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24章: 披衣出户行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24章 披衣出户行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娥皇一直未曾真的入睡,听见李从嘉走出去后不一会儿,她也轻手轻脚地起身穿好绣群,走到那方才碰掉了书的架子前面。

她定定地看,还是抬起手拿下了书册,都是许久未动过的旧籍,藤架内侧已经积了些灰尘,簌簌地铺散在日光下。娥皇摸到里层那冰冷的瓶子,再次拿出来靠近了窗子细细端详。像是玉一般的质地,却又诡异地散发出渗人的寒冷。日光下她几乎能够看见它周身笼罩的淡淡白色寒气,只不过一会儿的工夫双手又变得冰凉至极,那种寒冷像是活得一般。娥皇分明感觉出这瓶子的与众不同,寒气渐渐地顺着手散发出去,像是要钻入身子里去,她惊得扯过一旁的一块锦帕将其紧紧地包裹起来这才减轻了恐惧。

慢慢抬起来摇晃瓶身,能够感觉出是液体。她知道有异并不敢随便地开启瓶口,可终究对瓶里的东西太过疑惑好奇,这就好像是一种不安的隐喻,她总无法停止关于适才那场噩梦的联想。

自从那个人莫名其妙地进了府里,很多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娥皇不能明确地感觉出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她相信直觉,女人总是对一些说不清的感觉分外执着,这样古怪的东西一定与赵匡胤有关。

她将帕子包裹住的瓶子放入袖中,随即对着镜子理顺了秀发,勾勒出能够外出的清淡妆容后就推开屋门,四下无人,许是他怕惊扰了自己安寝,让下人们都退下了。

再好不过,她只想尽快弄清楚整件事情,并不想让李从嘉发现什么。心里惦念着要快去快回。

粉色的纱裙急急地掠过花廊,向着偏苑而去。

此时的赵匡胤正倚在床上看那一只幼年所雕刻成的木镯。它如今被自己随身携带。

他还在等,若是李弘冀昨晚在门外真的听见了李从嘉的那一席话,真的能够收回成命,这会儿也早该送来消息了。可是什么都没有。

整件事本是他们南唐皇室自己的纷争,尔虞我诈又与赵匡胤何干,他不过是替人卖命换得自己兄弟的安稳和太子许过的荣华。当然不会只安于这么一片狭窄天空,可是南方目前刚好可以作为一块跳板,今日暂时的依附于太子对日后他的天下大计来讲会是个很好的引子。这一切的一切都顺理成章,他仅仅是要完成太子的命令而已,李从嘉的生死不过只是太子口中的一句话,不该对自己有任何的影响,可是这一次,赵匡胤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犹豫。

或许他,并不想看李从嘉死。

赵匡胤百无聊赖地倒在那里,也许是天意吧,那一夜,偏偏要遇见那些黑衣人。他一向谨慎竟然遗失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沁骨,只得等到太子遣人来送毒酒。

若不是如此耽搁下来,或许李从嘉早就已经死得无声无息,心疾的症状是最常见的猝死缘由了,或许此时金陵城中应该是四处吊念英灵早逝了吧。

恰在他无奈苦笑摇头之际,叩门声响起。

门口还有些犹疑的响动,这一次会是谁?赵匡胤猛地从床上坐起身,第一个念头闪现出的竟然是那一抹浅碧,很快又被否定,除非李从嘉真的失了疯了,方才刚刚被自己惊吓自此,若还能回来那当真是迷了心智。会是……?短短的瞬间千头万绪都不切实际。

“谁?”短短的一个字掷地有声。

“有事请教赵公子。打扰了。”女子轻扬的声音。

事情变得越发有趣了。赵匡胤坐在桌旁微微眯起眼睛看那窄窄木门中间的一条细缝,粉色的光影晃动。竟然是她。

“赵某恭迎夫人。”话说得谦卑却并未真的起身相迎,甚至未曾前去开门。态度再清晰明确不过了,他知她身份,放在嘴上,但是别妄想他当真能够放在眼里。

娥皇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去和他这般不懂礼数的人计较,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问清楚。她自行推了门进去,抬首遇上了赵匡胤探查的目光,他坐在桌旁不动声色,剑眉英挺,全然不似那等卑躬屈膝的低等小人。

可是他很危险。

娥皇抚平袖口上的褶皱,微微一笑落落大方,果真是大家闺秀自由养成的良好教养使然,天大的事情面前也要不是了气度。

赵匡胤还是能够觉察出她此时此刻可能是在怀疑写什么,抑或是知晓了些什么,娥皇远不似那一天清晨在露园中他所瞥见的那般无忧娇艳,那采露的女子此刻故作镇定可还是逃不出他犀利的目光,毕竟也是走南闯北拼过来的人,什么情势没见过。她的私下来访可说是于礼不和,恐是不得已为之。

“夫人所为何事?”房内被人收拾得很好,看不出方才那一场隐秘地纠缠挣扎,地上破碎的一切也已经被人清扫过,安然如常。赵匡胤倒是要感谢,如果还是一地狼藉,自己还真的不知道如何向他的夫人解释。他可不是想看花容失色的人,虽然娥皇给他的感觉很不舒服,可是有些事情还是不说为妙。

娥皇见他毫无起身相待的意思,也就作罢。自己坐在他对首。两个人之间隔了之间隔了一方木桌,她刚要开口,却敏感地嗅见了空气中从赵匡胤周身所弥散开的淡淡香气。像是眼前这人如此的武将,自不会还有闲心每日熏香,何况这香气自己再熟悉不过了。

紫檀香。

娥皇皱起眉,心底分明不悦至极。这样一缕香气似了若无痕,可是的的确确,赵匡胤周身还沾染着上了写紫檀的味道,她勉力控制住自己的心神。

“夫人但说无妨。”赵匡胤一直处于房中,并未发觉什么特殊的气味。所以一直没有留意。

“不知方才从嘉……安定公与赵公子长谈所谓何事?”

赵匡胤哈哈大笑,举起新换过的茶壶倒一杯茶,动作蛮横得洒出了许多也不在意,仰头一饮而尽,全然不是什么雅致的品茶,纯粹是豪饮。

见得对面女子皱着的眉,他不是不解风情的,娥皇的确是罕见的美人。纵然是当下的光景仍然保持着很好的仪态,“我有必要禀告夫人么?”

娥皇气结,面上却还是不曾透露出什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深院静小庭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