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8章: 还如一梦中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8章 还如一梦中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从嘉被捂住口无法叫喊,偏偏又被他死死地箍住腰动弹不得,他哪里挣脱得赵匡胤的力道。一双重瞳怒意翻涌,很明显这一次是真的恼了。

“你也会害怕。”

怀里的人摇头,抬眼看向门外,有人声。

赵匡胤也不得不小心起来。只听见随李从嘉过来的飘篷在外询问,“主子?可是碎了什么物事?让人进去收拾可好?”

两个人都僵在当场,赵匡胤放开捂住他口的手,很明显是示意他答话。李从嘉万般无奈,他是该唤人进来,可是先下他们如此姿态,让人看了去……..

万万不可。他回身想要脱离赵匡胤箍住他身子的手,惹得赵匡胤更加使力,扯得他往后退了两步。

“安定公?赵公子?”飘篷听到了声响过来询问,却没想到半天没有回应,心下起疑。继续在门外喊。

赵匡胤径直将他推至墙边,低声在他耳边说,“快答话,该说什么你自己清楚,如果现在你叫人进来,那我就直接送你去找杨玉环要霓裳羽衣舞。”

李从嘉甩甩衣袖,他就是这样,形势既然如此,挣脱无用不如从容以对,他盯着赵匡胤小声说,“你若是想杀了我,刚才就动手了。”

剑眉的人望着一旁地上劈开屏风的那柄剑,更加贴近他的耳畔,“是,我还不想杀你,那不如换种威胁?你若喊人,我便直接撕了你的衣服。”语毕竟然真的一使劲将李从嘉抵到墙壁上动弹不得。

很明显的不自然,李从嘉听闻此言瞬间错开了眼目,偏过头去看向门口,赵匡胤很想知道他此时应该是什么表情,如此烟雨锦绣里长大的人恐怕生平是第一次受这种无礼的威胁。可惜阴影里他的侧脸看不出什么,只是抬手一个噤声的动作,示意赵匡胤不要出声。

“飘篷,无事,碎了一只杯子,一会我走后再叫人收拾吧。”

“主子,茶水可洒了出来?不如飘篷进去……..”

“下去吧,没事。还有要事和赵公子商议。”李从嘉的声音恢复到平日的波澜不惊,还带三分慵懒的语调却让飘篷再不敢有疑义。

脚步声远去。

后背撞在墙上生疼,手上刚被滚水泼到的地方也不知如何,李从嘉放佛是真的累了一般,抬起腕子抵住额头声音低低的冲还不肯放开他的人说,“人都走了,你也可以松手了。”

赵匡胤只看他,不做声,不放手。

僵持不下,李从嘉终于对上他的双目,“赵匡胤,你可知得寸进尺三个字?”这话说完又觉得分外不妥,不由得想起那高楼之上的凌风而下,那尺寸间的……..

李从嘉竟然也有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

眼前的人抬起他的右手,“烫着了。”碧裳的人下意识向后缩回手,被他再次抓住腕子。清瘦的骨骼轮廓绝美,硌在手里的感觉,就那么一直停在心上。

赵匡胤原来不知,春日里的李从嘉,手指也是冰冷的。

“记得去敷药,别留下烫伤的疤。”

李从嘉半侧过脸看他,“谁说的,一点伤也要这样女人的治法?”

赵匡胤大笑着放开他。

像是甚为满意地拾起地上的剑在袖上擦拭灰尘。

李从嘉长出一口气,缓缓地想要回到桌边,谁知道赵匡胤竟然剑头一转直指自己的眼前,还带有些青石地的寒气,光亮的剑尖离自己的瞳孔也不过只有一寸。

那如画般的山水碧色,衬着一剑戾气突然微笑。

其实生死,就在这一寸之间。

李从嘉发丝在几番拉扯后已经散开,前额的发滑下遮住了半边的眼目,苍白而淡薄的面色,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赵匡胤最怕他如此。

每一次,在他堪堪找回自己想要痛下决心的时候,李从嘉便总会有蛊惑人心的邪术,他清清楚楚告诉你,他不在乎。不妨一死。如此,让赵匡胤恨之入骨,凭什么。

背负着不可言说的过往。他依旧能够风轻云淡。

“不如归去?”一挑眉的风情。李从嘉说得尽兴,“我死之后,还请赵公子私下代为寻找霓裳羽衣舞曲谱,若日后真的有幸寻到,盼赵公子能够转交给夫人。”

赵匡胤怒意分明。

李从嘉见他如此,反倒是有些不解,“你本不就是要来杀我?那种毒名叫沁骨,不知我说得对不对?”这话到让赵匡胤一愣,“沁骨?你……..”

“你丢了东西。”李从嘉云淡风轻地告诉他,自己初见那夜,捡到了他滚落在地上时的那个瓶子。“毒入淸欢,死状类心疾?”

“你知道得不少,却也不多。”赵匡胤想他纵然是去打听,也肯定不知这北方毒物的底细,不过也就是从齐王的例子上推论罢了。

李从嘉摇头,“足够了。”

赵匡胤蓦地皱眉,

剑尖偏离,直入墙壁三分。

赵匡胤看着那手上的红肿,“李从嘉,”他直唤他的名毫不在意,“今日我不杀你,你欠我一命。”

轮到李从嘉笑出声。他心累,却不得解脱,如果那一剑当真是刺入了自己,会不会反倒是件好事,那些太子党人便会从此无忧,赵匡胤也便可救出弟弟从此逐鹿天下。而…….娥皇。还是放心不下她。最后而最后,他唯一的牵念,便是那说着亲手要为他染碧的女子。

念头一瞬即过,突然却被自己吓了一跳,什么时候起,也开始期望着赵匡胤真的能够救出其弟。

还是太执念于此,自己还是相信长幼人伦。

李从嘉还是期待着,能够看见这乱世的真情。

他像是看见了什么有意思的游戏般颔首,“我说过,想我死的人不是你。不过如今看来,你似乎也对我的命感兴趣。真是奇怪,我不轻贱人命,却总有人想要轻贱我的性命。”叹口气,一个帝位,纠缠了这许多年。

赵匡胤见他许久无言,只身坐到桌边,并不看他,却扔下一句话让李从嘉拂袖推门而出。走得分外匆忙,再不肯多言。

“我只是对你感兴趣。”

……本章完结,下一章“ 当年得恨何长”↓↓↓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