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21章: 惊觉银屏梦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21章 惊觉银屏梦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惊梦。

满脸泪痕地蓦地坐起身子。这才发觉自己是做了梦。

流珠砰地推门进来,急得只问夫人如何,她惊喘未定,回过身去才发现身旁当真空空如也。尖叫一声猛地从床上起来。

“夫人…。。”流珠赶忙取过一件披纱给她,她换乱地将它甩在地上,抓住流珠的肩问,“从嘉呢?”

“安定公他…。他刚才出去说是有要紧事询问,这会儿还没回来。夫人别急……”

“他去哪了?”

“好像是往偏苑拐去了,我见着飘篷跟着伺候呢,夫人放心。”流珠只当她是被梦魇住了,不住地安抚她,替她揉背心顺气。

“他去那里做什么?”娥皇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恢复了一些,只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有些颤抖,缓缓地坐在了床边。

“流珠不敢问,只交代了有事,让看着夫人好生歇息。”她去桌边倒了一杯热茶,给娥皇送去。

娥皇双手捧着那一杯茶,暖暖的温度安定了心神。“我没事,做了个噩梦。”

“不然流珠去叫安定公回来……”

她几乎就要颔首答应,可是又想到这不似自己的作风,要怎么向他说不过是为了一个荒诞的梦,若是他当真是为了要事,难道还让他回来不成。

何况最近他也不易。

娥皇将纱衣披上,饮毕那杯茶,“无碍,你先下去吧,方才的事情别告诉他,让他笑了去。”说得又恢复了往日的口吻。

流珠见她无事,也放下心来,笑着掩嘴退下,“好好,夫人好生歇息,流珠不说。”

也不只是什么时辰了,混混沌沌的一个梦扰得娥皇有些头痛,她捂着自己的额头坐在床边发愣。

梦里的一切如此真实,真实的露园,真实的场景。甚至真实的自己和……她突然不敢再往下想,那算不算的上是真实的他呢?

她倚着床边的雕木床梁闭上眼睛,还是止不住地想起他们相遇及相识之后的一切。

那一次周府的花园相识后,她便闭门不出。一个人无事弹弹琵琶,想着他。

越是想,就越是不愿出去。

有时候父亲常常请她来遮面去弹一曲,她也是到了待嫁的年纪,父亲的心思她如何不懂得。偏偏就是闹着不肯去。只一个人关在房里。

惹得那时候的流珠都有些奇怪,怕是小姐被那花园里唐突的人吓着了吧。

她就是想看看他会不会寻她,会不会一直同自己这般心上想着。

果然他没有让她等太久。

那一日流珠过来禀告,“老爷说了安定公几次登门拜访都未曾得见小姐,这一次特意写了新的词来盼小姐赐曲。”

她嘴上不说,心里总是万分欢喜的,梳洗打扮得淡雅得体,抱着那一架最爱的琵琶出去会他。

李从嘉就坐在厅里饮茶,背对着她走进来的门口,淡淡地在日光下投下一抹清瘦的影子,干干净净得却让人流连。

听见了响动,李从嘉转过身来,视野里突然出现得女子淡粉色长裙衬得整个人愈发得明艳,似那天边最动人的一抹烟霞。

他微笑起身,那个画面让娥皇时至今日依旧动容,当真是最雅致的画面,仅仅手执一只瓷杯的李从嘉,微笑不语眼色深重却是无比清澈的。

她能够从那双眼里望见他心中的自己。如此美好得像是一朵艳极的牡丹。这是她第一次为自己的容貌骄傲,这样才配得上那样的眼睛。

他的一丝一毫都像是不可玷污,可又不是因为地位和家世而带来的,只是他本人而已。她最喜欢看他站在那里但笑不语的风雅身姿,这才是值得她想要她欣赏她爱的人。

于是那一日,她手舞琵琶,他低吟新词,两个人的心意相通眉眼流转间都是风情。竟让一堂的府里家眷静默无声。

蓬莱院闭天台女,画堂昼寝人无语。抛枕翠云光,绣衣闻异香。

潜来珠锁动,惊觉银屏梦。脸慢笑盈盈,相看无限情

相看无限情。

父亲眼底的欣喜清清楚楚,他这样才华出众的女儿一直性子与众不同,这世上有几人能入得了她的眼。

恐怕也就只有安定公了。

很久之后父亲再和她提起那一日,总是感叹女儿大了,那一天的场景府里很多人都记着,才子佳人,当真绝配。

只有娥皇自己才清楚,不是她有多心高气傲,而是任何女子,遇见了李从嘉,都再也不能有其他人入得了眼。

世上如侬有几人。

她之后已是他的妻,看见他写下的这么淡淡一句还是感慨,李从嘉从来无需华丽堆砌也能够举世无双。

所以她如此庆幸如此幸福。这样大的天地只有她才是他的她。

只有自己才能够触得到他。

回忆到了这时已是嘴角带笑,娥皇心情舒缓了不少,嘴里轻轻哼起那年的调子,抛枕翠云光,绣衣闻异香。

可是那场梦魇里的李从嘉却是她从来未曾想象过的。足够清晰却依旧遥远,无论她怎样伸出手去都不能够感受到他。那种费尽气力也不能再相拥的感觉真实得让她突然又遍体生寒。

明明是江南的三四月,怎么这样湿寒。

她裹紧了那一袭长纱衣四望无人不知如何是好。伸出纤纤玉指轻轻碰触他曾经躺过的地方,或许是时间长了,枕上早没了温度,梦里的人入水无痕,碧色缓缓地散去,直至她再也看见……。

那镜中的花月让自己惊惧成真,可是又荒诞得无法相信。突然后悔不留下流珠陪她聊一会,这样空空的屋子让她害怕。

就连墙角的香炉都燃尽了紫檀。

她起身过去想要添香,心力交瘁间手不稳,紫檀撒了一地,又怕这时候再叫流珠让她多心再嚷嚷得请大夫来,终究只是个梦不是么。

她扶着一旁的书架缓缓蹲下身去拾,谁曾想上方的书放得不稳,落下了两册,娥皇有些疑惑,都是些旧书了,许久没有人动过,怎么就突然掉下来了,刚要去查看,书架上又骨碌碌滚下个小东西。

是个瓷瓶。

她捡起来接着光细细地看,没看出是什么材质却只觉得遍手生寒,那瓶子竟然冷得像是会自己冒出凉气。

这是什么东西?难怪书会放得不稳,后面被人放了它进去。

可是又是谁放进去的?进的了这屋子的除了他们也就是流珠了。可她怎么敢在这里藏东西,难道是…。。从嘉?

思绪百转千回每个定论,突然又想起,那布衣的男子。一道剑眉……娥皇惊起,赵匡胤……。

恰在此时房里的木门轻响,她慌乱地将瓶子放回去又把书都按原样摆好。

有人进来,一袭天水色的长衫,回身掩门姿态优雅至极,她猛地抬眼望过去,只见得李从嘉回来了,心里稍安。

却只是一闪,她好像看见他的手上……是伤了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无语枕边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