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30章: 去年花不老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30章 去年花不老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一抹紫檀香萦绕不去。

好像是醍醐灌顶般突然清醒了些,阿水抬首看向自己撞到的人,上等的纱衣明显身份不凡,一旁还跟着一个十七八岁书童模样的人,一见得自己主子被人撞到,慌慌张张地过来推开他。

“啊…。。”他刚要开口说声道声抱歉却胃里一阵翻涌,今日酒的确是喝得多了。此时全部堵在腹腔里难受至极。

飘篷只见这人疯疯癫癫还满身酒气,便知是街头巷尾的酒鬼被人抓住欠了债。他拦在李从嘉身前,“主子快走吧,这人污秽别脏了衣裳。”

李从嘉并不见丝毫不悦,就连飘篷想着过来替他掸袍子他也挥手作罢,“走吧,无妨。”

一群口里不干不净的酒馆打手一路追过来,见得了阿水半倒在地上,上前就要踹,“让你还敢不带钱来喝酒!前三日的酒钱你打算什么时候还!”一时没个完。“不然你就交出那盒子来,还能卖几个钱!”

这种事情随时都可能遇见,李从嘉心里惦念着响泉,刚要转过身去笙鼎楼,却忽然看见倒在地上那人手里还抱着个东西。

是个木盒子。很幽深的颜色。

他只需一眼就能知道那是紫檀木盒。

直觉让他停下脚步,再次转过身面对着阿水,飘篷赶忙上前催促他快些走,“主子这种事哪里管得完,快些…。。”

李从嘉扬手让他不要再说,他弯下身,细细地看他手里抱着的盒子。

一旁追债的人只见得眼前男子衣着不凡,一时愣住不知他想做什么。大家的目光全部停留在阿水怀里的木盒上。

飘篷本来还没有看出什么奇怪,这一下众人安静,阿水不再挣扎傻在那里让他有机会近距离地看了那盒子,“啊……。”他轻叫一声,这不是……。虽然印象已经非常模糊,但是他还是认出了这是很多年前太子送来府上的那个紫檀木盒,因为本来打造它就是为了盛放琴弦,所以格外细长,更何况那一年虽然飘篷年纪还小,可是太子殿下听闻安定公没有放出任何音讯就自主归隐山林的消息很是生气,所以印象格外深刻。

阿水衣衫被推搡得破烂难堪,一脸醉酒后的颓废模样。他看着眼前书童模样的少年用手指着自己的檀木盒子张大嘴说不出话来,更加使劲地抱紧它。

“安…。。”飘篷差点就说漏了嘴,“公子,那盒子是……”他一时不知道怎么说,又不敢在外人面前妄提太子的名字,又急着想要告诉主子那盒子很重要。

李从嘉淡淡地扫了飘篷一眼,眼神分明是让他安静,随即再次俯下身对着阿水伸出手,“可有这个荣幸让在下欣赏一二?”一双清瘦秀雅到极致的腕子悬在半空中,期待着阿水将盒子给他。

李从嘉优雅的姿态和阿水匍匐在地一身污秽的样子明显格格不入,两侧开始有人投来好奇的目光。追债的打手们眼见得这人气质出众相比大有来头,却又贪图几个酒钱,听见李从嘉也开始打起了这盒子的主意,更加确定此物绝对能卖个好价钱。为首的一个一把抓起地上的阿水冲着李从嘉一脸凶狠地喊,“喂!这人欠了我们的钱,他的东西就是我们的东西,你想看这盒子?那先替他还了债!”

李从嘉看着那人市侩游民的嘴脸丝毫不以为意,很轻地笑了一下,颔首算是表示同意,一双重瞳子恰好于逆光里幽深难测,他缓缓后退一步,飘篷随即上前给那一行人扔过去一块金子。

酒馆里的一群人想见到了命根子一样争先恐后去追地上骨碌碌的金子谁也顾不得什么阿水,一脚把他踹到一旁。

阿水本来头晕脑胀受了这一下更加混沌不堪,一双手再也抓不住那盒子,紫檀木盒直接掉至地上。

飘篷知道利弊上前去接,李从嘉却让他去搀扶阿水,执意自己过去拾起那盒子。很沉,可是像是被水泡过,虽然色泽依旧可是李从嘉对紫檀可谓偏执般的喜爱,他一眼便看出这盒子怕是让人曾经扔进过水里。正所谓紫檀木千年不能成材,而这一整块紫檀精心雕出的盒子恐怕价值难以估计,虽然没有被人好好收藏,可上面的纹路依旧清晰。

阿水此时晕乎乎地被飘篷抚到街角的墙根下面倚着,模糊的视线里见到一抹浅碧色的人影缓缓而来,李从嘉冲他很和善地笑,算是礼貌。

如沐春风,当真有这样的人。阿水愈发能够清晰地嗅见紫檀的味道,他也不知道究竟是自己那盒子还是眼前人身上缓缓弥散出来的,渐渐清醒过来一些,他看见别人拿了自己的盒子,眼神瞬间变得疯狂。

“还给我!”一声怒吼。

……本章完结,下一章“ 偶缘犹未忘多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