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23章: 还似两人心意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23章 还似两人心意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床上的女子好像是真的睡得熟了。李从嘉伸出手去将她脸上的发丝掠至一侧,轻叹一口气,声音极低,“霓裳羽衣舞曲谱,我一定想办法为你寻到。只是……..”后面的话说不出口,却又堵在心底沉重得无人可解。

太多人想要看他如何收场。他们都想知道,野心昭彰的李弘冀究竟会如何,淡然出尘的六皇子又会如何面对。

其实不难,他每一次面对着那些黑暗中的眼睛,那些等待一场好戏的嘴脸时,他都觉得可笑。无非就是进退,取舍。

让与不让。

他还是相信那年在他退避到山林之后来府上送弦的那个人。他肯去赌他的心。若是输了,那便更加简单,不如归去。

没什么好牵绊的,看得多了,厌烦了,不是不明白,是过于明白。

看着娥皇没有动静睡得安稳,他还是食言地没有守着她睡去。李从嘉轻轻起身推门出去。一个慢慢地去书房。

他想要一个人呆一会。

飘篷为他铺好一张麦光纸,本来皇上还赐了很多更加花俏的贡品纸张,侧理纸、赫号纸、松花纸、凤尾纸、香皮纸、玉屑纸。飘篷捧着清点,都是最最上等的,多到记不住数量,偏偏安定公只是淡淡地看一眼谢过皇恩就全部封存了起来,唯独只有这麦光,朴实无华,却是他最喜爱用的纸张。世人都晓李从嘉诗文绝世,却都忘记了他还写得一手好字。

只是他平日很少写,除非是心中有事,或喜或悲。小书童飘篷低着头站在案前不敢多言,兀自为主子研磨,眼睛却不住地瞥站在窗口的安定公。

自从那人进了府之后,安定公便好像时常一个人叹息。他不知道就连李从嘉自己也想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

飘篷只是知道安定公的心思不是他们下人猜得了的,就算举目天下,飘篷也不敢说有人真的能解他。坊间总说他是锦绣堆里养得富贵习性,哪里懂得愁苦,只便一天到晚埋头吟诗作赋,他不懂得世事艰难不懂得人心难测自然有诸多闲心放在这享乐上,若是遇见了人家逼到头上,他也不敢争些什么,一个人躲到了山里去。

可是飘篷知道他绝不只是这样而已。

李从嘉的心远比外人想得通澈,就如同他这一身的天水碧色一般,是透到了极致,反而让人看不清。

他们哪里懂得呢,若是你们见了主子的字。

虽然年纪还小,可是飘篷却明白,写得出这样字体的人绝不会是以为怯懦的软弱之人。那样的字体自幼始学柳公权,其后揣摩颜真卿,欧阳询,褚遂良,王羲之,卫铄等人的书法精义,最终却自成风格。

大字如截竹木,小字如聚针钉,飘篷每每远远地望见,都觉得那字似非笔力所为。却又不失清雅,瘦削之极,依旧风骨内敛堪动山石。

若是仅仅只知晓安定公平日的为人,几乎很难想象那消瘦的腕子竟然能够颤笔,遒劲如寒松霜竹。

那样的一双腕子,怎么能够于秀极,雅极,韧极之间游刃有余?

太多人只知道他抬腕的风华秀丽,却不懂得他一字之间的气象万千。

今日的安定公,又是为了什么挥毫?

飘篷不解,只得暗自叹息,主子从不会说些什么,永远那么淡淡地一抹笑,平日里若是下人们哪个犯了错,也只是换得一挥手作罢。夫人总是说,下人们都是让安定公惯得没了规矩,让别人见了都要笑话。可是主子也从来不恼。

近些的大喜,就算得是娶了夫人。那日的安定公终于有了些烟火尘世气息,众人能够看得出他的喜悦。

那一目重瞳子的快乐,如此难得一见。

若不是天大的事情,他从来都是淡若远山的男子。可是若是真的遇见了天大的事情,他只会更加云淡风轻。从不会说些什么,也不会显出什么脸色,那一年安定公吩咐了他整理了几卷书,带好笔墨,飘篷甚至还以为他是要拜访谁的府上,可是竟然轻车缓裘就直接归隐了山林,那之前的语气依旧如常。

不过是先前去了一趟太子府里,回来心情也看不出好坏,唯独让人封了那架响泉古琴而已,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说,也无所顾忌,就那么一去数月,急得皇上都忧心忡忡。他自己好像做什么都顺理成章毫无意外,就连悲欢喜乐也都只是付之书画。

究竟谁能够触及他呢?

飘篷悄悄地尽量不弄出什么声响,安定公吩咐了想一个人安静写字,他慢慢带上门出去,候在廊下。

屋内的李从嘉盯着那一张麦光纸很久不知任何下笔。

心不静,练笔都下不稳。

一个洇开的墨渍触目惊心映在纸上。突然觉得好笑,如此陌生的自己。

李从嘉难得地烦躁不安,猛地拿起砚台狠狠扣在了纸上,墨汁四溢,恍若他自己的眼目一般望不穿。

彼时的昭华阁里,安睡的娥皇睁开双眼。

……本章完结,下一章“ 披衣出户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