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32章: 感时心绪杳难平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32章 感时心绪杳难平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从嘉微笑。招手唤来飘篷拿给他一袋钱,小书童递过去的时候眼里分明满是不屑,却没料到被阿水一把推开。“我不要钱,只是安定公需记得今日的约定。”

这就是书生意气,所谓最后的骄傲。

李从嘉眼底的赞赏溢于言表,“好。还有一事,请不要将今日之事告诉任何人知晓。”

阿水点头应允,竟然换得李从嘉躬身相谢。阿水显然又是一惊,却很快回以一礼之后直起身子用手慢慢地理顺自己的乱发。眼睛盯着那一身的通透碧色,“安定公果然名不虚传。”

他果然是不一般的人。却不是能够被盛名所累的人,远比传闻中的要让人折服。难怪满城的女子心上眉间都念着李重光。

飘篷再次催促,李从嘉不得不小心地托着那盒子告辞。

转身要走之际,却听得身后的阿水问了一句话,“不知安定公所说之人当年是为何遗失了这木盒?”

碧色的云鞋停驻,像是被触动了往事,故事里的人自以为退避三舍便能换得他的信任,他曾经以为放逐山林就能够忘记李弘冀对他眼目的忌惮。

那一年的锦鲤怎样跃也跃不出那一汪碧潭,跃不出李从嘉一目重瞳子幽深如墨。

李从嘉轻笑出声,却并不转身看阿水,他重新向前走去,空气混杂着紫檀香气缓缓地飘来一句话,“那人是天下第一的傻子,他忘了自己不是魔,不能真的左右人心。”

的确,李从嘉以为回避就能转变李弘冀的心意,实在是傻到了极致,回过头去再看当年的自己,还是有些年少时候的恣意而为,李从嘉丢了这只木盒如此多年,今日终于能够再次见到他的心。

弘冀哥哥,许久,都叫不出口了。

十六七岁时候的自己心心念念的流风响泉。经年之后不过只剩这么一个盒子,李从嘉慢慢地走着,犹豫着要不要将它开启。

虽然已经明知道不会再有什么奇迹,他还是有所期待,掀开那厚重的盖子,空空如也。

怎么会有奇迹。空余苦笑而已。

该要做的还是要做。

进了笙鼎楼,楼主自然是不敢擅自妄动安定公所遗忘下的物品,响泉完好地还摆放在昨日的顶楼雅阁之中。

许是楼里的人怕安定公不知什么时候还会回来取,所以顶楼之上的一切都没有人动过,那最高的房间原是李从嘉的专属,从来不敢随便让别人进入使用。谁又知道其实李从嘉此时此刻不愿再看到昨夜的场景,这小小的高楼之上哪里盛得下那样的旖旎风情。

最后还是谢了楼主的好意,他让飘篷等在楼下,独自上去捧琴。

墙角的香炉早就已经冷了。临窗的软榻前摆着那一架响泉。岁月经年烙下的古琴印记清晰可见,独独有一根弦脱离于其它,还显出簇新的晶莹。

李从嘉还是没能用上弘冀哥哥送给他的琴弦。

韩熙载说过,那是他所见过最难得的一次,李弘冀费尽心机地筛选挑剔,只是要给自己的六弟续一根琴弦。

妥善地保存在千年的紫檀木盒里,知道他有多钟爱檀木,投其所好。

如今呢?

满室春风却触目悲凉。

地上还有昨日扔下的酒杯。李从嘉将身子微微探出窗口,此刻不似夜里的风一般凉爽,夹带着些温润。

仰首遥望,山河万里宫阙辉煌。谁能知道明日一过,是否还能眉眼依旧?

缓缓地俯在窗棂之上,脸贴着木栏杆带着丝丝凉意的质地。他暗暗地想念空中下堕的肆意妄为。

和赵匡胤在一起,他总是不自觉迷恋上一些危险的行为。

比如突然很想要就在他眼前坠下去。

很喜欢那样的感觉,眼见得天地日月再无可恋飞身而下却有人肯执着不放手,无论怎样,都有他牢牢地控制住自己,半空之中仍然饮酒如常,李从嘉此时此刻承认昨日被他揽住而下那一刻的安心。

李从嘉能够让所有人安宁,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让他安宁。

直到他遇见赵匡胤,那是第一个能够让他真正纵情的人。

捧着琴下楼的时候,一身浅碧的男子笑得温暖惬意。

那些人戴着黄金铺造的人皮用艳羡和伪善的嘴脸融成一把刀,李从嘉日夜枕于其上自以为披着一张盛世的皮就以为真的能够笙歌遍地。唯有赵匡胤,他明明白白地拔剑相向却让他甘之如饴。

李从嘉很怀疑,有时候自己,是不是会期待死在他手上。

这样危险的念头在他心底摇曳生姿。

谁的手温热而轻柔,“我该拿你怎么办…。”

……本章完结,下一章“ 孤怀痛自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