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29章: 问君能有几多愁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29章 问君能有几多愁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大夫开了镇定心神的汤药,让她好好睡上一觉也好。李从嘉坐在床边让所有人都退下,认真地看她的睡颜。

袖子里还有那一瓶沁骨的寒气森然。李从嘉拿出它来笑得很无奈,不过就是这么一个小东西,竟然真的能翻天覆地。

“娥皇。”他执起她的纤纤玉手贴在脸上,声音很轻怕打扰了她。“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这话说的自己都很难过,他怎么能让她受到如此的惊吓。

都是自己不好,可是他只不过努力去想要相信一些什么。“娥皇,你不知道,我和太子哥哥自幼一起成长,我说我不争,我便信他能够懂我。就如同我的坚持一般,我相信他不是……真的不择手段至此。”

所以我需要冒险,你明白么娥皇。

如果真的输得彻底,不要怪我。

“如果我真的有什么不测,太子也不会伤害你。娥皇……一定要记得霓裳羽衣舞,我一定帮你寻到它。”话说得这里凄凉之极,李从嘉自顾自地对着她喃喃地说话,明知道娥皇不会听见,却更加想要说出来,若是当面,他反而会说不出口。

她一心爱着他,可是他却想要用命赌一个或许注定的结局。谁让一开始,李从嘉就是这样的人。

他很清澈,他还有赤子之心,坚持相信自己最后所能把持住的一切。

“娥皇,如果真的有一日你拿到那谱子,而我却……不在你身边,千万要记得将它弹出来,要让天下人见证它的美。”

也是见证娥皇自己,谁能配得起一曲盛世残梦,只有她。

第一眼开始,她就一直艳丽得燃烧掉他的一目重瞳子。

什么帝王之相,多可笑。

他知她从不认为这双眼目有何难得,所以他爱她。

一朵本应艳冠群芳的牡丹,偏生要和清幽的紫檀携手。他弥散出的香气会掩盖住她的美,会熏染得她忘了自己本来的骄傲。

她为他倾身勾眉角的那一刻起,就拔光了自己的凤羽。

李从嘉拿着那瓶子轻轻合上房门出来,一路慢慢地走到露园去,早已经过了采露的时辰,没有人在这里。

山石之后的一方池塘,还有些芙蓉。

他将那瓶子扔进去。扑通一声。

明日,一切都将尘埃落定。

忽然想起那架响泉,还被自己遗忘在笙鼎楼,怎么竟能把它忘了呢?

当真是被赵匡胤,彻底乱了心。

李从嘉走出府去,飘篷急急地跟上,可不敢再随意地丢了安定公,上一次他一个人夜里步行回府就带了个来历不明的赵公子回来,若是再出了什么事情夫人还不要急出病来。

主子啊,永远看不透。

他回过身看着飘篷,也罢,“去笙鼎楼,昨日我将响泉忘在那里了。”他和赵匡胤乘风而下哪里还想得那架琴。

那架曾经他视之如命,流风响泉举世无双的琴。

有些年少的心思,太子哥哥生日恰好要建座园子,湖水和亭子的图谱迟迟不满意。十六岁的李从嘉一挥而就。

流风,响泉。

他还记得那一年自己的心情。

有些期待和不安,期待着太子哥哥眼底的欣赏,又怕他不曾真的喜欢。

故意地不署名,想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懂得自己。

李弘冀没有让他失望,那画轴之上触目所及的风雅卓绝试问天下,再无第二人可及。他怎么能看不出这是谁的风骨。

今日李从嘉缓缓地走在金陵的街道上,还不曾得知,流风不再,一池湖水皆尽,故水流,再也流不到故人心。

李从嘉还在惦念着要寻响泉回来,他怕如果真的有一天,琴弦依旧,而古琴难复。

那就不只是悔恨能够平息了。

午后的街市,李从嘉淡然行走其中,引得三俩结伴出游的少女频频低头。

他一袭碧色衣裳,上等的织染自是证明身份不凡,难怪路人纷纷侧目,一见到他那一幕重瞳全部惊得收回目光。

渐渐得连喧闹声都隐下去,他走过的地方便自有暗香摇曳,淡淡的紫檀仿佛能够散开来形成触不得的屏。所有的凡尘污渍都只能远远地兀自翻飞。

红袖正巧出门去按日子查看自己的舞衣是否做得了,李从嘉要向着北边的大路转去,他要去笙鼎楼。

而她远远地由西边走过来。天气很好,身侧酒楼歌馆甚至临街的小小茶铺里都是宾客满堂。

红衣的女子不经意地抬首,忽地愣住,遥遥见得李从嘉一袭望不穿的烟雨傍身缓缓而行,手中一把折扇,千金的衣裳下摆就那么随意地翻尘掠土而过,她还不足以看清他的面色。可是她能够轻易地在眼前勾勒出来。

他是一见就无法忘怀的男子。

遥远的距离。红袖连日不安的心却默然沉寂下来。

望见他一颗能够淡笑听莲开的心。

她是多么艳羡这样的人,如果能够有一日,看他倚花而立,都是人生幸事。

偏偏自己明日,就要把这么美的画毁了。

红袖垂下眼帘,一双红色绣鞋走得不稳,却还是努力地向前。

人应当安知天命,他和自己永不会有所交集。再思量又有何用。红袖行至他拐过去的巷口,恰是办酒的那日和阿水说过话的地方。

向南,她再一次瞥见翠柳巷,遍体生寒随即匆匆离去。

街市上一家小酒馆里踉跄着奔出一个男子,已经喝得面色通红手里还死抱着个什么东西任人追打也不肯放手。他身后跟着三五个人一路推推搡搡。

该是欠了酒钱,这样的场景日日随处可见。只不过今天,这人被人追打不堪慌乱之中看不清前路,只随意地逃向北边。

追骂间躲避不及,他不知撞到了谁身上,还来不及看清楚,便已嗅见淡淡的紫檀香味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 去年花不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