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331章:番外:别后江南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331章番外:别后江南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浮世若浮云,暗闻弦管九天上,总有人毫无顾忌地拉紧自己的手去,好似江南一日落雪,却是两个人的身影。

秦淮河上结了冰面,凤凰山上素白一片,他执了他的手不放,两个人遥望江南飞白,温润一方,点点雪落。

他低头去看,见那道剑痕渐渐被雪隐去,有些心慌地俯下身。试着去寻那些字迹,手指触了雪,却不是冰寒,温温热热,不过是瞬间光影,竟似一片血红,铺天盖地地杏花颜色,他陡然惊醒。梦里一曲终了,忽地睁了眼,顶上檀木幽暗的纹路,细细看来,却是梅骨。

这一日清晨还未散尽晨雾,依旧天光不明却看得出晴好,清晨檀阁里便渗入点点熹微光影,垂纱之后榻上人影一动,微微撑起一些来,他大致已经望得清楚,一梦而醒,依旧是清寒渗骨,原就是极畏寒得身子,伸手去拉了狐裘过来覆在身上,“流珠?”

刚起来气血不畅,咳得难耐,皱了眉躲在那暖和的裘毛下依在榻里,发亦未曾系得,从纱后望出去,木门一动,进来的却不是流珠。

分明是看见那明黄色的人影轻手轻脚进来,自己却又还不肯说,李从嘉静静待在那里,垂了眼目,“茶。”

就看见那人不出声,过去替他倒茶,试试温度尚暖,放了心拿过来,胡乱地伸出手去接,那人便拉过了自己的手去,安稳地放在自己指间,“这么早便醒了?”

于是分明是看得他凑近自己,也不去理,只捧了茶任他看,“圣上今日亦是很早,这般时候可还不到服药的时辰。”微微低首饮茶,人却是躲在那狐裘下,瞥见他面上浮出笑意,“昨夜彻夜未眠尚有政务,早上也睡不得了,过来看看你。”说完了不管不顾坐在塌边望他,李从嘉原是无所谓,又看见他盯着自己的眼目看,动也不动有些怕他觉出来,探手去寻那绸带,赵匡胤却覆上他手臂使力把人拉进怀里,便又是看见这清淡的脸色有些不悦地侧了脸去,他笑起来,“身子凉,捂暖和了,侯爷再歇歇可好?”

李从嘉懒得说话,闭了眼目去就靠在他肩上,赵匡胤身上的温度实在有太大的诱惑力,暖和起来周身便舒服多了,李从嘉也闷在他怀里笑起来。赵匡胤觉得他今日心神尚安,这方看看脸色也有转圜,便就故意歪着倒下去,带着他倒在榻上,长长的银狐皮毛下那人墨色的发丝散在榻上,他两手抱紧不放,发脚勾起来缠在手上。

果然,这清冷冷的人便是开始不高兴地抬起首想离他远些,“放开。”墨色重瞳极深,发丝被两人这番翻滚惹得乱在面上,赵匡胤就是不松手,不可一世的口气惹得那清淡人影气结,“不放便是不放,你耐我何?”

吹口气,轻轻散开他面上的发丝,苍白如玉的脸色。

他眼中的人挑起眉来分明是成心地模样,李从嘉万般无可奈何,错开眼去只看他身后,想起梦里江南雪,突地有些愧疚,于是不管不顾地也伸手去,搂紧那人不动,赵匡胤果然面上诧异,李从嘉心里笑起,开口却颇是平淡,一点波动也听不出,“圣上烦劳一夜,若是不觉累,便这样吧。”

“累了,所以要歇歇。”

他刚想回一句那还不早些回去,就看见他覆身过来堵住唇间,明晃晃的颜色遮在上首,呼吸都被掠去,也望不清楚其他,手臂被他压得有些难受,又挣脱不得,只得动起来就欲起身,赵匡胤更是整个人压了上来,他的挣动彻底让人再忍不得,手探入银狐之下,他刚刚转醒不过一方素白中衣,循着那领口入内,便是冰凉凉的体肤。

“还是这么凉……”松了口间,有些担心反复地用那掌间蹭那苍白如玉的腰侧,李从嘉立时便是一颤探手推他,“你……还不早些回去安歇,别……啊!”赵匡胤低笑,碰了他的腰骨便是受不得,果然敏感地向里退,牵扯得那铺开去的狐裘银色涟漪顿起,赵匡胤拉过他的手又扯进怀里来,“这不便是来这里安歇……尚早,怕是流珠都不曾起来,无事。”

中衣散乱,他一向便是清瘦得肩骨分明,这一句话让李从嘉分明有些愤然,难道这檀阁是待他亲至恩宠的地方么,“赵匡胤!你什么意思?”

