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3章: 世上如侬有几人(上)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3章 世上如侬有几人(上)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巷子尽头有株长势歪斜的树。不偏不正遮住一半的月光。

他深陷回忆里的那一声弦断,却突然恰如其分被打断。

什么东西滚落的声音。

脚边滴溜溜滚过一只暗色的瓶子。李从嘉俯身之际听见身后不远有凌乱的脚步声。他刚刚来得及捡起那瓶子,便被人一把捂住口。

身后的人没有说话,冰凉的物体横架于李从嘉颈旁。

不是不惊讶的。只是一切变故在瞬间尘埃落定。他只记得月光下那只瓶子的触感异常冰冷。

与自己背后所触及之处的感官成鲜明对比。李从嘉感觉到衣袍随着那人深重的喘息而渐渐湿re。不及细想,目光对上对面檐上一排黑衣的弓箭手。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不过一个俯身的时间,他竟莫名成了箭靶。

诡异的对峙。

被当作人肉盾牌的锦袍人眉头微皱,清清楚楚,一目重瞳。

异常深邃的颜色,看不出任何神色,震惊抑或是恐惧。

刀下清清淡淡地轮廓。随时都可以成为一只锦绣的刺猬。

半晌。

竟然没有人敢放箭。

很明显这样的情势谁也没料到。他身后的人身体稳稳一颤,随之慢慢向后退。抓着他的手力道不减。

李从嘉并没有感到预想中的慌乱。

为首的黑衣人低语一声,“安定公。”随即挥手,所有人瞬间全部悄无声息离开。

颈旁的刀轻轻一动,一阵刺痛。李从嘉不动也不挣扎,封住自己嘴的手却已经拿开。他闭上眼等着所谓的杀人灭口。那手里的瓶子握得久了,竟然冷得向要钻进骨子里去。

那架琴呢?

他忽地又想起来。下一秒错愕地发现身后人握刀的手从肩头滑落。背后的压迫感忽地减轻,李从嘉本能地想要转身,手腕却被那人一把抓住,像是用上了全身的重量,他想扬手却无能为力。踉跄间被拖倒,

两个人倒在巷口的树后。

所有仅存的光线几乎都被树叶挡住,一片巨大的阴影中李从嘉嗅到浓烈的鲜血味道,他待要起身,手腕却被死死止住。

既然如此,那便作罢,黑暗中的人看着眼前身份不凡的人竟然挥袖坦然坐下。一双苍白的手腕硬生生地被自己抓出痕迹。

“你是安定公?”对方口气很低沉。

“是。”李从嘉笑笑,“你是该庆幸你劫对了人还是该后悔?我现在开口,你就不只是成为一只刺猬了。”另一只手里的瓶子被无声无息褪入袖中。

“也许你没喊之前就被我灭口了。”

李从嘉虽然看不清他的脸,却已经很明显地能够知道眼前的人受了不轻的伤。“你不会,你还需要我帮你想办法离开。”说完停了停,像是在听远处的声响。皇宫中的乐音依旧未停,算来耽搁了不久,再迟一些府里就会有人出来寻找。“放开我吧。”

手腕上的力量稍作迟疑,最终放开了他。

“他们为什么要杀你?”李从嘉俯下身想要看清他的伤势,却发现他肩后中了一箭,血浸透了衣服。但是听那人的声音并不虚弱。

对方不答。便也就不再继续问。

“你这个样子不能让巡夜的人发现。”李从嘉让他侧靠在树上,自己脱下外袍,扬起盖住两个人。

他们躲在阴影里。

李从嘉俯在他身上。

“难道你想在这里躲一夜么?安定公。”两个人靠在一起,他清晰地闻见李从嘉身上的紫檀混着血气,幽幽地有些妖异的味道。

“嘘。”他示意他小声一些,“府里很快就会有人顺着这条路来寻我。那时我便带你出去。”

“我应该相信你么?”一双手攀上李从嘉的颈子。

“现在杀了我,你绝对出不了金陵,相信我才有一线可能。”他竟然也不挣脱,任那人威胁。而后压低声音俯在他耳边说,“我知道你和太子有关。所以放心,我自有救你的道理。”

于是他不再说话。任那一缕紫檀味道在鼻尖流连不去。

李从嘉看着他盯着自己看,“你叫什么?”

“赵匡胤。”说完看着眼前人抬首拂去额前的发丝,一截清绝的腕子,隐隐还有他刚才抓过的痕迹。倒没想过这样出名的皇亲贵戚锦袍下竟是一袭浅碧。

江南风骨,天水成碧。

有些人不需要姿态,也能成就一场惊鸿。

当真是名不虚传。

赵匡胤暗自想。

街上已经没有人,巡街的士兵里有人显然是偷喝了酒,跟在一行人末尾走的步伐及其不稳。绕过树走进巷子的时候几乎一个踉跄踩在李从嘉的袍子上,

瞬间,树后的两个人呼吸同时一窒,

那人晕乎乎地抬脚继续走,口里似乎还默念着什么诗,断断续续不成句子。旁边的人看不过,伸手拉过他,

“哟,阿水你今天趁着头儿去吃宴你便壮了胆子,喝了酒等着做宰相呢?这个样子也敢出来,小心一会回去被闻出了酒气断你一家的口粮。”

“嘘!小点声!”偷喝了酒的那人摇摇晃晃扶住身旁人的肩,“我告诉你,今天这坛子可是红儿偷出来送我的,还剩下一些儿我把它藏在……。”

“哈哈,听说你今年还要去考……。。我看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

一队人渐渐走远。

李从嘉轻轻出一口气,“倒要感谢那人喝酒的毛病。”抬眼看见赵匡胤的目光里竟有笑意,再看看自己,整个人俯在他身上,刚才一时紧张,顾不得许多,这时才发现这样的姿势着实不雅,

紫檀香的拂面,清秀的脸几乎就在他颈侧,赵匡胤竟然颇有些回味,带着笑上下地打量,“安定公好风情。”

明显地发现那碧色的人疏离开来,靠在一侧,赵匡胤低低地道,“如此看来,金陵皇城的守卫不过如此。”

李从嘉分明觉得袖口中的小小瓷瓶冰寒难耐,“当然与追杀你的人比,相去甚远。”说完并不看他,只微微侧过身子往巷口望。“韩大人提起过,太子密训的杀手?你还真是命大。”

赵匡胤只盯住了他看,神色奇怪。“你…。。”突然身上的锦袍蓦地被人拉起,明显的能够听见脚步声急急而来。

李从嘉披上袍子,举止自然地扶他起来,巷口是飘篷领着一行人提着灯笼神态焦急地张望,终于见了他,“这么晚了,您还未归府,夫人着急,这是……”

“半途遇上一位旧友,赶路遭匪受了伤。不碍事,一起回去吧。”

“是。”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世上如侬有几人(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