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22章: 无语枕边倚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22章 无语枕边倚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娥皇愣在香炉边,披纱斜斜地散下去一半拖坠在地上,发丝因为刚刚惊醒而凌乱未曾打理过,苍白的一张脸还有刚刚梦里流过泪的痕迹,李从嘉转过身看见的娥皇便是如此,憔悴而不知如何是好地扶着书架望他。

眼睛里都是无助。

他手上还留着刚才那壶茶的热度,以及…….赵匡胤拉扯间的轻慢,心里刚刚按捺下所有的悸动,这时却又突然见到她此般…….像是受了很大的惊吓,那平日里艳极的女子此刻却只让人心疼,全无了往日傲看牡丹盛放的气韵。

“娥皇?怎么了?”他急急地上前搂过她,明显地感觉到她的纱衣已经被冷汗浸湿。

好像是被他的怀抱唤醒,娥皇猛地伸手捋顺自己的发丝,“我…..”她眼睛不自然地瞥向那书架,话又咽了回去,“没事….做了一个噩梦而已。”低下头不再去看他。

“噩梦?”李从嘉看着她脚旁还有散落的檀香,“怎么不叫流珠来添?再躺一会儿去可好?”

娥皇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脚边,这才记起本是要来添香才对,她挽起滑下的长纱俯下身,强压住该才的种种疑虑和惊慌,故作轻松地对说:“我刚起有些头晕,手一不稳便撒了,流珠本是过来了,我怕她小题大做闹得府里又不得安生所以让她下去了,没什么大碍。”手指依旧冰凉仍止不住有些颤抖,苍白的柔荑覆上那幽暗的香料,恰好一头长发顺势倾泻而下,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慵懒娇弱。

李从嘉想她许是太累,睡得不好做了噩梦。一双重瞳子温软流转,心疼地随她低下身子,“我来,你去再睡一会儿……”他的手覆上她的指尖,原本仅仅只是想接过那些香木,却陡然停在那里,颜色瞬间深重如墨。

他搂过她的肩,很低沉却依旧不乏温柔地问她,“怎么手这样冷?刚才碰了些什么冰寒东西么?”一脸关切地将她的双手捂入自己的袖口。

春日的午间,她的手却是不正常的寒冷,像是刚刚拿过了冰一般。

李从嘉的脸色突然一变,但是很快恢复如常,眼睛瞥向那一侧的书架。

娥皇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抽回自己的双手,动作迅速得像是被什么狠狠地扎到般,惹得李从嘉关切地看她,“娥皇,你今日怎么了?”她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一双手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我….没事,许是从梦里醒来身子凉。”她不敢看他,低下头去却又见得李从嘉手上那一块明显的红印。“你…..”重心蓦地转移到了他身上。

“刚才不小心,和赵公子长谈碰洒了茶。”李从嘉动作极清雅,以袖掩手不肯让她再看,另一手缓缓地扶她起身。“做了什么梦?吓得这样。”他露出一丝笑意,看着她躲闪的眼神故意说得再平常不过。

“梦见你落入水中不见了。”语气还带些委屈,娥皇只当他不再追问自己,也极力想将自己手过分冰寒的原因遮掩过去。“我一直随着你走,可你总也不愿回过头来。”

李从嘉笑得极其温润好看,扶她坐在床边,一抬腕掀起床前的红纱,用一旁的金钩勾住,还是那一抬腕的风华,连这样稀疏平常的动作做起来都优雅得常人莫及。

娥皇莫名地感到踏实,他就站在她面前,还轻轻地为她挽纱谈笑,是爱极了眼前的人吧,所以日夜诚惶诚恐。她伸出手去搂住了他的腰,坐在床边将他拉近自己,脸缓缓地埋进李从嘉的怀里,“从嘉。”他笑得轻柔,知她还是心里有事,一双冰寒的玉手放在自己身上的感觉异常清晰。

她知道了什么,又看见了些什么?李从嘉心内更加不安,脸上却依旧云淡风轻,抚顺她揉乱了的头发,“有事?”温柔得口吻让她闻之心安。

娥皇在他怀里贪念那幽幽的紫檀味道,恍若有镇定心神的奇效,这是他的印记他的魂,早不是什么特别稀奇的熏香,却只有这个调子才最配他。手上的气力明显加重,她喃喃地只唤他的名,“从嘉……”

