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目录] > 第4章: 世上如侬有几人(下)

《南唐旧梦:山河永寂》

第4章 世上如侬有几人(下)

一寒呵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色微明,大夫出诊过后在前廊等待,

昭华阁纹路错落的木窗渗进一线光,鸳鸯锦的绸被被一双清秀的腕子轻轻拉上,“娥皇,无妨,我出去看看。”绣床上的女子半侧着身子,长发有些散出被外,被那腕子的主人一一理顺,再而放下朱纱帘。

他端详那一只捡来的暗色的瓶子,竟有些看不出材质,似玉,却只觉得触手之处冰寒刺骨,那种不可言喻的冰冷仿若活的一般,像要生生往手心里钻。他转身将瓶子藏于书卷之后,转身看看,娥皇等了一夜,这会儿还算睡得安稳,稍稍安心。

一抹浅碧推门而出,婢子流珠引着李从嘉往前面去,“大夫说了,外伤,不妨事。”说完抬眼偷偷地端详主子的神色,斟酌着还是问出了口,“流珠……。流珠看那人像是北方人士……。。身上还有利器……。。”

李从嘉抬手一个噤声的动作,倒也不恼,只交代她去阁里陪夫人,天色尚早,多睡一会儿也好。

旭日未升,九曲回廊之中有下人还点着灯,大夫低低地回禀几句径自离去,浅碧色的人影便命人提灯去偏苑。

“火烛也不点?”掩上门才见室内一片昏暗,李从嘉特意遣散下人,独自而来。却见赵匡胤坐在桌旁拿着匕首割着什么。见他进来,无礼无言。

李从嘉勉强分辨出他在撕扯包扎伤口的药布,“你怕这药里有毒么。”

“区区一点小伤哪里至于这种治法。若是这样,臂都抬不起。”赵匡胤割下很长的一截布条,利落地用剩余的些许打个稳妥的结,用牙咬紧,这才收好匕首抬眼看他。“江南江南,果然如此。秋水春花浸软了骨头,伤也要这女人一般的养么?”说完竟似觉得异常好笑。

李从嘉见他此般坦然,不由得仔细打量一番,昨夜阴暗难辨,这一看才发现眼前人果然与己不同,褐色的布衣,生得体态便不似江南温润,棱角分明的一张脸不掩英气。这样的人,霓舞弦歌沾不得,偏得刀剑能配。

既不遮掩,那便直截了当,李从嘉坐在对首,“北方人?你可知齐王?”

一语换得赵匡胤笑得开怀,“齐王?你该去问问阎王。”

李从嘉想要握住茶杯的手终究还是收回,垂首沉默半晌,终于有些不甘愿,“你……。杀的?”

赵匡胤颔首。

“所以,太子昨夜想要杀你灭口?”

“你既这么认为为何还救我,传言中的安定公李从嘉可不似有争权之心。”赵匡胤直直地盯着他垂下的眼帘,颇有些玩味。

李从嘉摇头,“不为争。”

“不为?难道救我此举不是与太子作对?”

“他是我的兄长。”依旧是淡淡的语气,没有什么激烈的感情,可是异常笃定。他是他的哥哥,这便是全部理由。

这乱世人间三四月,塞北还是江南都是烽烟四起,北朝的吞并野心昭然若揭,各方军队势力都在想尽办法壮大,赵匡胤能够受命太子,也必是有所图,他想要很多,他的抱负允许他有染指天下的念头,但他不是李弘冀,他明白有些事情必须要等待。

可是从北到南,争权夺利看得太多,如今竟然有人看着头上的刀子镇定自若,还施施然告诉他,兄长之位不可夺。

赵匡胤几乎想要捧腹大笑,他看着那街巷间传奇似的人物,天生帝王之相,万千宠爱也不为过,这一路,多少歌楼里吟的是他的曲,多少绢帕上绣的是倾慕心,他揣测过许多,身在是非所,谁能独善其身。

可是李从嘉竟然干脆地告诉他,只是兄长,而已。

所谓的天地人伦长幼有序么。

这理由带着堂皇却不容置疑的影子,李从嘉起身拈一束淡泊的香,就以为自己真的能飞仙么。

“兄长又如何?他不是一样杀了自己的叔父。”他以为他天真至此。口吻不乏嘲弄,名利便是最凶狠的刀刃,不见血不能回。人都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

“所以你不能死。”

“为何?”

李从嘉长出一口气,倒茶却不饮,缓缓看那热气蒸腾,“人命。”

赵匡胤真的笑出了声,“那如果今日我要杀你呢?”

对面碧色的长袖拂过百年八仙木桌,这是久负盛名的天水碧,若有似无,天水一衫尽染。还是那只足以过目不忘的腕子,微微扬起,一杯茶便递到赵匡胤眼前,还来不及接,只听见那人还是清清淡淡的口吻。

“想我死的人不是你。”

茶水入口,余韵悠长,不远的院落里有伶人班子开始练晨功,

“春林花多媚,春鸟意多哀。春风复多情,吹我罗裳开。朝登凉台上,夕宿兰池里。乘月采芙蓉,夜夜的得莲子。仰头看梧桐,桐花特可怜。愿天无霜雪,梧子解千年。渊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我心如松柏,君情复何似。”

女伶细细地唱,很久很久缭绕不去,江南雨浸润出的嗓子都有浓得化不开的缱绻缠绵,赵匡胤不拘礼数地倚在一张小榻上本无心听,却声声入耳。

李从嘉,他曾经避锋芒,归山林,他沉迷词曲不谋宏图。都说,那是玉一样的人儿。披着一张盛世皮囊,他便什么都不解,他不解人心不解权术不解官场庙堂,他只解风月。

浪花有意干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

赵匡胤想起坊间流传李从嘉隐于山林时的那一首诗,这样心境的人,绝不只是什么都不解便可醉笑一世,恰恰相反,他暗暗地道。看那重瞳深得望不见底,这样的人物,当真无愧绝世二字。

怎么,

好端端的一首曲子,竟然听得自己头疼欲裂。

很多年过去,当江南的妇孺都不记得那场纵情笙歌之后,有人还在不解一场无谓的追逐,而赵匡胤回答,只因那时,

我在他眼里看见一场乱世。

……本章完结,下一章“ 重按霓裳歌遍彻(上)”↓↓↓更精彩哦!