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26章: 风回小院庭芜绿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26章 风回小院庭芜绿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娥皇起身站得端丽,语气加重三分,远不似刚才的客气相待,“赵匡胤,这里终究还是安定公府,若我现在下令,你便可以直接被轰出去。”

“夫人可知这瓶子里的是什么?又为何生了这么大的气?”赵匡胤直到她被说中了心事,她还是怕他真的不争不避,她怕他……会扔下她,这种感觉让她觉得自己远没有想象中的幸福。

她所需要的就是生死相随不离不弃,她要她的夫为她流连为她停驻,她要她的李从嘉永远都是那一年廊下听琴云淡风轻的少年。

她永远都忘不了她以纱遮面时候,他眼中的期待,那般清淡的人也是会有些欲念的。这让娥皇觉得安心,完全满足了那艳极而盛的牡丹的骄傲。

可是那个梦……注定她还是不可回避地知道他是怎样的人,李从嘉是否永远不能被触及。这样的念头其实一直都在,只是她不敢想。

一直相安无事,不去提的伤口自己就会遗忘,直到赵匡胤出现打破了她内心的平衡。李从嘉竟然在他面前穿那一袭山河锦。

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那样一腕倾城的李从嘉,是惊才绝艳到极致的人。

娥皇本想拿山河锦震慑赵匡胤,让他清楚身份,却没想到李从嘉真的肯换上,甚至那一晚的他们,都让她害怕。

她又想起了赵匡胤见到他穿着山河锦的眼神,那目光里满是欲念。

像是命运缓缓伸出地隐秘的手,悄无声息尾随娥皇终日不去,突然一日,狠狠地掐住她的脖子让她窒息,再不能唤得出李从嘉三个字。

她很怕这个感觉。她怕她会真的追不上他。

眼见得赵匡胤悠然自得,娥皇更加把持不住自己的情绪,“赵公子,你最好说出你混入府里究竟是想要做什么,否则……”

“如何?”赵匡胤剑眉上挑,丝毫不放在心上。他走过去,靠近娥皇,粉衣的女子噤了声,不知他想要做什么。

“夫人想把赵某怎么样呢?”赵匡胤笑得换上一副狠毒的样子,眼里闪过煞气,“你还不知道我来这里是想要做什么吧?告诉你也无妨,我就是想要安定公。”他一字一句,好像生怕她听得不够真切,字句都送入耳畔。

娥皇浑身一震,她瞪着他的双目,“赵匡胤你不要太放肆,你知不知道你再说什么!”

眼前的男人丝毫不觉得有何不可,他越看她生气越想要说,“夫人,你听得没错,我来这里本是想要安定公的命,在你来之前我都是此般打算的,本来一切都很好,可惜你非要来这里兴师问罪,那我只好改主意了。”他伸出一只手拉扯住她的长发将她的脖颈狠狠地拉向自己,直直地打量她,“我想要安定公,你给不给?”

娥皇被惊得完全忘记了仪态,再也维持不住什么镇定,她尖叫出声,死命地挥舞双手想要挣脱他,“放手!你这个恶心的疯子!你以为他是什么人!”

这一边的流珠刚捧了新制的绣裙过来想看看夫人起了没有,一推门,屋内空空如也,她跑去寻飘篷,听闻他说安定公在书房写字,本是让夫人好好休息的,没听夫人吩咐了要去哪里。这一下流珠着了急,她方才就被梦魇住了,这会儿不知去了哪里,可别着了风。流珠和飘篷顺着回廊到露园和她常去的地方找了一遍,都不见夫人。

最后还是只能去书房回禀李从嘉。

李从嘉正安静地坐在书桌旁闭目养神,流珠慌慌张张的样子让他也担心起来,突然又想起了她刚才的异常神情,再也坐不住猛地起身回到昭华阁内。

娥皇果然不见了。

“你们先在门外候着。”李从嘉吩咐流珠飘篷二人。自己进了房里,见到那书架的确有被人动过的痕迹,心里一沉,抬手将所有的书籍全都挥到地上,藤架上什么都没有。

沁骨被她拿走了。

一瞬间无数的猜测全部涌上心头,他知她的性子,这一次若是让她起了疑心,她肯定是会去找出真相要弄清那瓶子来历的,更何况不说他也知道,娥皇从不信任赵匡胤是什么所谓的故友。

她是不是已经打开了那瓶子?会不会误中了沁骨?现在她又去了什么地方?

想到这里,他不禁苦笑,若是她人不在,恐怕一定是去偏苑兴师问罪了。那应该目前还没被沁骨所伤。突然又想起赵匡胤的性子。

他会如何对她?

赵匡胤的脾气可是毫无顾忌,他似乎也并不想隐瞒什么,不久前他才气焰张狂地直接对自己大放厥词,他如何不敢和娥皇说呢。

手上的烫伤痕迹还在,那人挥剑劈开屏风,“我只对你感兴趣。”

这话比远比那柄剑的威胁要大得多。

李从嘉此时望着一地的书册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不安。

他甚至希望赵匡胤只会和她讲他来此的目的,那都要比……他毫不遮掩地说出他们……。李从嘉再次想起昨夜回府前笙鼎楼发生的一切。

回手将整个藤架推倒。

流珠飘篷在外面焦急地等着,却听见屋内一声轰响。

李从嘉深深吸一口气,手扶在房门上想要打开迈出去,却半晌动弹不得。

“主子?您怎么了?”

赵匡胤,你若敢胡说……。他浑身冷得彻骨,怎么也控制不住那一双重瞳里翻涌的情绪。

屋门被人从里打开,李从嘉站在门口闭着双目呼出那一口憋闷在胸口的慌乱。

他还是安定公。还是她的夫,他还要去寻她回来。

李从嘉睁开双眼,幽深的眼色看不清悲喜,边向外走边回过身冲等着的两个人说,“你们全部都在这里等着,我一个人去偏苑,若是一会儿夫人回来了,你们就去请大夫给她开些安神的药,一定要劝她服下好好睡一觉。不管她说什么都要照我的吩咐做,听见没有?”最后一句格外低沉,明显是加重了命令的语气。

很少见到这样的安定公,流珠和飘篷都低着头答应着,不知这是出了什么事情。

他不能确定偏苑会发生些什么,他不知道赵匡胤会说些什么,李从嘉万不可再让别人发现出什么端倪。

他只身再去偏苑。

……本章完结,下一章“ 数点雨声风约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