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19章: 当年得恨何长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19章 当年得恨何长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昨夜的种种都是说不清的一场事故,太过顺理成章,以至于让人格外有负罪感。他们两个人都有些不敢直面。

他们都还有着各自的立场。这场棋还未下完,怎能就临阵出了叛徒。

有十几岁的小侍女刚要进来,只见得一地狼藉,屏风竟然变作两截,还有一地的碎片。她战战兢兢地在门口问,“赵公子?可要叫人进来收拾?”

他起身走向门口,远远地还能望见那碧色的衣衫渐渐远去。

想他昨夜高空之中一落的风姿,赵匡胤微微闭上眼,扑鼻紫檀香,“进来收拾吧。”

“是……..”

下人们七手八脚抬出去了那屏风。私下议论不绝,全被他抬眼震慑了回去。幸得安定公还未曾怪罪什么,小丫头们也就自行退去。

赵匡胤躺在床上闭上眼,等了这么久太子的音信,还是什么都没有等到。看来,李弘冀是不会有变数了。

他还是要杀他。

他要杀他的六弟。

李从嘉赌输了。

他抬首摸过自己肩上的那道箭伤,本就不深,伤口凝结,不出几日便该彻底好了。只是那些黑衣人。赵匡胤想起那些人的身手能够射中自己肩头也算得了。忽地又想起不知光义如今怎样,怕是也在这样的严密监视下。

比起记忆中年幼的他,现在的赵光义早已摆脱了稚气。多年前那棵枯树底下的孩子如今也同自己一般高大。或许是因为长期身在寺庙中的缘故,赵光义的相比他反倒要更加沉稳。这样南国的相认,本是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多年前,他们的父亲还是受到倚重的武王,年少的时候清晰地记得家中后园那片很大的练武场,每日清晨天还未亮时就有父亲的手下去练拳,父亲送赵匡胤去读书,偏得他与生俱来就是见不得那规规矩矩摇首诵读的先生,一去便总要惹出些事端。仗着自己从小就练得的功夫,今日打了同窗明日竟惹到了先生头上,书终究是读不下去,便也就一门心思放在了习武上。

可是赵光义与他不同,小时候的他喜欢安静,也喜爱读书,这曾经让自己很看不惯。赵匡胤如今倒在床上无事思量,想起那时候的光义,不自觉笑出声。

那日他午后练完了拳,正倚在院里的一棵枯树被砍断之后余留下的树桩上坐着拿刀雕木头,抬眼看见光义读书回来。

小小的人,那时候是有些怕哥哥的。他总是那么凶的样子,舞刀弄枪,每每见得自己的书上被人划了印记,那便准是他做的。可是他总不告诉父亲,赵匡胤曾经耀武扬威地嘲笑过,而他只是说,兄长为大。

这句话还是让他想起了李从嘉,他们都是这样识孝悌的人。可是那时候的赵光义才不过幼年,渐渐大了些,他终究还是和自己相仿的人,眼底能够看见一颗不驯的心。

四五岁的赵光义很好奇哥哥手中的那一块深色的木头,好像还隐隐有些香味。“这是什么?”

赵匡胤无事总爱自己玩一些小把戏,那时候一起的孩子间流行雕木头,刻出各种各样的形状和纹路,拿出来摆在一起显示。赵匡胤自然是个中好手,懒洋洋地答他,“木头。”

当然不是一般的木头。色泽沉郁,自有幽香。赵光义疑惑地盯着那东西看了许久,刚要说话,哥哥却伸出手来一个噤声的动作,他便只好闭了嘴。

赵匡胤私下看看,没有旁人,父亲正巧外出有要事,他拉过赵光义一起坐在那树桩上,把那块木头举起来细细地给他看,“小声些,这是上等的紫檀木。你看这色泽深紫,是珍品。”赵光义有些惊讶这木头的来历,伸出手去摸摸,虽然还不懂什么,只是直觉上便觉得此物一定贵重。

“这是一位高官赠与父亲的礼物,我悄悄地把他偷了出来。你千万不要说出去,否则……..”目光透出凶意,惹得赵光义频频点头。

“可是要它何用?”