那人叹了口气吻落在颈边,“不是……你总想得这般清楚,累及自己心神,动了气,便是又不好了。”

抬起他腕子来亲吻,淡淡的痕迹还是一道旧伤,赵匡胤分明是带了后悔,“当日是我负气,多美的腕子……”反反复复地流连李从嘉却是又想起那一日,蓦然抽手间被他阻止,一番拉扯谁也不放,赵匡胤御冠之上垂下金石菱角,李从嘉赌气般地使力抽回一声轻呼刮蹭了皮肉,掌侧拉开一道细密血丝,赵匡胤见了更是不放,一把扯下那御冠来扔到地上,金玉龙珠滚落一地毫不在意,他想也不想过去查看,“从嘉……别动。”

另一只手顺势向下,这一次李从嘉当真不敢动,赵匡胤细细吮吸他的血迹,不过一丝却让他害怕,不能再见李从嘉的血,金陵皇城中真是让他恐惧,那么淡极的人影心血呕出触目惊心,时常让他回想起来不得安稳。

李从嘉的喘息果然凝重起来,手在他腹间拉扯开衣裳,总是奇怪江南这方水土何等神奇,这般钟灵毓秀的人丝毫都是极致,那肩骨一动就让他再待不得,“从嘉……”反复地念他得名字又觉得他还是不惯此般风情,有些退缩地想要躲,手间伤口本无碍,赵匡胤却是真的被这人逼得怕了,唯恐一会儿说些什么不高兴便又是再伤了他,余光瞥见那方李从嘉平日覆着眼目的软绸带子拿了过来。

李从嘉见得他一举一动却也不能露出惊讶,分明是看着他举了自己的手去,就要将那带子缠上,呼吸愈发急促,那清淡人影分明是下意识想要躲开,却又明白不能教他觉出自己看得见,硬是僵着待赵匡胤缠好了才开口,“赵匡胤你……”腿蹭在自己腿间热度骤然而起,那霸道的人满意地将他两手缚在一起打了结,“听话……你看不见,别再撞到别处伤了。”李从嘉忍了半晌终于使力挣动,“赵匡胤你放开我!”

“不是要辱你……信我好不好?”赵匡胤手指轻轻挑起散了两人衣裳去,那银狐围护在他身侧,“赵匡胤!”下面的话也说不出,手再也动弹不得被压至于上方,刚想要再怒问却被他手指带起的热度化得来不及思量,“你……”

“信我,不是要你难堪……信我,从嘉……”他低低地念在他耳畔,手下得动作不停覆在他身下,李从嘉立时便是动也不敢动轻呼出声,他依旧是不依不饶非要说着,“信我……就这一次……好不好?”

让他缚着这样示弱的模样从来都不曾有过,更是从来都不曾有人敢如此,唯有这个人,天地俱是赵匡胤一手之间,当日便是这般丝毫不让说着天下便要天下。

今日说要他,便依旧是不容置疑。

李从嘉止不住地颤抖,上方的温暖过甚他太过于留恋,不断不断地问着一句话,信我,放下一切给我……

那重瞳如魅蛊惑人心,终于是颔首无声应下。

赵匡胤便一时都撑不住,手间捏准了弱点不放,反复地碰触那腰骨之侧,李从嘉咬着唇去闭上眼睛,只觉上方沉重的呼吸吹在自己的面上,他手指从面上一路而下,唇却是含着自己耳畔,李从嘉立时便是身上温度惊人,赵匡胤含糊之间以指尖碰他下身,格外可恨地口气,“这时候……才暖些。不然若是以后冷了,那便……”

“你……啊!赵匡胤…...”

他的手上下而动,李从嘉不住向后躲,腰却在他一掌之中分外敏感,“松手,赵匡胤……”最后一声却是含在了喉在近乎低喘,赵匡胤却是低了首去望他腹间起伏,长长的叹息无法,伤疤分明,“从嘉,这些伤……都是我的错……”

仅仅是指尖,他用指尖最轻微地撩动他胸口以下的体肤,这若有似无的触碰几乎要让人发疯,李从嘉终究是受不得低吟出口,想用手去推他却发现被他用那带子束缚住再动不得,只能任他如此,“嗯……”

赵匡胤的手指覆住他周身,“冷不冷?”

他努力摇头发丝湿在脸颊之上,竟是起了细密的汗意,赵匡胤的手慢慢向后,李从嘉周身淡淡的紫檀香气又是奇怪地弥散开去,难得地软在他怀里动也动不了,长发之下略有些无助,只能是伸开臂去圈住赵匡胤的颈,绑住了的手在他颈后,一把拉下赵匡胤来,有些愤然,“唔……”唇齿撕咬,便是只能这般报复,周身一紧,分明清晰地觉出那人探指入内,李从嘉不由皱紧了眉。

“叫我胤……”他的手指在他身体里促狭不出,反复地逼得他不住地想要躲闪,却又偏偏躲不得,这一方尺寸榻间俱是旖旎成歌,断断续续词不成句,“从嘉,叫我胤……”

他不开口,赵匡胤便轻柔地抚过他的发,孩子样地干净眉眼,幽幽地紫檀香气,于是分外诱惑劝哄的口吻,竟是腰下一动,“叫我名字好么……”

他迷茫地睁开眼睛,深重晕开得墨色,濡湿地发间不断落下他绵长的亲吻,终究是开了口,“胤…..”