李从嘉被他唤得心都软了下来,“究竟怎么了?真让个梦给吓坏了不成?”他轻抚她的脸,像是捧着稀世珍宝般,“我在。娥皇。”

是的,他还在。

真真实实地站在她面前,真实地温度。

目光停留在他手上那一抹烫伤的痕迹上,娥皇心里念着也不知疼不疼,想起了什么,抬起脸问他,美目含波还带着些淡淡的忧伤,像是浸雨过后的牡丹,眼里依旧却添了三分愁绪,“还笑我,你不也是和人家喝个茶就烫了手?怎么这般不当心,谈得碎了壶么?”娥皇只不过是一贯的玩笑话,和他平日私下两个人打趣早也是习惯,万没想到这么一句反驳他的玩笑话竟然惹得李从嘉一反常态。

他面色终于维系不住,像是被人揭穿了什么隐秘,放开她背过身去,一双手撑在桌面上不说话,重瞳里映出手上的那一抹红迹。

一夜。

那人高楼上的俯身一吻,他纵身而跃那人的怀抱,偏苑里和那人的一场挣扎…..赵匡胤的那一袭话还在耳边。

“我只是对你感兴趣。”

他该愤怒该震惊该将他杀掉。

可是为什么他不想。回来一路上他都在思索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可是说到底他一直用无所谓的态度来敷衍自己的心。直到娥皇在自己怀里的一句玩笑话,突然戳破了一些东西。那些繁花似锦的春意无边只不过需要一场雨,就足矣落红遍地。

就足矣让他的心情再也无法伪装。他可以骗自己,可是他如何骗自己的妻。

手心里渗出汗来,他紧闭双目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安静下来,太子哥哥,帝位,争斗,天下。太多的事情,他以为自己早已学会从容面对视之无物。

可是李从嘉忘记了自己也是个凡人。

所谓的现世安稳突然遇见了赵匡胤,崩溃瓦解得丝毫不剩。

他说得对,自己是个疯子。可是那高楼之上的一切,若是重来,又会如何?他惊恐地发现或许事情还会重蹈覆辙,清楚地知道自己没有学会后悔,他也清楚地怀疑这一颗心,是不是真的被下了蛊。

他们两个人。都在为了彼此的心蛊而犹疑不决。

瞬间的刺痛让李从嘉无法从容面对娥皇。

“从嘉?”娥皇很怕见到他的背影,又让她想起了那场异常清晰的梦。

“先去休息一会儿吧,我…..”呼出一口气,李从嘉不敢回首忘她的眼睛,半晌终究还是整理好心情回过身来,语气故作平和。

她见他如此也无法再说任何,把一颗担忧的全按捺住只得躺下。碧色的人过来帮她将身上的披纱放置一旁的架上,娥皇知他,若是不肯说的便全放在心里,他脸色越发沉重,她也只能装作闭上双目,“你若还有事便去吧,我睡一会儿。”

他看着她安稳地躺下,慢慢坐在她身旁。终究还是个女子,做了噩梦会怕,会怕他不见,会需要他。

李从嘉努力回去所有心中将不得光的阴影,“好好睡一觉,没事,我会在这里守着。”轻轻的气息吹在她面上,向千百次一样,一对璧人。

娥皇听见他平缓的呼吸声,空气里都是他身上的紫檀香气,她只想催促自己安心睡去,却越想睡越不得安稳。只能尽力地不让他发现端倪,装得入了眠。

这一日注定无法安宁,他和她各怀着无法言喻的心事。本来以为天地做证神仙眷侣,一件上等的天水碧纱衣一夜之间却突然像是被人撕开了一道裂口,还非得继续穿得恰如其分,用过分的温柔粉饰太平。

是不是从这一天起,李从嘉就不是那个廊下听琴的碧衣少年了呢?

她总是毫无顾虑地认定他是她的从嘉。可是一开始就忘记了,他们都不是一个人活。

他是皇上的六皇子,是李弘冀的六弟,是众人口里的安定公,是天下人眼中的惊才绝艳。

他不仅仅是她的而已。

是否还会有其它不知道的秘密?那寒冷的古怪的瓶子,那手上遮掩的烫伤。

他还会是谁的谁?

小小的一方寝室,两个人的昭华阁内却透不进一丝光线。他不开窗,怕她刚惊得一身汗着了凉。努力想要给她一些安慰,可是今时今日他连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又能够给她什么依靠呢?

还是有牵念的,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既然太子步步紧逼,总要有个了结。

可是她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 还似两人心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