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34章: 珠碎眼前珍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34章 珠碎眼前珍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红儿!”

这一声呼唤无异于晴空霹雳般响起,红袖不用转身也想得到是谁跟上了自己。

“水哥。”她站定却不去看他。心里正被周遭无法面对的种种的是非惹得混乱如麻,偏偏这时侯水哥还来添乱。

阿水本是醒了酒回去换了身还算得洁净的衣服,恰逢衙门里放钱,阿水第一次没有拿了工钱就跑去酒馆里喝酒,而是想着花行街东市新开了家卖女子妆粉和饰品的小铺,他今日有所偶遇,安定公竟能答应许自己功名,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阿水自当竭尽所能为此做足准备,带到今年秋闱时节他一定要得偿所愿,让红儿也能够早日脱离苦海。如此心中志得意满,高兴之下倾尽所有为红袖买了一只玉钗。

不是什么值钱的好东西,他却一直牢牢地握在手里想着怎么才能送到她手上,谁知转过街巷竟然真的遇见了出门看舞衣的红袖。

阿水顿时脸上喜不自禁。

满腔的欢喜真的见到了红袖却又开始支支吾吾,他太在乎她,以至于句句都巴不得一百个小心,叫了她的名字奔过去,那一张妩媚的脸却满是忧虑。

“红儿你怎么了?”阿水最见不得红袖难过,情急之下习惯性地伸手想要拉住她。如同小时候一样,这动作再熟悉不过。那时候每当他在自家的院子里听见隔壁又传来哭声,便知道红儿准是挨了骂。她的母亲为了生计为了能够维持她们孤儿寡母活下去费尽了心力,累得实在承受不了时就以打她泄愤。每一次的挨骂挨打的缘由都很奇怪,小时候的红袖恨透了自己的母亲。

可是今时今日她的袖子哪里是阿水随意便能拉得住的,她还想要飞上枝头,怎么能让他束缚住。

红袖甩手瞪他,“水哥自重。”一句话冷冷冰冰,若放在平日她还能收敛住心神从容地劝开他,可是今天她实在是没了心思。满肚子的愁怨无从开解还要来应付阿水,烦不胜烦。

“有事么?无事我要回府里去了。”红袖说得轻巧随意。

“别…..稍等一下……啊!”一着急拿出来,险些把那玉钗掉在地上,他赶忙捧好,心里暗自庆幸亏得是换了身衣服出门,不然红儿又要怪自己了,她最看不得自己的邋遢落魄样子。“这个送给你。”

红袖瞥了一眼他手里握着的东西,细细长长地一只钗子,脸上有了些笑意,却是无奈,“水哥,你该知我今日最不缺这种东西。”她一眼便看清那是什么货色,恐怕就是多走几步后面那条巷子上开的新铺里那种最低廉的发钗。

他那点工钱哪里买得到什么好玉。还不如留着去给樊婶买身好衣裳,想到这里她又气不打一处来,“水哥,你不要再给我送什么东西了,我从来不缺这些,我有的随便一件首饰就值你巡三年的街,你省下些钱来去孝敬樊婶吧,别再一天到晚做些不切实际的美梦了!”口气带了三分凛冽,说的毫不留情。

阿水却依旧一脸期待,他当然清楚她不缺什么,可这是自己的一个小小秘密。其实他是打算……将这当作聘礼…….既然安定公承诺了自己金榜题名,那么他的功名唾手可得,不过是个早晚,还不如现在和红儿说明,让她早些脱离那些人为好。

“红儿你拿着它,拿着…..”阿水急急地就追着红袖一个劲儿地想要把那玉钗塞进她手里。红袖眼见得花行街热闹的街市上行人三三两两川流不息,她只能退后缩手闪躲,阿水又固执地沉醉在自己勾勒出的一场白日梦里欢天喜,看不见她的怒气,两个人拉扯了好一会儿,直到红袖一声痛呼,“啊!”

阿水低头见得那一双柔荑之上被钗子下部的尖端划了一道红痕,一时之间还不曾出血,但还是能够见得微微地破了皮。这一下他是真的慌了神,想要去替她揉揉,结果还没碰到她的手就被红袖一把推开。

他踉跄一步看着红袖掩着手气得浑身颤抖,“水哥,你何必苦苦相逼。今时今日的你我都不再似旧时,当下男女有别,你就非要在这人来人往的地方让我难堪么!”她是实在没了办法,这水哥固执起来的牛脾气她是知道的,一根筋一样的脑子一点也没有变。小时候她就总笑话他,读了这么多的书也不知道读给了谁,一会儿明白一会儿糊涂。

她又哪里知道阿水只是为了她。他为了她的流落而责怪自己无能,如果那一年她的母亲死后他有能力帮助她,红袖就不会被卖进歌楼里学艺。如果她进了那烟花地方之后自己能够早日争取个功名赎得她出来,红袖就不至于时至今日仍让往返于多个权贵府里强颜欢笑。

如果他能够早一些配得上那一双凤眼如丝,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阿水错就错在他一直都固执地活在一个他脑海中的世界里。那里面只有他对她的情谊。再也看不清旁物、

“红儿你不要生气…..我……错了我……”红袖再不肯和他多费唇舌,将手藏于袖中快速地转身而去,谁知道这一去更惹得阿水再后面一直唤。

嚷得一条街的人都在看他们。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失却烟花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