“呆子!当然是雕一件稀世珍品将来偷偷地卖掉换银子。”赵匡胤仔细地叮嘱他,又反复地把玩着那块木头,终于弄得光义也跃跃欲试有了兴趣。

百般的恳求后,哥哥应允教他一起刻。

其实哪里有什么技法,不过是孩童的玩闹,简单地将珍贵的名木分为两块,最简单的不过是雕个圆环出来,磨一磨,像是母亲手上的那个镯子。

那不如就做一对木镯吧。

兄弟二人一人一个,泛着幽香的上等木料稍加打磨竟然也颇像回事。有伙伴后来看见,还取笑着,你们将来各自娶一房媳妇,就用这个当聘礼最合适不过。

小时候他们为此高兴了很久,直到被父母发现痛打一顿。

每个人都曾经年少轻狂,自以为天下无双。他们二人跪在院里受罚,还赌气要双双珍藏这对镯子,不过就是区区紫檀木,待到有一天得偿心愿傲视九天,有什么不可得?有什么算得珍贵?

赵匡胤曾经对着自己的弟弟许下过宏远,他想要的是天下。他不会仅仅满足屈居于当乱世一隅国中的武将。

赵光义颔首,他想做的,他便帮他完成。

不过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传奇。

谁知道一场胡闹过后的木雕,竟然成了日后相认的凭证。

战乱惹得家人失散之后,赵光义的下落之谜郁结在母亲心头,赵匡胤前几年离家四处跟随军队南北征讨,恰打听到当年光义很可能随一行僧人南下,他便也只身来到南唐,入了金陵的第一夜,借宿在城北的安东寺。

清晨时分,有一些未剃度的待发弟子出来扫园子,这是每日必行的功课。赵匡胤推门而出,只见得廊下有人穿着粗布的衣服,十八九岁的青年面孔并不熟悉,却带着那一个紫檀的镯子。

他有些不敢相信,还是叫出了口,换得那人震惊地抬首,四目相对,半晌无言。

赵匡胤见他的不可相信,便从怀中拿出那年的那个木镯,还有些稚嫩的手法,虽然日后他曾经细心地再此雕琢过,可终究算不得什么精品。

如同眼前人手上的那一只一样,都还带着那年树桩上的孩童心思。

分别了这么久,那个总被自己唤作呆子的光义,还是回来了。

他们终日长聊,有些事情都记不太清了,却也还是找回了早年的很多往事。直到那一日,他来南唐想要投奔的一个武官将他举荐给了李弘冀。赵匡胤最初并不知他的身份,只是他眼神中的迫不及待以及不可压抑的疯狂让自己觉得好笑。这样不是一个智者应当有的神色,他太过于迫切,不懂得掩藏自己的锋芒。

不过他还是担心光义,说是无所牵挂,那只是伪装,刚刚相认,他怎么能让他再次涉险。赵匡胤躺在床上,从怀里拿出那只陈年的木镯子缓缓地摩擦,紫檀于他,总是有些非凡意义的,何况这一趟南国之行,他从未想过会有紫檀如此有缘。

倒不如说是,与他有缘。一腕的风华万千,竟然就能让他惊了心目。仔细想想,刚才的自己的确是……疯了。

他竟然会有冲动,说不清的,只是见不得李从嘉为了旁事牵念挂心,他想象不出他那样温润如玉般的人也是会为娇妻的心愿奔波烦忧的,总好像忘记他也是有家室的人。何况纵使他并不觉得有何相衬,但除了娥皇此般牡丹盛放艳极似凤般的女子,李从嘉怕是也再不得有人能配得起了。

一个清绝,一个艳极。也堪称人间佳话吧。

他痴痴地闭着眼,原本为了歇息一会,却又生出了诸多思绪。赵匡胤没有想到,此后经年,他常常于金殿之中再无睡意,或许说是,不敢入梦。

总怕那梦里,还是当年半空之中把酒临风的你我。

一个怀抱里的岁月无惊。

……本章完结,下一章“ 欲睡朦胧入梦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