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25章: 深院静小庭空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25章 深院静小庭空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缓缓将手放入袖口中,拿出一方锦帕包裹下的小瓶,推至赵匡胤的面前。

“这是?”他一时未曾反应过来,直见得娥皇指尖颤抖将那一方锦帕打开,他这才终于明白她今日是为了什么才不得不躬身前来。

那是他遗失的那一小瓶沁骨,此毒携带不便,江南之地及其温润,须得以寒玉制成的小瓶才可保持其毒性不失。本就是极寒的毒物,再加上那寒玉瓶,难怪它会自己源源不断渗出寒气。

“此物是否有赵公子有关?”她见他的神情便确定一二。

“不错,这是我的东西。”赵匡胤丝毫不隐瞒,却也并不多言。

“赵公子究竟是何人?”娥皇证实了自己的猜测,这古怪异常的瓶子的确是赵匡胤带来的,那么恐怕瓶子里的液体也绝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了。齐王的事她有所耳闻,可若非韩熙载私下派人彻查,外界只闻齐王心疾发作暴毙,哪里还会知道得更多。娥皇久居府中也不关心政事纠纷自然更加不会知道她手执的这小小一瓶液体就足矣让皇亲贵戚死得悄无声息。

赵匡胤眼见她如此,便明白她并不清楚事情的全部,恐怕只是不知怎么拿到了这瓶子。“夫人又是如何得到它的呢?难道夫人翻查了安定公的私物不成?”这话说的颇有深意。

一句话扔出去,首先肯定了,绝不会是安定公主动交给她的。

娥皇当然知道他的意思,更加惹得她心中气愤,昨夜她已是摆明了姿态,这里终究还是安定公府,这里的女主人还是她。

那场宴席已经是她向赵匡胤发出的警告,他今日还敢如此。

“你又如何知道不是从嘉给我的?”娥皇也就不再客气,话说得更加直白,木桌两侧的人彼此审视对方,都是在为了心底的秘密不肯偃旗息鼓。

“李从嘉,”赵匡胤肯定地盯着她,语气毫不犹豫,“不会。”

娥皇不语。

赵匡胤遗憾地看着她,“夫人,你若如此,当真是教我为安定公惋惜了。”

“惋惜什么?”口气里已经有掩不住的怒意。

“你是不懂他?还是夫人懂的,只是自己想象中的李从嘉呢?”

这句话一出,娥皇倒抽一口气。

不是刀,却比刀更尖锐。他说得语气平缓,赵匡胤的确只觉得可笑,他并不会和眼前的女子计较什么,只是她似乎远比自己认为的要自以为是。

她眼中的李从嘉是什么样子?

温润如玉般温柔心软的安定公?他是个体贴入微的好丈夫,没有秘密,没有私事,他们夫妻情深生死不弃?

赵匡胤不否认李从嘉对她的真心,可是李从嘉对于情的定义与众不同。他喜欢他爱,可是这样不是能够牵绊住他的理由。他甚至拒绝流连任何事,若是李弘冀当真下手,赵匡胤都敢肯定他会乖乖就范。

赵匡胤百分之百能够确信那碧色的人绝不会将这瓶子的事情说出去。李从嘉分明知道这瓶子里的液体是什么,可是他依旧不肯杀自己,甚至还留他入府,从初见的那棵树下发生的一切来看,赵匡胤就知道李从嘉重情。

他太过于相信人心,所以他更不肯放弃李弘冀。他还在等一个结果,他怎么会把这种事情告诉娥皇。

那是害了她。

他不是一个会害人的人。他相信人命相信兄长。同时,他也是一个看得太过的人。

他从不是怯懦,只是明白得太多发现真相往往都无趣乏味,争与不争在他看来如同吟诗作赋一般简单。

他和她想得不同,生死于她太过重要。而李从嘉更在乎他的亲哥哥是否真的不复往日,李弘冀究竟最后会不会为了皇权二字,杀了他。

而恰恰,赵匡胤如今也开始想要知道结果。李弘冀会不会杀了他的亲弟弟?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风回小院庭芜绿”↓↓↓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