分明是清晨天光愈盛,这方檀阁中却是一室纠缠温热,苍白消瘦的腕子上系着那白绸,见骨之上暗色印痕连绵缠绕,随着他的动作便是锁骨上边是愈发深邃,赵匡胤停于其上爱极他一身秀骨,腕间便能见得极致风情,听了他低低地唤,压抑不住喉间的声响竟是疯了一般死死地将他抵在榻上便是再控不住,指尖卷了他的头发。

明显得珍珠颜色凝滞一僵,赵匡胤堵住他的唇去,惊叫便全哽在喉间,进入的时候李从嘉周身完全放松不得,那强势的人就只得略略抱起他上半身来印下细密地吻,既睹肤先合,还欣尺有盈,那肌肤之间的纹路便似都要压进那人身里去,便是几近不能控制地需要牢牢地抱紧他,只怕一瞬之后便能毁天灭地。

锦榻之上发丝混乱融成一片墨色梅花,紫檀是他的魂骨,愈发地清晰凝重起来,缠着李从嘉的手脚不许一丝退让,步步逼近间李从嘉觉得他身上不断地腾起地热度更灼伤心肠,却也起了执拗,分明是钝痛难言却也忽地拥着他的肩不放。

若是能放,早便是放了,早不至于到了今日这般地步,他分明是看得他痴狂的眼色,心里酸涩说不出,渐渐而起奇异麻痹的所有知觉在他的控制之下一一苏醒,这冬日的清晨竟是暖得让他控不住泪去。

每一次这般境况便见得他的泪,是为谁难过,这仅此一瞬不能忘却地纵情纵心,李从嘉俯首在他肩上堵住湿湿凉凉地眼目,“胤……”

手动不了,身体亦是被他握在掌中汹涌不竭,这一刻却是格外地心安,再不用撑住谁的信仰谁的仰慕,所谓地惊采绝艳也只是个再平凡不过的人。

在他面前好似微微地示弱也没关系,终于不用这么负累,翻江倒海一样地热度从腹间直至四肢百骸让人忍不住声音,赵匡胤一手护着他的身子,动作未歇,另一手微微仰起他的脸来,真美的风情,清雅却又隐忍的眼色,一点一点吻他的睫羽,是我的,便都是我的,嫉妒他初见时候拥着那朵牡丹的笑意。

李从嘉的呼吸残破不成,几乎便是临界崩溃般地只能扯住赵匡胤颈后的发颤抖,一到这般时候李从嘉便是抖得止不住,淡淡珠色的肤上都是这霸道的人留下的痴缠,忽地一把将他放回榻上,彼此都是忍不住,低哑地声音让赵匡胤有些愧疚,“嘘……”轻轻地让他放松不要伤了自己,蚀骨一样地温暖快意接连不断折磨两个人的心神。

“我不想伤你……从嘉……我从未曾想过要伤你,我只是不能放手……”最后几近一片空白逼近之间他的喘息让那清秀的人食髓知味,更是颤抖得只能蹭在那锦缎上不断寻个倚靠,“我不想伤你…..任何时候,想留住你,想你一直都在我身边,想和你一起共庆七夕……想同你年年共看雪落……”

“李从嘉……”那声音都带了气势的人分寸不让牢牢逼得他落泪不止,最后的一刻死死拥着他不放手,明显得觉出他痉挛不止微微后仰的喉间轮廓依旧是极美的风景,他便像是要将李从嘉揉碎一样彻底深入,乱了的锦榻上两个人的心意纵横交错,顶点地极致瞬间李从嘉忽地看见江南三月。

秦淮之畔花中来去看舞蝶,树上长短听啼莺,那晕染水墨一般地烟雨江南,石桥之畔一袭浅淡碧色,春景佳时,三千夜雨不及一身通透如洗,静静立于秦淮桥头,重瞳深重一如往昔。

微微开口,长门灯火,九陌香风,紫檀随风入阕,“玉树后庭前,瑶草妆镜前。去年花不老,今年月又圆。莫教偏,和月和花,天教长少年。”

遥遥地见有人顺那一片桃花林缓缓而至,凛然之气震开一世晴明,慢慢地向着河畔走至桥边,微微挑眉,便见得桥上碧色人影温润眉眼笑落三月春花。

荡舟秦淮,把酒恣意,暖了他的指尖,原来李从嘉的手,并不只是冰寒。

一切消散后的疲累,天光大亮。

最终赵匡胤解开他的手去,指尖绕了彼此的发丝却是牢牢扣紧,一夜未眠,赵匡胤亦是累极,以狐裘护好呼吸清浅的人,手却是不松,拥在怀里,那清淡的影子便也不去挣让,只是仍他抱着,埋在赵匡胤颈边安然睡去。任它日光澄明一日伊始,李从嘉只知这怀抱一方暖意。

还如一梦中,赵匡胤。

别后江南。

————完—————

……本章完结,下一章“七夕终结番外:天教长少年(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