胁尚未有个定论,他跑来竟然只是为了问张谱子。

“有何不可?”李从嘉举着茶杯看他,微微扬起眉,那样子分明是种不动声色的无所顾忌。

更何况,那是娥皇一直心心念念的谱子。

霓裳羽衣舞,大唐盛世时天下间最奢华旖旎的风光,开元二十八年,杨玉环在华清池初次进见时,唐玄宗曾演奏《霓裳羽衣曲》以导引。李从嘉缓缓地吟着那诗句,“天阙沉沉夜未央,碧云仙曲舞霓裳;一声玉笛向空尽,月满骊山宫漏长。”惹得赵匡胤笑意更深。

娥皇自从受聘嫁与李从嘉,便从未停止过对于这谱子的追寻,几番月下花前,她心上总是念着这曲子。李从嘉看着那艳若明霞般的笑容,怎肯放她牵肠不得如愿?可惜私下派人寻访都是无疾而终,时间久了,这心愿熬成了心病,夫妻二人都执着于那开元年间最惊艳的舞蹈,李从嘉与韩熙载宴席上也曾多次提起,可惜就连韩尚书那样多年风月场中游戏的人也寻不到,诗词歌赋,若是其他,哪一样李从嘉想要得不到?偏偏就是这霓裳羽衣舞,像是真的绝世一般,得到的消息多是乱世战火,那样繁花似锦的盛世都能够翻天覆地,何况一部曲子?

可是娥皇不信,总该有当年的宫人流传于世,她还曾为此伤心而病,接连几日连琵琶都弹不得,他便更加放在心上,总也要为她寻到。娥皇,怎么可以烦心呢?他一直告诉自己,无论如何,娥皇都应是尊华一生,就算是非风波也不可触及,

她想要,他便告诉自己,一定替她寻到。

昨夜通宵的宴后歇息了一会儿,他看娥皇疲惫,便一个人起来到偏苑来找赵匡胤询问,或许他有机缘得知也不一定。

赵匡胤念头一转,便知如今看来不是他所想要,“是娥皇想寻?霓裳羽衣舞倒也配得她。”多么狂妄的口气,不过曲子,不过女子。有什么当真,这歌舞伶工的路数,哪是他理解得了的。

李从嘉皱起眉,有些不悦的神色依旧清雅得让人叹服,“娥皇也是你唤得的?”她是他的妻。牡丹花上傲然九天的凤,不论如何,娶得这样的女子都是一生的福气。

赵匡胤莫名一股怒意无从解释,他见不得他这个样子,那好看的眉本当永远无所牵念,凭什么,为了这么小小的事情,坏了一身的烟雨。

他见不得他为了别人想要的东西失了自己。多么危险的想法,赵匡胤感觉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走到李从嘉的面前,看那人坐在椅上,眼里还有牡丹的踪影。

他伸出手,剑眉上挑,缓缓对碧衣的人说,“李从嘉,你遇上了一树桃花。”这话全不似自己的口吻,可是说出来舒服得多,伸手慢慢地抚过他天水碧的衣裳,抚过那消瘦肩头的残余花瓣,第一次,刀剑傍身的人温柔得像怕惊飞了池中的鱼儿。

李从嘉愣在那里,看花瓣飘落,“桃花?”还来不及多想,赵匡胤昨夜通宵畅饮散开的发丝掠过眼前,

手心有细细的汗。

俯下身子,赵匡胤愈发想念起紫檀香气萦绕唇齿的瞬间。所以不准,赵匡胤不断在心里重复,不准为了区区牡丹盛世扰了你的心。

他想狠狠地咬他。看看流出来的血渍是不是都是紫檀的香气。赵匡胤瞬间的冲动让自己都吓了一跳。

这一次很显然李从嘉是被惊到了,他看着眼前的人一脸异样的神色,昨夜那……不可再提及的禁忌让他无法再维持什么平静,碧衣的人猛地站起身后退两步,赵匡胤伸出手去拉住他的袖子,拉扯间顾及不得,碰翻了桌上的茶壶,似是洒出了茶水,李从嘉一声轻呼扬起右手向后,

一滴滚烫的水珠溅在赵匡胤脸上,他蓦然松开手,

噼啪的碎裂声惊断了一室慌乱。

赵匡胤回过神来得时候眼前的人撞在墙边的屏风上,精致的白纱山水屏风衬着一张苍白的侧脸,长长的发丝垂下看不清表情,只是那纤细的指尖还滴下水来。

赵匡胤看着地上无数的碎片还冒着热气,这才反应过来那热水洒在李从嘉手上,下意识地心急,上前一步,“你的手……。”

李从嘉还是侧脸相对,见他过来,后退一步,“赵匡胤。”声音绝不同于往日,低沉得让人生畏。

赵匡胤刚要再上前说些什么,他就转身拉过屏风,绝美的腕子消失于屏后,右手上渐渐泛出红色,还是烫着了。

两人之间横贯于一道被拽得歪斜的屏风,影影绰绰地映出屏风后一抹碧色。“赵匡胤。”李从嘉不说话任何话,只是低沉地叫他,像是在叫一个醉酒昏迷混沌不堪的人。

“你过来,我……。。”赵匡胤不知道怎样说才合适,这时候的一切都让他无所适从,这么多年的南北漂泊,从来没有过的不知所措。屏风后的那个人真真要把他逼疯。“我的意思是,你的手……。”

李从嘉不说话,他很难相信他。

赵匡胤向来直接,只想着那水的温度,见他确是被自己吓到了,也就干脆一些,以他一贯处事的作风,直接拔出自己悬挂于墙壁上的剑一剑劈开早已不稳的屏风。

华贵的山水屏风从中间一分为二,伴着些微尘碎屑散开,之后的李从嘉重瞳如墨。左手覆在右手之上正在察看。突如其来的声响,屏风竟被那人劈开,李从嘉当真是气极了。

开口唤人,声音刚刚发出,眼前人影一闪,赵匡胤竟然先一步略过来径直一手禁锢住他的腰,另一手紧紧捂住他的口。

一目重瞳子,帝王之相,这一次,那眼色深得要溺死人。

那一个瞬间赵匡胤笑得促狭,“你也会害怕。”

……本章完结,下一章“ 还如一梦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